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86章 可怕的撕逼大战
    慕容青青点点头。

    这次杨淑兰没有再带慕容青青去西园茶馆。

    西园茶馆是杨淑兰和陶青山当年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她肯定不想把丈夫的‘初恋情人’带到那么‘神圣’的地方。

    不过,两人去的地方还是茶馆,准确点说是茶楼。

    一个矗立在河边的三层小楼。

    两人去了三楼的一个包间,这里的观景位置颇佳,从窗户口向外眺望,既能看到雪莲山脉,又能看到不远处的护城河。

    不过,两人显然都没什么观景心情。

    落座之后,杨淑兰先是要了两杯龙井。

    龙井茶端上来后,杨淑兰直接开门见山道:“慕容小姐,我想,你我大概都猜出了彼此的身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她略微沉吟,又淡淡道:“我只有两点请求。第一,不要把我和琉璃的存在告诉季明阳,我们母女跟他早就没了关系。第二,不要介入我们家的生活,无论是青山,还是陶宝。”

    慕容青青没有说话,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淡淡笑笑道:“听起来有点不公平呢,为什么都是你对我的要求?陶青山暂且不论,陶宝可是我的亲儿子。”

    “亲儿子?”杨淑兰嫣然一笑:“是亲手抛弃的儿子吧?我可是对你的事也是有所耳闻哦,醉酒和司机生关系,导致怀孕,因为天主教的信仰不能堕胎,只能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孩子刚出生就被无情抛弃。或许你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吧,但你抛弃孩子的事实是毋庸置疑的。”

    杨淑兰顿了顿,晃了晃手里的茶杯,又轻轻一笑:“我不太清楚这样的母亲有什么资格说‘陶宝是我的亲儿子’这样的话?退一万步讲,你就算告诉陶宝,你是他的母亲,他就会认你了吗?很遗憾,陶宝不是你的那些侄子们,为了取悦你,违心孝顺你。陶宝那孩子,别看平常嘻嘻哈哈,但骨子里却是倔强的很,你就算是世界富,他不认你就是不认你。感情这东西,没有就是没有,可不是用金钱能买到的。”

    慕容青青大为光火。

    “这女人是在挑衅!”

    “杨淑兰,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咄咄逼人。我承认,我和陶宝之间因为没有相处过,的确没有什么母子情感,想要短时间内取得陶宝的认可,并不容易。但是,你老公...”

    慕容青青也是嫣然一笑:“当年,我可是你老公的女神哦。”

    杨淑兰瞬间脸黑。

    “这女人!”

    这时,服务员敲了敲门,然后进来:“两位,我们店新推出一种凉茶...”

    “出去!”慕容青青和杨淑兰异口同声道。

    可啪的撕逼大战。

    服务员吓了一跳。

    “什,什么情况,这充满杀气的包间。”

    “我,我知道了。打,打扰了。”反应过来后,服务员赶紧关上门走了。

    呼~

    杨淑兰深呼吸,情绪平静下来,淡淡道:“慕容青青,你是不是太自负了?青山年轻时候,嗯,大概,可能,也许会对你有一点点的憧憬。但现在的你对他而言,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你倒是很有自信。”

    “当然。我除了没你有钱,哪点比你差?”杨淑兰顿了顿,目光在慕容青青胸-前瞄了一眼,突然又轻笑起来。

    慕容青青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胸,脸色突然暴红,好生气恼:“杨淑兰,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你,你就不比我大一点点吗?”

    “不止一点点哦。就像我女儿和我儿媳妇之间的差别吧。”

    晴宝宝莫名躺了一枪。

    陶家。

    阿嚏!

    夏晴突然猛的打了个喷嚏。

    “谁在背后黑我?”

    --

    茶楼。

    慕容青青好气。

    因为她反驳不了啊。

    杯罩差距摆在那里,这是事实。

    呼~

    “嗯?”

    慕容青青突然意识到什么,道:“你刚才说儿媳妇,我听青山......”

    “请叫我老公的全名。”

    “那好,陶青山之前跟我说过,陶宝结过婚,但又离婚了。女孩是谁?”慕容青青道。

    “切,陶青山那个混蛋连这个都跟她说了啊。老不正经的,亏他还有脸说‘自己洁身自好’!”杨淑兰也是好气。

    少许后,杨淑兰收拾好情绪,淡淡道:“就是夏晴,你既然认识黑玫公寓的孩子们,肯定知道夏晴吧。”

    “什么?”慕容青青吃了一惊:“夏晴是陶宝的前妻?”

    杨淑兰露出不屑的表情:“明明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好意思摆出生母的架势。你也不过就是我老公传宗接代的代孕工具,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代孕工具...”慕容青青一脸黑线:“陶青山跟你这么说的?”

    “是又怎么了?”杨淑兰道。

    陶家。

    杨淑兰和慕容青青离开好大会了,还是没有信,陶青山在家是坐立不安啊。

    “淑兰不会和慕容青青打起来吧。虽然两人都不会格斗术,一起上都未必是前亲家母的对手,但就是因为势均力敌,打起来才会惨烈啊。”

    这时。

    “阿嚏!”

    陶青山也是猛的打了个喷嚏。

    “总,总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我觉得,与其担心她们俩,倒不如担心一下自己吧。自己能活到五十岁生日结束吗...”

    茶楼。

    慕容青青听杨淑兰这么一说,也是气的不行。

    “陶青山,这个混蛋!果然,他们说的没错,那场醉酒极有可能是陶青山预谋已久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给他生个孩子!不,或许,当初在东海饭馆的偶遇都是一场阴谋!陶青山,你这个阴谋骗子!亏我这么多年一直心怀愧疚。”

    杨淑兰倒是淡定的开始喝茶了。

    她泯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淡淡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不会让你伤害我丈夫的。总之,无论是陶宝,还是陶青山,都不需要你。你只需要明白这个事实就行了。”

    慕容青青没有说话,她将自己杯中的龙井茶一饮而尽,淡淡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晚上见。”

    说完,慕容青青起身就要走。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杨淑兰赶紧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

    “后面那一句。”

    “晚上见。”

    杨淑兰一脸黑线:“我说,慕容小姐,晚上可是我老公的五十岁寿宴,你该不会还来吧?”

    “当然。你不欢迎,但有人很期待啊。”慕容青青嫣然一笑,挥挥手就走了。

    慕容青青其实说的是高妍。

    但杨淑兰却以为是陶青山。

    慕容青青离开后,杨淑兰握了握拳头:“陶青山!!”

    陶家。

    陶青山莫名打了个寒颤。

    “今天明明阳光明媚,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冷?肯定是错觉!今天可是自己的半百大寿之日,喜庆!不会有什么修罗场的,嗯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