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03章 春丽好气!
    猎人法院是什么,慕容青青很清楚。

    在这个以法律为尊的普兰岛,最负盛名的就是法院了。

    普兰岛的法院分为:民事法院、刑事法院以及猎人法院。

    前两者跟其他国家的法院性质差不多,只不过民事案件和刑事案系分别交给民事法庭和刑事法庭处理,专业性更强。

    而还有一种专业性更强的法院,那就是猎人法院。

    这是猎人公司面对在他们公司注册的全球两百万赏金猎人而设立的特殊法院,专门负责赏金猎人的犯罪行为。

    “陶宝说谎了。他根本不是什么联邦快递的职工,他是赏金猎人。可是,陶宝到底犯了什么罪?”

    慕容青青有点慌。

    而陶宝那边,他和春丽刚出现在猎人法院门口,一堆早就在此聚集的记者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请问是陶宝先生吗?你应该知道猎人公司对赏金猎人谋杀雇主是零容忍,为什么还要去谋杀罗兰小姐?”

    “罗兰小姐都让你干了什么事?是不是为了杀人灭口?”

    “有传闻称,你仰慕罗兰小姐,求爱不成,因爱成恨,所以下狠心要杀掉罗兰,是这样吗?”这些记者们七嘴八舌的问道。

    慕容青青一脸愕然。

    “谋杀......”

    陶宝始终保持着沉默,而春丽则拼命护着陶宝不让记者靠近:“够了,本案还没开庭审理,无可奉告。而且,当事人已经申请了不公开审理,你们也不能进入法庭。”

    一边说着,春丽一边拉着陶宝直接跑进了法院。

    而那些记者则被法院大门处的警卫拦下了。

    “真是烦人的记者!”春丽顿了顿,笑笑道:“我们走吧,35号法庭,我带你去。”

    到了35号法庭,门口有两个黑衣大汉值守。

    陶宝验明身份后就进去了,春丽也随后想跟着进去。

    但却被黑衣大汉拦下了。

    “不是,你们拦我干什么?”春丽一头雾水。

    “春丽小姐,陶宝已经申请了不公开审理。”其中一名黑衣大汉道。

    “我知道啊。等等。”春丽这才反应过来,嘴角扯了扯:“不会连我也不能进吧?”

    “是的。依照普兰岛的法律,开庭前,如果被告申请不公开审理,而且得到法庭许可的话,那么,除了当事人和当事人的律师之外,任何无关者都不能进去。”黑衣大汉道。

    “那我是陶宝的律师!”春丽立刻道。

    “那么,律师证、法庭许可证请让我们过目一下。”

    春丽:......

    她瞅了瞅紧闭着的法庭大门,很是抑郁。

    “通融一下嘛,我就想进去听听,不会发表任何言论。”

    “抱歉,春黎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们猎人公司的规律。渎职也是犯罪。”

    春丽好气啊。

    她这么热心的忙活陶宝的事,除了的确有关心陶宝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很直接的原因,那就是:她想知道陶宝和罗兰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人的很多行动的动力都是源于她们的好奇心。

    赏金猎人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出现了,最典型的就是古代的职业杀手。

    而猎人公司是全球第一家将赏金猎人组织起来的赏金组织,其成立于五百多年前,哥伦布大航海时代。一群冒险者发现了普兰岛,并在这里成立了猎人公司。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如今的猎人公司早就成为一个庞大的组织。

    二百五十万员工,这只是直接隶属于猎人公司的。

    此外,在各个国家,还有大量赏金猎人的后裔,憧憬者,很多人甚至是各国的政要,执掌着该国的国家大权。他们都是猎人背后的隐性支持者。

    这也是猎人公司三百多年屹立不倒、越发繁荣昌盛的原因。

    而在猎人公司在创立之初就立下十三条黄金准则,其中第三条就是:严禁赏金猎人伤害雇主,违反此举,视为可视为背叛。

    在猎人公司五百多年的历史中,违背此规定的赏金猎人寥寥无几,这些背叛者最终的下场都颇为凄惨。

    而这几年,唯一违背此规定就是陶宝。

    所以,春丽和外面的那些记者们一样,都是非常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但是!

    都到了35号法庭门口了,却进不去!

    春丽好气啊!

    没办法,春丽只好在门口干等。

    而慕容青青也是急得不行。

    她深知普兰岛法律,一旦被法院判为有罪,想救都救不出来。

    不过,普兰岛对重大案件的审理比较谨慎,没有两三次庭审是不会做出裁决的,这也给了人营救的希望。

    虽然如此,慕容青青也不清楚陶宝的庭审需要几次,如果不尽快找人营救,陶宝一旦被定罪,那就完了。

    慕容青青并没有再去找那个人渣同学的想法。

    第一,他本来就只是猎人公司的一个中小层领导,在谋杀,尤其是谋杀雇主这种大案上根本说不上话。

    第二,慕容青青现在看到那男人都恶心,求人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她凝眉紧锁,然后眼前一亮,一个电话拨给了慕容灵儿。

    “姑姑?”慕容灵儿的声音响起。

    “灵儿,你之前不是提过一次,你在普兰岛旅游的时候,偶然救了一个落水女人,她好像家里挺有钱的。”慕容青青着急道。

    “哦,她家里是有钱,但比起我们慕容家还是有点差距。姑姑问这个干什么?”慕容灵儿好奇道。

    “那她认识普兰岛法院的人吗?”

    “呃...”慕容灵儿稍稍迟疑,然后道:“是为了救天哥吗?”

    慕容青青愣了愣,她这会只顾着担心陶宝,把她大侄儿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

    “哦,是的。你爷爷把营救小天的事情交给我,不是为难我吗?我在普兰岛也没什么关系网。”

    “姑姑,我问问她。”慕容灵儿道。

    少许后,慕容灵儿再度打来电话。

    “她说,她认识一个法院的副院长,但那人胃口比较大。”

    “没关系。再大,我们慕容家也能满足他。”

    “可是...”慕容灵儿稍稍沉吟,然后又道:“姑姑,在普兰岛,受贿是犯罪,行贿也是犯罪。”

    “没关系,我会小心的。”慕容青青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