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79章 这可咋办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当初宫如梦人工受孕找的中介,黄春梅。

    对于黄春梅,宫如梦现在只有一个四字评价。

    妈的,智障!

    “这种涉及个人**的事情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吗?操,真智障!我当初竟然找她代购精子,也是弱智。”

    宫如梦根本没打算在这个时候公开女儿的身世,现在可好,女儿亲爹的媳妇和老娘都知道了。

    何其糟糕!

    夏晴和杨淑兰还在懵,倒是宫依依抬头看着宫如梦,眨了眨眼道:“妈妈,啥是捐精者啊?”

    依依虽然早熟,但毕竟才三四岁,黄春梅的话,她听了,但没听太懂。

    “呃...所谓捐精者就是,有人在网上发评论,你在下面水回复,送经验给楼主。”宫如梦道。

    这解释,满分,没毛病。

    “哦,这样啊。”宫依依似乎认可了宫如梦的解释,她顿了顿,又道:“妈妈,我的耳垂和爸爸一样吗?”

    “这个嘛,呵呵呵。”饶是轻熟女宫如梦,这会也是头皮发麻。

    杨淑兰终于是回过神了。

    她的目光下意识的去瞅依依的耳垂。

    之前她并没有在意,这会再看依依的耳垂,还真的跟陶宝一模一样!

    她又联想到依依刚来家里的时候,陶青山颇为失态。

    后来,他解释说,依依和陶宝姑姑小时候很像。

    “隔代遗传吗?不对,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杨淑兰深呼吸,瞅了瞅宫依依,又看了看夏晴肚子,嘴角扯了扯。

    “看来,给陶宝的电话,要暂缓一下了...”

    少许后,杨淑兰收拾好情绪,轻咳两声,然后道:“那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

    她很担心的看着夏晴。

    从刚才起,这孩子就没再说话。

    这时,夏晴笑笑道:“嗯,有这个必要。”

    宫如梦也是点点头。

    随后,三人又去了西园茶馆。

    又弄了一个单独的包间。

    依依特意交给服务员照顾了。

    杨淑兰是这家店的常客,和店员们都很熟悉,她们也很乐意暂时帮杨淑兰带孩子。

    “那个,先喝口茶。”杨淑兰主动给夏晴和宫如梦倒上了龙井凉茶。

    茶是喝了,但夏晴和宫如梦还是没说话。

    就算是杨淑兰,这会也是感到棘手的很。

    最后,还是宫如梦先开口道:“那个,既然曝光了,那我就讲一下依依的身世吧。”

    她顿了顿,又道:“那个女人说的没错,依依的生父就是陶宝。”

    夏晴手抖了下,但没说话。

    宫如梦看了夏晴一眼,又道:“但我们并不是偷情生子。依依是人工受孕,精子是从精子库里购买的,哦,就是委托刚才那个女人购买的。”

    “是陶宝捐的吗?”杨淑兰问道。

    宫如梦点点头。

    杨淑兰想了想,突然道:“我想起来了,很多年前,具体什么时候我记不清了。那时候琉璃在上大学,要交学费,但当时家里没钱,愁的不行的时候,陶宝拿出了几千块。他开始说是打工赚的,他姐姐信了。但我和他爸爸肯定不信。后来他改口说是捡的。那时候,虽然考虑过交给警察,但最终私心还是占了上风,我们用那钱给琉璃交了学费。”

    她顿了顿,又道:“现在看的话,拿钱就应该是所谓的捐精奖励吧?”

    宫如梦点点头。

    “这么说的话,你和陶宝其实并没有什么身体上的关系,对吧?”杨淑兰这话主要是说给夏晴听的。

    宫如梦点点头。

    那个雷雨的夜里,在自己别墅客厅发生的事情,还是不要承认为好...

    “我其实是后来才偶然知道陶宝是依依生父的。”宫如梦又补充道。

    夏晴的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

    她并非是那种不明事理,不分青红皂白就瞎闹的女人。

    就像这个事情,其实大家都没有错,只是各种偶然巧合在一起了。

    当然,郁闷还是有点的,人之常情。

    “回头再找陶宝撒气。”

    呼

    夏晴轻松了口气,摸了摸肚子,笑笑道:“宝宝有个姐姐也挺好,可以保护ta。”

    “必须的。”宫如梦轻笑道。

    见夏晴和宫如梦之间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杨淑兰也是长松了口气。

    这时,夏晴扭头看着杨淑兰,笑笑道:“最高兴的就是妈了,一下子多出两个孙。”

    “高兴,真的非常高兴。不过,你们能和平共处,妈更高兴。”杨淑兰道。

    话音一落,包间里又陷入了一个微妙的气氛中。

    本来杨淑兰都想好了,把夏晴怀孕的事告诉陶宝,让他和夏晴复婚,顺理成章。

    现在可好,突然间整出两个孩子。

    你说咋办?

    和哪个妈妈结婚?

    “怎,怎么办?”

    杨淑兰也是头疼的很。

    这时,夏晴突然开口道:“那个,妈,不然我怀孕的事,还有依依的事,都先别告诉陶宝吧?我觉得,他可能非常纠结,明天就是爸的生日了,就不要让他闹心了。至于,将来会怎么样,顺其发展吧。”

    夏晴虽是这么说,但她是有自己小算盘的。

    陶宝只是依依生物学上的父亲,他和宫如梦并没有特别的关系。而自己是陶宝的前妻,和陶宝关系密切,按照现在的趋势,自己和陶宝复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宫如梦对夏晴的小心思了如指掌,但她还是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她也是比较看好陶宝和夏晴复婚。

    诚然,她和陶宝也发生了身体上的关系。

    但在感情上,无论是宫如梦,还是陶宝充其量是对彼此有好感,但都没有上升的爱的程度。

    尤其是宫如梦。

    她这个年龄的女人对感情是十分谨慎的,不会像年轻女孩一下子就付诸了全部的感情。

    这种极品轻熟女,你只能一点点的占据她的心。

    杨淑兰看了夏晴的肚子,又道:“怀孕前三个月都不明显,能瞒过去,但三个月后胎儿成型后就长的快了,到那时恐怕就瞒不了。”

    夏晴笑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顺其自然。”

    杨淑兰点点头:“嗯。”

    她顿了顿,看了看宫如梦和夏晴,又笑笑道:“那我们娘仨个在这里缔结一个保守秘密的条约,关于晴晴怀孕以及依依的身世,概不外传,我们三个知道就行了。可以吗?”

    宫如梦和夏晴都是点点头。

    “好了,喝完茶,我们一起回家吧。明天就是陶宝爸爸的五十大寿了,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希望明天也是一个好日子,开开心心。嗯,肯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