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34章 今夜之事
    “你是谁依依左边?还是依依右边?”宫如梦笑笑道。

    “都行,梦姐睡那边,我就那边。”

    宫如梦:...

    “不是,我是想说,梦姐睡那边,我就睡另一边。”陶宝赶紧解释道。

    宫如梦笑笑:“男左右女,那我睡右,你睡左吧。”

    “嗯,行。”陶宝点点。

    宫如梦打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崭新的男士睡衣。

    “今年父亲节,依依非要一份父亲节礼物,还指定要一套男士睡衣。”宫如梦笑笑,算是解释了这套男士睡衣的由来。

    “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可以去卫生间里换。”宫如梦指了指屋里的独立卫生间。

    “咳咳,那我就去换衣服了。”陶宝说完,拿着睡衣去了卫生间。

    等他换好睡衣,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宫如梦也已经换好了睡衣。

    他没听到开门的声音,很明显,宫如梦是在房间里换的。

    “梦姐真是好大胆,换衣服,灯也不灭,难道不怕我突然从卫生间里出来吗?”

    当然,这话,陶宝可不敢讲出来。

    两人分别躺在依依的左右两侧。

    宫如梦随手熄灭了灯。

    然后,大概半个小时后,宫如梦突然开口道:“睡着了吗?”

    “呃,没。”陶宝笑笑:“睡不着。”

    “我也是。仔细想想,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躺在我的床上。”宫如梦笑笑道。

    陶宝赶紧道:“咳咳,那个,梦姐,你放心,我不会夜袭你的。”

    “我知道,你也没那个胆子。”宫如梦顿了顿,又笑笑道:“真是不可思议。”

    “什么?”

    “缘分。”

    “咱们俩的缘分吗?”陶宝弱弱道。

    宫如梦笑笑:“是啊。我从来没想到,我的男属下会睡在我床上。”

    陶宝微汗。

    这时,只听外面一声‘轰’的雷鸣。

    原本睡的正香的宫依依直接被雷声惊醒了。

    闪电随之而来,照亮了屋里。

    宫依依扭头瞅了瞅陶宝,然后果断钻到了陶宝怀里:“宝宝宝,我怕打雷。”

    宫如梦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心道:“骗人!这小丫头最不怕的就是打雷,每次遇到电闪雷鸣天都兴奋的不行。哎,小小年纪都会玩宫心计了,长大了还得了。”

    陶宝则轻拍着依依的后背,轻笑道:“没事,宝爸爸在这呢。”

    “嗯。”

    没多久,依依躺在陶宝怀里又睡着了。

    陶宝看着睡着了的依依,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陶宝,你和夏晴,没有孩子吗?”宫如梦突然又道。

    “嗯...没有。”

    关于夏晴流产,关于自己疑似不育,陶宝都没有提。

    只是想起这些事情,尤其是夏晴流产的事,陶宝的情绪突然陷入低落中。

    他不说,不代表他不介意。

    “呃,对不起。”宫如梦又道。

    陶宝勉强笑笑:“没事。”

    两人没再说话。

    片刻后,睡意袭来,宫如梦就睡去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三四点,外面依然电闪雷鸣,依依睡的很香,但床上却没了陶宝的身影。

    “嗯?”宫如梦也随即起身。

    她悄悄起床,打开房门,楼下传来一股烟味。

    宫如梦走了过去。

    楼下没有开灯,但能看到陶宝正坐在客厅抽烟。

    见宫如梦下来,陶宝赶紧熄灭了手里的烟,抱歉道:“对不起,梦姐。烟味有点大。”

    “没事。”宫如梦走了下来,坐到陶宝旁边:“怎么了?”

    “呃,没事。”

    “说说吧,一直憋在心里,会一直伤害自己。”宫如梦淡淡道。

    陶宝沉默着,片刻后,才道:“夏晴流过产。”

    “你的孩子吗?”宫如梦问道。

    陶宝没有说话。

    “呃,好吧,我大概知道了。”宫如梦又道。

    陶宝微垂着头:“那都是离了婚的事了,我也知道,我不应该去埋怨什么,只是每次想起这个事,心里就特别难受。”

    宫如梦看了陶宝一眼,淡淡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不再痛苦。”

    “什么办法?”陶宝诧异的看着宫如梦。

    “闭上眼睛。”宫如梦淡淡道。

    “哦。”

    陶宝不知道宫如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依言闭上了眼。

    少许后,陶宝觉得宫如梦身上的芬芳越来越近,就在他心猿意马的时候,突然一个芳唇落在自己嘴唇上。

    陶宝条件反射的睁开眼,更是目瞪口呆。

    宫如梦不知何时已是一丝不挂。

    客厅里的灯光很暗,但依然可以看出宫如梦魔鬼般的身材,成熟的味道就像伊甸园的苹果,散着致命的幽香。

    陶宝脑子一热,伸出手将宫如梦拉到怀里,手指在宫如梦身上游走着。

    宫如梦的皮肤光滑而富有弹性,就像二十岁的女人,很难想象这是三十岁女人的身体。

    而她身上那种成熟的韵味则是年轻女人完全不可比的。

    成熟的女人终究不是年轻女孩能够媲美,她们懂得如何不露痕迹地展现自我最吸引人的一面,这种诱-惑不再青涩稚嫩,犹如熟透的水蜜桃,你轻轻一捏,就能捏出水来。

    情绪低落中的陶宝在这种诱惑下,完全失去了理性。

    电闪雷鸣的夜里,一栋半山别墅的客厅里传来男人粗厚的呼吸声和女人刻意压低的呻&amp;吟声...

    大约持续了三十分钟左右,一切归于安静。

    “对,对不起。”陶宝终于是冷静下来了。

    宫如梦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笑笑道:“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明明是我主动的。”

    她穿好衣服,稍稍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又道:“不过,你现在应该不会再纠结夏晴流产的事了吧。”

    “呵呵呵。”陶宝稍稍尴尬:“我做了这样的事情,的确没脸对夏晴进行道德绑架。”

    “嗯,这就对了,不枉我牺牲色相。”宫如梦整理好头,又坐到陶宝身边,笑笑道:“我其实挺看好你和夏晴的,如果因为一些过去的事情而耿耿于怀,你们的感情永远都没办法突破。”

    “梦姐,你竟然为了我和夏晴做到这地步,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陶宝道。

    宫如梦笑笑:“我们各得所需吧。我很享受的。嗯,我果然是双性恋。不,或者说,我是喜欢撩妹的异性恋。很高兴能认清自己的性取向。今夜之事,值。不过...”

    宫如梦顿了顿,又道:“希望你能对雪儿保密。”

    陶宝微汗:“我谁都不敢说吧...”

    宫如梦伸了伸懒腰,笑笑:“我要回去继续睡吧,差点都软成泥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要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