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08章 血缘这种东西
    春丽,还有罗良!

    “奇怪?春丽不是说她男朋友约她吃饭吗?为什......嗯?”陶宝突然意识到什么。

    卧槽!

    春丽的男朋友该不会就是罗良吧!

    云希顺着陶宝目光看去,道:“说起来,春丽和她男朋友不是早就准备结婚了吗?为什么现在还没什么动静?”

    这话明显是和余霜说的。

    “大概因为什么事情起分歧了吧。”余霜道。

    “分歧?”云希疑惑道:“什么分歧?”

    余霜看了陶宝一眼,心道:“原来云希也不知道陶宝谋杀罗兰的事。”

    她略微沉吟,最终还是没有向云希透露,只是淡淡道:“不知道呀。我现在和春丽也没什么联系,就更不清楚她和她男朋友的事了。”

    云希也没再多问。

    这时,绿灯亮了,车子直接就开走了。

    某饭店。

    “春丽,你到底要固执到什么时候?”罗良压低声音,有点生气道。

    春丽表情平淡:“什么叫固执?这是我的工作。”

    “你的工作还包括跑到陶宝他们家给他父亲贺寿吗?!”罗良怒。

    “嗯?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春丽表情平淡。

    “哼!我还知道,上面根本没有安排你跟进陶宝和罗兰的案子,是你主动接下这个案子的调查的。你到底在想什么?”

    春丽眉头微皱:“罗良,你觉得我在想什么?身为公司的调查员,当然是调查事情的真相,不然,你以为我想干什么?借此机会和陶宝在一起吗?”

    “难道不是?”

    春丽没说什么,直接起身朝饭店门口走去。

    走了两步,春丽停下脚步,扭头看着罗良淡淡道:“罗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龌龊事。在理直气壮指责我之前,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再说吧。”

    春丽说完,直接就离开了,留下脸色难堪的罗良。

    春丽来到饭店外,瞅着天空,幽幽叹了口气:“罗兰,你和陶宝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少许后,她摇摇头,直接就离开了。

    余霜别墅。

    陶宝重新烧了一桌菜,这次他学聪明了,新做的菜基本上都是云希爱吃的。

    余霜叹了口气,道:“哎,在我家,还能当电灯泡,我这人生真是悲哀啊。”

    “好了,别假惺惺了。”云希翻了翻白眼道。

    余霜笑笑:“说起来,我们三个好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

    “我和陶宝都分手半年多了,我们三个的确好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不过,你们俩究竟有没有吃过,我就不清楚了。”云希道。

    余霜白了云希一眼:“还在吃醋呢?亏你还是万众憧憬的御姐呢,传出去多丢人。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果然掉的厉害。”

    “滚蛋,让我说几次?我们俩,已经,分手,半年多了!”云希顿了顿,又道:“去雪城是被我爸妈忽悠过去的。”

    “好吧,随你怎么说吧,反正跟我没一毛钱的关系。”余霜顿了顿,又道:“对了,希希,陶宝前妻长的是不是很丑?”

    “咳咳。”陶宝直接呛着了。

    “谁说的?”云希则道。

    “猜的。你看,云希,你这简直美赛天仙,陶宝都不要你。所以,我猜,陶宝的口味是不是比较重,喜欢长得丑的女人。”余霜道。

    云希翻了翻白眼,拿出手机,调出相册:“就是她,你看看。”

    “喔!好漂亮。咦,不对啊,这不是你的房客夏晴吗?”

    “晴晴就是他前妻。”云希道。

    余霜:...

    少许后,余霜扭头看着陶宝,竖起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宝。跟前妻和前女友同居的,你大概是全球第一人吧。”

    陶宝表情尴尬:“都是巧合,我又不是刻意的。”

    “巧合就更厉害了。这有点像二次元的后宫漫的展开方式呢。”余霜说完,又看着云希道:“希希,你这是打算要和夏晴共侍一夫吗?”

    噗!

    云希吐血。

    “别开玩笑了!真当我没人要呢?再说,我要是敢这么玩,我爸还不把我赶出家门啊。”

    “这个倒是,你爸思想有点守旧。”余霜顿了顿,又道:“所以说,你们俩,真的没戏了?”

    “废话。我们俩半年前就没戏了。”

    “那你今天矫情个什么劲。”

    “才没有矫情!陶宝他跟谁暧昧都无所谓。我就是不能接受他和我最好的闺蜜暧昧。”

    “哇,好蛮不讲理。幸好,我对陶宝不来电,不然这姐妹都没法愉快的做下去了。”

    云希眼神狐疑:“你们俩,真的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余霜则反问道:“你希望我们有吗?”

    “当然不希望。”云希随后深呼吸,然后道:“好吧,我这次就信任你们了。”

    余霜一脸无奈:“真难搞。比小女孩恋爱还麻烦。”

    随后,余霜囫囵吞枣的吃了些晚餐,就起身道:“我还有事,就拜托你们俩看家了。床随便睡,想睡哪睡哪。我房间抽屉里有两个套套,是我住酒店的时候,顺手带回来的,数量不多,省着点用。当然,如果你们奔着造人目的,那就随便了。拜拜。”

    说完,余霜直接就离开了。

    她的目的很明确,直接驾车来到了普兰岛第16看守所。

    不得不说,余霜的人际关系真的强。

    她因为借债的缘故,很多熟人都对她避之不及,但她依然能轻松打通关系进入重兵把守的看守所。

    十多分钟后,余霜在一个秘密房间会见了慕容青青。

    “你是?”慕容青青疑惑道。

    她并不认识余霜。

    余霜没有回答,她先是点了一支烟,然后道:“我有密室综合征,如果不抽烟,心就很难静下来。你不介意吧?”

    慕容青青点点头:“不介意。”

    “多谢谅解。”余霜吸了口烟,然后道:“我是陶宝的朋友,余霜。”

    “陶宝的朋友?”慕容青青愕然。

    “对的。是陶宝拜托我来看望你的。”余霜说完,从口袋里取出一支录音笔。

    录音笔记录的是陶宝请求余霜救慕容青青的对话。

    余霜当时悄悄录下了。

    慕容青青听着录音笔里的对话,突然有些心悸。

    她其实一直不太信赖血缘这种关系,因为自己的亲生父亲,亲哥哥,都是自私自利的人。

    当初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抛弃陶宝。

    但此时此刻,她突然又发现,血缘又是一种值得信赖的东西。

    自己视如己出的侄女慕容灵儿背叛了自己,而自己当年抛弃的孩子内心虽然矛盾,虽然纠结,但依然决定救自己。

    慕容青青沉默着,片刻后,她突然抬起头,淡淡道:“余霜小姐,请尽快救我出去。我要守护我的东西,我的资产不是留给他们慕容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