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33章 梦姐很头疼!
    “黑色的、蕾丝边的...打底裤!”

    陶宝大为遗憾,竟然有打底裤!

    这倒有些出乎陶宝意外。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这年纪的轻熟女的内心是非常狂野的,尤其是像梦姐这样的性感尤物,一般是不会穿打底裤的。

    没想到梦姐意外的保守。

    这时,宫如梦似乎察觉到了陶宝的偷窥,双腿叠加起来,但没有说什么

    “呃...好奇怪。如果是平常,梦姐现自己偷窥他,肯定会调戏自己,把腿掰的更开一些,反正穿着安全裤呢。但这次,她竟然连安全裤都不让看了。呜呜,以后福利没了!”

    少许后,陶宝收拾好情绪,道:“梦姐,叶冰雨可能要她老爹罢免了。”

    “嗯,意料之中的事,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宫如梦顿了顿,又道:“你不用担心,我们是独立运营,叶老爷子管不了我们。”

    “哦。”

    陶宝又没什么说的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宫如梦看了陶宝一眼,轻笑道:“怎么局促不安的?第一次单独待在女人家里吗?”

    陶宝挠挠头:“也不是。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随便聊聊吧,这个时候气氛不能沉默。按照电视剧的剧情,独处的孤男寡女,沉默着沉默着,就亲上了,然后女的就被男的抱到床上了。”宫如梦轻笑道。

    “呵呵呵,说的也是呢。嗯,聊什么呢。对了。”陶宝想起什么,又道:“梦姐,有个事,我一直没想明白。”

    “嗯?”

    “就是,嗯,雪儿姐是拉拉,比较明显。但梦姐你,我怎么看都不像拉拉。为什么...”

    宫如梦笑笑:“我男女通吃。虽这么说,但我其实并没有和男人交往过,也没和男人上过床,甚至都不知道和男人接吻是什么感觉。我到底是不是双性恋,还有待考究。不过,毫无疑问的是,比起撩汉子,其实我更喜欢撩妹子。”

    “雪儿姐也是双性恋吗?”

    “不,雪儿和冰雨一样,是比较纯粹的拉拉。她们对男人天生反感,哦,我是指亲热方面,正常交流还是没问题的。”宫如梦道。

    “梦姐在这方面,呃,有障碍吗?就是指和男人亲热方面...”陶宝弱弱问道。

    宫如梦笑笑道:“我刚才就说了,我没和男人交往亲热的经验,我不像冰雨和雪儿,她们俩一想到和男人亲热,就感到恶心,她们俩看小电影也只看百合片。我倒是没什么感受,什么类型的片子,我都看,没什么反胃的。不过,具体实战会是什么反应,我也不得而知。”

    陶宝脑子一热,道:“要试试吗?”

    说完,陶宝惨反应过来,暴囧:“不是,我的意思,是,呃,是...”

    宫如梦看着陶宝,她放下茶杯,双腿重新放平,嫣然一笑:“你想试试吗?”

    陶宝头皮乱炸,他一边挠着头,一边尴尬道:“呵呵呵,开,开玩笑的。要是被夏晴和雪儿姐知道了,我会被分尸的。”

    “唔,这就是传说中的有色心没色胆吧?”宫如梦轻笑道。

    “呵呵呵。”

    宫如梦笑笑,她看了看时间,随后站起来道:“时间不早了,我们睡吧。”

    “那个,梦姐...”陶宝瞅了瞅别墅密密麻麻的房间:“我睡哪间?”

    “其他房间,我都没打扫过。今晚跟我们睡好了。”宫如梦道。

    “啊?要跟跟跟梦姐睡吗?”陶宝一紧张,结巴了。

    “准确点说,陪你女儿睡吧。那孩子长这么大,还没跟爸爸睡过呢。”宫如梦轻笑道。

    陶宝暴汗。

    自己都快坐实依依父亲的名称了。

    他收拾下情绪,然后又道:“那个,梦姐,依依喜欢我,叫我宝爸爸,我都挺开心的。但我毕竟不是依依的亲生父亲,这万一,将来她生父来了,多尴尬。”

    “放心好了,依依本来就是人工受孕,是我买来的精子。如果你是捐精者,你会去找用你的精子生育的孩子吗?”宫如梦反问道。

    “呃...”陶宝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这倒不会。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吧。”

    宫如梦看着陶宝,突然轻笑道:“陶宝,你有没有捐过精?”

    宝哥的脸瞬间爆红了。

    “呵呵呵,只,只有那么一次。很早了,我那会还在读初三。”

    “初三?不是才十五六岁吗?”宫如梦惊讶道:“你为什么去捐精?”

    “哎呀。那时候,跟人打赌输了,赌注就去捐精。我特意上网查了下,捐精一般要求年龄2o岁以上,我才十四岁...”

    “等等,十四岁?”

    “哦,我身份证上的年龄大两岁。”

    宫如梦:...

    陶宝没留意宫如梦的表情,又道:“谁知道雪城精子库的人看了我的身份证,说雪城怀孕率低,精子需求量大,只要年满十六岁就可以。我正要告诉他们,我实际年龄才十四岁。但他们却先告诉我,捐精成功,有三千块的补助。那时候,我家里比较穷,三千块刚好够给我姐交大学学费。所以,我就...”

    “十四岁...”

    宫如梦风中凌乱。

    “这,还没成年吧...”

    宫如梦重新坐下来,单手捂脸。

    “十四岁孩子的精子...”

    片刻后,宫如梦轻叹了口气,又心道:“自己是在申城的精子库购买的精子,学妹说,该精子在他们的冷冻库放了八年。但这明显是从外地精子库转移过来的,真正的冷冻期可不是八年,而是十年。不过,十年也好,八年也罢,依依终归是健康的。只是,十四岁的父亲...”

    而想起往事,陶宝也是叹了口气。

    那时候,雪城精子库条件简陋,程序简单,甚至都没有对自己进行体检。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的精子就有质量问题,恐怕有人已经被坑了。阿弥陀佛,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陶宝收拾好情绪后,扭头一看,梦姐正满脸纠结的躺在沙上,一直揉着额头。

    “嗯?梦姐,你怎么了?”陶宝赶紧道。

    宫如梦揉了揉头:“没事,偏头疼。”

    “啊,没事吧?”

    “没事,就是头疼。”

    “要不要去医院啊?”

    宫如梦叹了口气:“我这病,医院怕是治不好。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那梦姐,赶快休息吧。今天的确太晚了。”陶宝道。

    宫如梦点点头。

    随后,两人一起去了楼上宫如梦的房间。

    一间布置的非常温馨的房间,地上没有咸湿的纸巾,阳台上也没有沉淀着雌性色素娇羞飘扬的内裤和黑色蕾丝a。

    房间里放着一张大床。

    依依说的没错,床真的挺大的,睡三个人,完全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