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90章 父子俩的修罗场 2
    陶宝直接走了过去,瞅了一眼。

    正是自己的老爸,陶青山。

    “不是,爸,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啊,你怎么在这里?”陶宝吃惊道。

    “哎,一言难尽啊,总之,你爸我现在不敢回家。”陶青山顿了顿,看着陶宝狐疑道:“你怎么在这里?这会不应该在家里吃寿宴吗?”

    陶宝坐到陶青山对面,也是长叹一口气:“儿子也是一言难尽啊。”

    “怎么个一言难尽法?”陶青山问道。

    “你先说。为什么有家不能回?跟我妈吵架了?”陶宝好奇道。

    陶青山揉了揉头:“如果只是吵架就好了。”

    “那到底怎么了?你这种情况,我可以肯定的是,你一定是惹老妈生气了。不过,到底是怎么惹火老妈的?老妈可不是那种易怒之人啊。”陶宝更好奇了。

    陶青山摇了摇头:“你不懂为父的心酸。”

    “心酸你妹啊!不是,我不是在骂您,这就是一个网络的口头禅。”陶宝赶紧道。

    陶青山瞪了陶宝一眼:“你姑姑要是在这里,非抽你不可。说起你姑姑了,她到底在哪呢?也不知道过的好不好?不不,现在不是关心她的时候,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我就不信,情况比我还糟糕!”陶宝道。

    陶青山抬头看了陶宝一眼:“你怎么了?”

    “我,我嘛,这个,我......”陶宝支支吾吾,最后道:“您是寿星,您先说。”

    陶青山看着陶宝:“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也必须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没问题!”

    陶青山先是叹了口气,看着陶宝,然后突然怒气值飙升:“归根到底还不是你这个混蛋的错!”

    “诶?我又做过什么天理难容的事吗?”宝哥被老爹的气势吓着了。

    “慕容青青,是不是你带来的?”陶青山气呼呼道。

    “是没错。”陶宝眨了眨眼:“慕容青青和老妈吵架了?”

    “她们吵没吵架,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被你坑惨了。要不是你请慕容青青来,我会沦落到喝五块钱的二锅头,吃五块钱的花生米这种地步吗?今天可是我的半百寿辰!”陶青山一脸抑郁。

    “爸,这花生米原价是八块,今天特价才五块,牌子上写着呢,今日特价:花生米,五元一盘。”

    陶青山:......

    “陶宝,问题在这里吗?!”

    陶宝微汗:“不是,老爸,是你尽说些没头没尾的话,我都被你弄糊涂了。咱打开天窗说亮话。”

    陶青山沉默少许,然后突然抬头:“好吧,反正既然已经曝光了,再隐瞒也没什么意义。”

    他深呼吸,控制一下语速,又道:“其实,慕容青青就是你的亲生母亲。”

    “呃...怪不得老妈会生气。”

    “不是,你的关注点很奇怪啊,我说,慕容青青就是你的亲生母亲。”陶青山又道。

    陶宝没有说话,少许后,他才淡淡笑笑道:“爸,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觉得我应该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像电视剧里那种激动万分吗?”

    “呃...”

    陶宝顿了顿,又淡淡道:“自从妈来到我们家后,我对生母已经没什么期望了。不过,老实说,听到你说慕容青青是我的生母,我还是有些吃惊的。”

    顿了顿,陶宝表情蓦然兴奋道:“爹地,你真是我们陶家的奇行种啊,竟然把燕京的豪门公主给睡了。孩儿佩服。”

    “滚!”陶青山一脸黑线:“我现在心里正烦着呢,你别给我嬉皮笑脸的开玩笑。”

    “好吧,我就是看您心情不美丽,想逗您乐乐。”陶宝笑笑道。

    陶青山又看了陶宝一眼,最终还是忍不住道:“我说,陶宝,你知道慕容青青是你生母,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可是慕容青青啊,那个掌控了慕容家三分之一资产的超级女富婆。只要你稍微讨她开心,不说别的,给你在东海买套房子没问题吧。”

    “呵呵,别开玩笑了。本少爷独立自强,决不受人恩惠!”宝哥言辞凿凿道。

    然后他语锋一转,又道:“哦,爸,我刚才摸了摸,口袋里钱不够,待会你买单啊。”

    陶青山:......

    陶宝笑笑:“开玩笑了,请老爸吃顿烧烤的钱还是有的。”

    陶青山翻了翻白眼。

    他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哎,我也没想到你会和慕容青青遇到,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陶宝看了陶青山一眼,道:“我说老爸,看你的样子,老妈大概已经知道慕容青青的身份了。我觉得,当务之急,你还是尽快安抚老妈最重要。女人发怒起来有多可怕,我是深有体会。逃避是没有用的,你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

    陶青山眉头一挑:“小子,那你呢?你是怎么回事,无家可归的?”

    “我,这个...哈哈哈。”

    “哈哈个屁啊,说!”陶青山眼一瞪,父威还在的。

    陶宝纠结少许,才道:“那个,爸,我,把你朋友的女儿睡了。”

    陶青山:......

    “你这小混蛋!”陶青山深呼吸,冷静下来,又道:“哪个朋友的女儿?”

    “就是,就是云东来叔叔的女儿云希。”陶宝弱弱道。

    陶青山:......

    “不是,爸,我们不是乱来。我跟你坦白好了,只跟你坦白。”陶宝顿了顿,又道:“我和夏晴离婚后,然后认识了云希,然后就交往了。”

    陶青山一阵无语,他单手捂着脸:“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爸我只是偶然睡了豪门千金,而你专门睡豪门的媳妇。这云希,那什么皇甫家,什么季家,都是响当当的豪门,你竟然把他们潜在的未来儿媳妇给睡了。老子,服你!”

    “多谢夸奖。”

    陶青山怒:“才没有夸你!”

    “消气,消气。”陶宝赶紧道。

    呼~

    深呼吸,陶青山情绪平静下来:“既然你无家可归,那也就是说,晴晴已经知道了?”

    “不,她还不知道我和云希姐交往的事,云希姐不想暴露。夏晴只是怀疑我想和云希姐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很生气。”

    “什么不正当两性关系,你直接说,晴晴怀疑你想和云希上床不得了?拽什么文绉绉的词,明明是一个三流大学学生。”

    “不是,爸,您这么说,我可是很受伤的。”陶宝表情可怜。

    “你爹我才是很受伤呢!”

    “没事,爸。活着就有希望!”陶宝安慰人的语气很燃。

    燃的陶青山想揍他一顿。

    “对了,对了。老爸,我和云希姐交往的事,我可只给您一个人说了,是信赖您。您可别告诉别人啊。”陶宝又道。

    陶青山挥了挥手:“我知道了。”

    他抬头望天,突然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现在家里是什么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