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80章 世上最坑小姨子
    三人喝完茶领着依依就回陶家了。

    家里只有陶青山在。

    宝爸说到做到,说不出去就不出去。

    看到杨淑兰回来,陶青山略微诧异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马上就是你的生日了,能不高兴吗?”杨淑兰笑笑道。

    “那你可得悠着点,明天才是我的生日。今天就高兴成这样,明天那还得了,还不乐疯啊。”陶青山笑笑道。

    杨淑兰翻了翻白眼,没说话。

    她瞅了一眼屋子,又道:“琉璃呢?”

    “哦,老云和他媳妇来了,云希、琉璃还有皇甫静都去火车站接人去了。”陶青山道。

    “你是地主,应该你去接机啊,让孩子们去接算什么。”杨淑兰道。

    “我,我这两天没打算出去。”陶青山道。

    “唔...”杨淑兰睫毛一挑:“难道那个在你身上留香的女人在满城找你?”

    “不不不,怎么可能?”陶青山吓了一跳,赶紧道。

    “最好没可能。再让我逮着你们俩私会,呵呵。”

    杨淑兰的这两声‘呵呵’把陶青山呵的头皮麻。

    “冷静,青山同志,咱是老司机,即便在恶劣的路况下也能准确的做出应急反应。就像这事,咱出门可能会再碰到慕容青青,但咱待在家里总碰不上了吧。陶宝那家伙就不行,如果他遇到这种情况,百分百翻车。。”

    这时,杨淑兰又道:“陶宝还没回来吗?”

    “没呢。这孩子不是去拿电磁炉来了吗?跑哪了?。”

    而与其同时,宝哥已经在机场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了。

    “那个,姐夫,姐姐可能没来机场吧?”夏雪道。

    “不,小雪你说她可能来机场,她一定会来机场,我相信你。”陶宝道。

    夏雪看了陶宝一眼,又道:“我说什么,姐夫都会信吗?”

    “没错。哪怕你告诉我天圆地方,我都信。”陶宝笑笑道。

    夏雪眨了眨眼:“为什么?”

    陶宝笑笑:“没有为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这样了。”

    夏雪双手互点着,没有说话。

    这时,夏雪的电话突然响了。

    “谁?”

    “我姐。”

    “我接。”陶宝道。

    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

    “夏晴,你在哪呢?”陶宝立刻开口道。

    那边稍微有些迟疑,少许夏晴充满浓浓怨念的声音才响起:“陶宝,小雪的手机怎么在你手上?你们俩还在宾馆缠绵呢?”

    宝哥眨了眨眼。

    有点不对劲。

    夏晴的语气。

    具体也描述不上来,就是突然有种老婆审讯老公偷情的感觉。

    三年前,夏晴是经常用这种语气。

    但离婚三年又在东海重逢后,夏晴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跟她无关’的旁观者。

    而这会的语气则像是突然间回到了三年前,两人还在交往的时候。

    “什么情况?”陶宝百思不得其解。

    见陶宝沉默,夏晴更愤怒了:“姓陶的!夏雪可是我妹妹!”

    “我知道啊。”

    “你,你把电话给夏雪,我不想跟播种机说话。”

    陶宝微汗。

    “呃,好吧。”

    陶宝随即把手机给了夏雪。

    “姐。”夏雪开口道。

    “夏雪,我说你这丫头最近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以你的条件,应该能找到更优秀的男朋友吧?陶宝就是一个坑,我已经掉坑里了,难道你也想往坑里跳吗?”

    夏晴好郁闷。

    自己这位无敌美少女妹妹最近是怎么回事嘛。

    帮陶宝说话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连陶宝的衣服都给洗了呢。

    这,这,一般都是女朋友才干的事吧。

    心塞!

    比起宫依依,还是陶宝和夏雪的莫名关系更令夏晴郁闷。

    “我,没有...”夏雪小声道。

    “姐都是为你好。我一直都觉得,只有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我们家小雪,但陶宝,他,他就是一个播种机。跟这种家伙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出个私生女。”

    “哦。还好。”

    夏晴抓狂:“还好个屁啊,你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

    夏晴头疼,猜不透,真的猜不透这丫头在想什么。

    她摇摇头,不再多想。

    “反正,除了互洗衣服,这两人也没有做更过分的事情。”

    稍稍沉吟后,夏晴又道:“夏雪,你们快回来吧?”

    “回哪?”

    “陶家啊。”

    “姐姐现在在陶家吗?”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会在哪?”

    “呃...没什么。”

    “那就这么说了,我手机也快没电了,先挂了。”

    夏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夏雪则看着手机,呆。

    “怎么办?因为自己的错误预测,让姐夫在机场白等了几个小时。明明姐夫那么信任我,我却...”

    这时,陶宝走了过来。

    “小雪,这么快就打完电话了?”

    “嗯,我姐的手机没电了。”

    “那你姐到底在哪?”陶宝随口问道。

    “哦,我姐已经到燕京机场了。”小姨子淡定道。

    雪城和东海之间并没有直达的航班,中途需要在燕京机场转机。

    陶宝握了握拳头:“该死,果然是晚了一步吗?等等,燕京到东海的航班,我记得是晚上八点,现在坐动车去燕京的话,刚好能赶在航班起飞前抵达燕京机场。”

    自言自语完毕,陶宝立刻道:“小雪,抱歉,你先回我家。我去燕京机场把你姐接回来。”

    夏雪有些犹豫,但在她开口前,陶宝已经坐出租车离开了。

    “走掉了...”夏雪眼睛盯着渐行渐远的出租车:“为了圆一个谎就被迫说另外一个谎,我也真是蠢呢。姐夫走好,请原谅史上最坑的小姨子。”

    半个小时后,夏雪回到了陶家。

    “嗯?陶宝呢?”夏晴诧异道。

    “姐,我有话和你说。”夏雪道。

    “哦。”

    随后,姐妹俩出了门。

    “怎么了?”夏晴问道。

    “我把姐夫支到燕京了。”夏雪道。

    “什么?!”夏晴表情愕然:“为什么?”

    “因为,我告诉姐夫,姐姐看到他帮我洗内衣,伤心了,要回东海,现在已经到了燕京机场。姐夫就急忙赶过去了。”

    夏雪顿了顿,看着夏晴又道:“姐,你也去燕京吧。你们俩需要独处,而姐夫现在满怀愧疚,正是你攻陷他的好时机。”

    夏晴怔了怔,随后抱着夏雪:“呜呜,小雪,原来你是这么关心姐姐啊。我应该是误会了你们,对不起。”

    夏雪淡定道:“没关系。姐姐,你快去吧。在燕京住一晚,明早回来,并不耽误明天伯父的生日。”

    “嗯。”

    说完,夏晴就匆忙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