<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45章 给夏雪画表情包
    为什么要选这家店呢?

    陶宝可不是随便选的。

    他研究了最近五年东海的扫黄行动,高档的夜店只有天宫娱乐会所和天上宫足疗城没有被扫过。

    甭管是什么原因,对陶宝来说,这就意味着安全。

    单凭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讲真,陶宝也是扫黄扫怕了。

    站在外面看,这家足疗城挺正规的。

    门口也有迎宾妹子,但都是穿着西装,非常正规。

    不过...

    陶宝嘿嘿一笑,然后开启了顺风耳。

    整个足疗城的声音都在陶宝的掌控中。

    嗯嗯,呀呀的声音从很多房间传来。

    “来对地方了!”

    因为顺风耳比较耗体力,在确定这里有小姐后,陶宝就关了。

    又等了片刻,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然后一个身材出众,但相貌一般的女人走了下来。

    她直接朝陶宝走去,并顺势挽着陶宝的手臂。

    “呃...”

    “姐夫,是我。”这个女人操着和夏雪一模一样的语气。

    “诶?!”陶宝眨了眨眼:“小雪?”

    “嗯。”

    “可是,可是...”陶宝上下打量了夏雪一番:“身材倒是夏雪的身材,可是这脸...”

    “姐夫不是说,如果我去足疗城会引起躁动,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就让上官老师帮我易容了,暂时性的。”夏雪道。

    陶宝更惊讶了:“雪儿姐还会易容术?”

    “是的。”

    “这黑玫公寓真是卧虎藏龙啊。好了,我们进去吧。”

    夏雪点点头。

    两人进了店,里面装修的可谓富丽堂皇。

    “姐夫,我们怎么找她们?就是做那种生意的。”

    “以我的经验,不是,以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经验...”陶宝顿了顿,笑笑道:“我们大概找不到她们。”

    “为什么?”

    陶宝反问道:“你见过带女朋友来买欢吗?”

    “不是有**的吗?”夏雪又道。

    陶宝:......

    “咳咳,你说的这个,这个情况,倒也有。不过,比较少见,这个怎么说呢?就是...”

    就在陶宝支支吾吾,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时候,一个穿着西服的女人走了过来,微笑道:“您好,我刚才路过,恰好听到你们在谈论那个事情。”

    美女顿了顿,又微笑道:“如果两位想尝鲜,请随我来。”

    陶宝和夏雪对视一眼,跟着这个工作人员去了三楼某包间。

    “请在这里等候。”陶宝点点头。

    少许后,那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画册过来了。

    “你可以随便挑,上面都有价格。”

    陶宝接过画册,翻开,各款风情各异的女人。

    “啧啧,怪不得人家都说漂亮女人都在夜店。不过...”

    陶宝沉吟少许,然后突然合上画册,淡淡道:“还是算了,给我们叫两个正经按摩技师吧。”

    “呃,好吧。不过,大家这会都很忙,估计得等半个小时。”工作人员道。

    “没关系。”

    “那我就先走了,待会技师过来会敲门的。”工作人员说完,收起画册就离开了。

    等工作人员走后,陶宝突然看着夏雪:“小雪,我老实跟你坦白吧。我并没有参加什么比基尼设计大赛,更没有为裸模设计比基尼的测试,我就是想骗你脱衣服。”

    虽然夏雪已经知道了,但陶宝这么坦诚的讲出来,她的脸还是刷的红了。

    陶宝双手合一:“对不起,小雪。”

    少许后,夏雪开口道:“骗我脱衣服,干什么?我不觉得姐夫是想和我上床。”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为什么要否定的这么坚决?总感觉有点难过。”

    “呃,这个,这个...”陶宝有点蒙圈。

    “开玩笑的。”夏雪又道。

    陶宝暴汗:“我说小雪,你知道吗?你认真和开玩笑的表情是一样的,你这样,我很难分辨是认真还是在开玩笑。”

    “我也很困扰。无论我什么心情,开心或不开心,表情永远都是一样。”夏雪抬头瞅着房间里的吊灯,又道:“跟我这样的女孩子上床果然很没有情趣吧。”

    “没有的事!小雪脱完衣服往床上一躺,就算不做表情、不做动作,都能把男人刺激的鼻孔流血。”

    夏雪眨了眨眼:“为什么姐夫会知道?姐夫妄想过我吗?”

    咳咳!

    “一激动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这时,夏雪突然从包里拿出一支画笔。

    “这是?”

    “其实,事情,我都从云希姐那里听说了。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我没有可以被赦免的理由,云希姐也不应该被单独针对。”夏雪平静道。

    “可是...”

    “姐姐不会知道的。”夏雪一眼就看穿了陶宝的心思。

    陶宝想了想,最终还是怂了。

    夏雪和云希不一样。

    他可以无视云希的威胁,强势的扒掉云希的裤子。

    但夏雪不可以。

    他不是对夏雪的身体不感兴趣。

    相反,正如夏雪猜测的那般,陶宝的确妄想过她,甚至有一次春梦的女主角就是夏雪。

    但是,男女有别,姐夫和小姨子更有明确的界限。

    有些界限一旦模糊了,就很难再回到当初了。

    陶宝的确无节操,但最基本的操守还是有的。

    “小雪,那个...”陶宝准备开口拒绝,目光一扫。

    咳咳!

    直接呛着了。

    夏雪已经背对着自己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正准备往下褪。

    “小雪,你等一下,别往下褪了。”陶宝赶紧道。

    “可是,不脱,你怎么画表情包?”夏雪疑惑道。

    “看来小雪是铁了心要追求公平裁决了。”

    陶宝收拾好情绪,淡淡笑笑:“我有办法。”

    说完,他用画笔在自己手心画了一个反向的表情包,然后他走到夏雪背后,道:“嗯,冒犯了。”

    说完,他闭上眼睛,拉开夏雪的裤子,把手放到里面,然后‘啪’一声,把画在手掌心的表情包印在夏雪的臀上。

    画在陶宝掌心的是反向表情包,然后印在夏雪臀上就是正向表情包了,跟脱了裤子画的表情包一样。

    当陶宝的手掌碰触自己的时候,夏雪浑身就像触电一般。

    等她反应过来后,陶宝已经把手拿开了。

    “原来还有这种办法,姐夫真是聪明。”夏雪道。

    陶宝咧嘴一笑:“必须。这样,既避免了身体隐私部位被我看到,又成功画出了表情包。我没准是一个天才。”

    “可是,为什么不在我掌心画表情包,然后由我自己来印呢?”夏雪又道。

    陶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