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70章 爸,保重!!
    次日七点,陶青山终于是回到家了。

    “呼~累死我了,岁月不饶人啊。”陶青山扶着墙,轻喘着气,双腿有点软。

    “嗯?”他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有个陌生的男人正在捣腾他们家的门锁。

    “小偷?靠!这也太大胆包天了吧!”

    于是,宝爸一声喝斥:“你干什么呢?”

    男人扭头看了他一眼:“你干什么的呢?这家的女主人让我来的。”

    陶青山:

    这时,杨淑兰从屋里探出头,一脸微笑:“老公,回来了?”

    “老婆大人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陶青山心里暖暖的。

    “回来了。”陶青山也是微笑道。

    杨淑兰看了他一眼,道:“腿有点软呢?昨晚这么卖力吗?”

    “哎,我不卖力,今天就回不了家了。”陶青山叹了口气道,心中又把那个无良的出租车司机骂了一顿。

    “哎呀,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努力,真是辛苦了。”杨淑兰笑的阳光灿烂。

    “呵呵呵,应该的,应该的。”

    这时,那个捣腾门锁的男人开口道:“搞定了。”

    “辛苦了。”杨淑兰随后递给男人两百块钱。

    男人收了钱,提着工具包就走了。

    “咱家的门锁坏了吗?说起来,最近开门总觉得很费力,应该是锁眼上锈了,是该修一修了。”陶青山道。

    杨淑兰嫣然一笑,然后突然‘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诶?”

    陶青山眨了眨眼。

    “什么情况?”

    他立刻拿出自己的钥匙去开门。

    然,开不了。

    这不是修锁,而是换锁,锁芯都换成新的了。

    他按了按门铃,敲了敲门,但杨淑兰就是不开门。

    最后还是琉璃把门打开了。

    “爸,您先进来吧。”琉璃道。

    陶青山一脸纳闷的进了屋:“怎么回事啊?”

    “爸,您昨晚去哪了?”琉璃道。

    “这,这个嘛”陶青山顿了顿,又道:“我说,我走了一夜的路,你们信吗?”

    屋里还有陶宝和皇甫静,众人都是摇了摇头。

    这时,杨淑兰从里屋里出来了,她勾了勾手指:“陶青山,过来。”

    “是,媳妇。”陶青山立刻跑了过去。

    杨淑兰鼻子埋在陶青山的胸前闻了片刻,随即看着陶宝等人,淡淡道:“陶宝,你们三个先出去。”

    琉璃路过陶青山身边的时候,双手合一:“爸,保重。”

    “诶?”

    皇甫静也走了过来,同样双手合一:“伯父,保重,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一起下象棋。”

    “不是,静静,你这语气怎么听着有种跟将死之人诀别的感觉啊。”陶青山头皮发麻。

    皇甫静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哎,趁还有时间,多看看这个家吧。上路也安心。”

    啪~

    陶宝从后面敲了下皇甫静的脑袋:“别胡说八道。”

    他随即走到陶青山面前,看着陶青山,却什么都没说。

    “擦,你这小子那什么表情?好像在说‘都是你的错,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等等,到底怎么回事?”陶青山有点扛不住了。

    陶宝也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爸,我会节哀的。”

    陶青山:

    “你这混账小子”

    陶宝赶紧拉着皇甫静逃走了。

    孩子们走后,陶青山正要开口,杨淑兰突然淡淡道:“同一种香水味呢。”

    “什么同一种香水味?”

    “和你那天晚上身上的香水味。”杨淑兰淡淡道。

    陶青山:

    “我去!老婆,我知道你鼻子厉害,但这也太夸张了吧!慕容青青就是因为贫血栽倒在自己怀里一下,而且已经过了一夜了,你竟然还能闻出她的香水味!”

    “哈哈哈,这香水味真是难消呢,都过去一天一夜了,还没消。”陶青山硬着头皮道。

    “唔”杨淑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陶青山。

    片刻后,她突然道:“我们离婚吧?”

    咳咳!

    陶青山当场呛着了:“媳妇,你,你开玩笑的吧?”

    “跟我说实话,我就原谅你。”杨淑兰顿了顿,又淡淡道:“昨天晚上,在小区门口,和你拥抱的女人是不是你之前救的女人?”

    陶青山有点懵,少许后才反应过来,弱弱道:“你,看到了?”

    “不仅是我,孩子们都看到了。”杨淑兰淡淡道。

    陶青山头皮发炸,事到如今也无法再隐瞒了。

    “是的。我昨天下楼闲逛,然后小区里尽是些年轻的情侣,我就去了小区外面,然后刚好我救的那个女人路过这里,就聊了会。你看到的拥抱,全是误会。她贫血,然后就倒在我怀里,但我完全没动,你要是看到的话,也应该看到这点。”

    “那你坐出租车干嘛去了?”杨淑兰又道。

    “她问过是不是住这里?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们家在哪,就骗她说我是来找朋友的,我家在很远。为了逼真,我就坐出租车离开了。但是随后又发现没带钱”

    随后,陶青山把之后的事情大概讲了一下。

    杨淑兰盯着陶青山的眼睛,片刻后才收回目光,她伸出手替陶青山整理一下衣领,温柔道:“老公,你做得对。那女人一看就是居心叵测,以后不要跟她再见面了。”

    “嗯嗯。”陶青山赶紧点头。

    杨淑兰整理好陶青山的衣领,又道:“俗话说,事不过三,这已经两次了,如果你们再私下见面,我可真的要生气了。你大概还没见过我生气的样子吧?想见吗?”

    “不不不。”陶青山立刻猛摇头。

    “这才乖。”杨淑兰脸上恢复了微笑。

    她伸了伸腰,又笑笑道:“现在不知廉耻的女人太多,稍微不注意,自家老公就被抢走了。还好,我们老陶不是那种人,而且我杨淑兰也不是吃素的。”

    “是是。”

    虽是这么说,陶青山的额头却是在落冷汗。

    还好,杨淑兰没有看到。

    解除了心结,杨淑兰哼着小曲忙活去了。

    刚才,她说,如果陶青山不说实话,她就和陶青山离婚。

    这只是一种威吓。

    杨淑兰不是夏晴,人生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她心志要比夏晴坚韧千百倍。事实上,她从来没想着和陶青山离婚,如果有小三来抢她的丈夫,她不会像夏晴那样狼狈逃跑,而是会针锋相对,守护自己的幸福。

    陶青山瞄了一眼杨淑兰,暗中长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呼~事不过三,雪城也不小,没可能再遇到慕容青青了吧?不,为了稳妥起见,我干脆就待在家里不出去了,我就不信这样还能遇到慕容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