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89章 父子俩的修罗场 1
    云希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完全一副‘不知道你在叫我’的态度。

    这前台也是执拗,见云希不理她,她赶紧直接跑了过来,拦下云希,又道:“美女,我们酒店有规定,备用房卡要及时收回。您昨天说,您的房卡被男朋友拿走了。”

    前台瞅了一眼陶宝,又道:“现在你男朋友已经来了,那可以将备用房卡还给我们了吗?”

    众人:......

    呼~

    这酒店大厅里竟然进风了,还是凉风。

    不愧是北国边境,都已经是夏天了,风还这么冷。

    只有宝哥的身体是热的,他的全身上下都在冒热汗。

    云希现在有一拳KO这个女前台的冲动。

    少许后,她轻呼吸,收拾好情绪,然后转过身看着众女,淡淡笑笑:“既然暴露了,那就没办法了。”

    陶宝看了云希一眼,内心轻叹了口气:“自己和云希的关系要暴露了吗?唉,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和云希交往的事,夏晴早晚都会知道。只是,不知道夏晴和云希将来会怎么样,还能像以前亲密无间吗?总觉得自己毁了两个女人的友谊,自己是罪人啊。哎!”

    这时,云希又道:“我承认,735是我开的房。但是!”

    云希情绪陡然有些激动:“我没想到陶宝也来了,当时他喝的醉醺醺,非要住我房间。我能怎么办?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他的房东,关爱房客是我的责任。虽然我很不情愿,但也只好让他住到我房间了。这家伙,一进屋就脱衣服,我这一个女人多尴尬,赶紧到外面去了。唉,我实话跟你们说吧,我在门外待了一宿。”

    陶宝:......

    “诶?是这种说辞吗?诶?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不是你让我去你房间的吗?不是我在外面待了一宿吗?怎么听起来,全是我的错了?”宝哥有点懵。

    “可是,你不是说把房卡给男朋友了吗?”这时,苏暖暖狐疑道。

    云希淡定道:“是啊,但出了这事,我哪敢让他来啊。被误会了,怎么办?”

    “那你的男朋友是...”苏暖暖又道。

    “你们心里知道就好了。”云希打着马虎眼。

    苏暖暖暧昧一笑:“我懂了。哎呀,不愧是准女王大人,出手就是利索,看对眼就开房,可惜被陶宝这个混蛋搅合了。”

    云希叹了口气:“哎,算了,陶宝也是因为喝醉,才会想和我睡觉,他当时大概把我当成晴晴了吧。”

    夏晴嘴角扯了扯:“怎么可能?这,这胸-部尺寸差别这么明显,他傻啊!他就是想装醉占你便宜!”

    “不是,晴晴。”陶宝回过神,赶紧道:“这话可不能单信一面之词。”

    “唔?”夏晴皮笑肉不笑道:“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裸体睡在云希姐的房间?”

    “呃,这个嘛......”陶宝头皮发麻,目光瞄了云希一眼。

    云希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那表情俨然在说:“陶宝,你说出真相,试试。”

    宝哥擦了擦冷汗,最后只好道:“好吧,事情就是云希姐说的那样。但是,我不是为了占云希姐便宜才住到她的房间,我是,我是,我就是觉得她房间睡的比较舒服......”

    “陶宝!!”夏晴拳头握起,要发飙了。

    “陶宝,你还是先去外面躲躲风头吧。感觉晴晴的小宇宙要爆发了。”高妍友善的提醒道。

    “多,多谢提醒。那,那我就先告辞了。”

    陶宝说完,拔腿就跑。

    夏晴双拳紧握:“这混蛋!真当自己是采花大盗啊!”

    其实吧,云希的说辞并不算严谨。

    众人之所以没有怀疑,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准女王的云希是不可能和陶宝有什么暧昧关系的。最多也是陶宝的单恋。因为,云希可是曾经发过誓,她绝对不会和比她年龄小的男生交往,否则就到地铁裸奔。

    而且,陶宝的‘花心’在黑玫公寓可谓众所周知。

    而云希的家教却是极为传统,其本人对待感情和婚姻的态度也是极为保守。

    保守婚姻主义的核心就是忠诚,忠一。

    怎么看,陶宝也不会是云希的那盘菜。

    再说了,陶宝刚搬进公寓一个多月,和云希相处的时间寥寥无几,日久生情的前提也不存在。

    正是以上原因,让众人并没有质疑云希的话。

    只有宫如梦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另外,小姨子眼神也不太对劲。

    不过,这两人都没说什么。

    返回陶家。

    “嗯?陶宝呢?”杨淑兰好奇道。

    “妈。”夏晴一脸委屈。

    “杂了?”杨淑兰擦了擦手上的水,然后拉着夏晴道:“怎么了?到屋里跟妈说。”

    到了里屋。

    杨淑兰又道:“晴晴,发生什么了?”

    “妈,你知道陶宝昨晚在哪睡吗?”夏晴道。

    “在哪呢?”

    “云希姐的酒店房间。”

    “什么?”杨淑兰吃了一惊:“那,那...”

    “云希姐才不会理他呢。他就是一厢情愿。”

    杨淑兰揉了揉头:“陶宝这孩子,怎么越来越花心了呢?”

    她突然想起什么,气呼呼道:“这肯定是陶青山那混蛋遗传的!”

    “呃...”夏晴有点懵:“不是听我倾诉的吗?怎么婆婆突然发飙了?”

    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杨淑兰立刻收拾好情绪,又道:“晴晴,放心好了,妈给你做主。等那小混蛋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嗯。”夏晴果断点头,她顿了顿,又道:“妈,现在差不多下午四点了,我帮你做菜吧?”

    “好。”随后,杨淑兰又忍不住道:“真是,受着气还要给他准备寿宴,我们女人真是辛苦啊。”

    “呃...”夏晴不太清楚杨淑兰和陶青山之间发生了什么,想问,但最终并没有开口。

    时间过得很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雪城某路口,陶宝依着路灯杆,瞅着天色叹了口气:“啊,倒霉死了,弄得我现在连家都不敢回了。早知如此,自己昨天夜里就应该刷开云希姐的房间。可是,那是分手炮啊...”

    陶宝沉默下来。

    少许后,肚子咕噜叫了起来。

    “饿了~”

    他收拾下情绪,目光一扫,看到前面有一家夜市摊已经开业了。

    “吃点饭再说吧。”

    当陶宝走过去的时候,一个背对着他的男人也是突然长叹了口气。

    “这么熟悉的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