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18章 可以预见的,父子俩的修罗场
    看到这条短信,陶宝已经基本猜出个大概了。

    救自己的,应该就是慕容青青吧。

    陶宝心思异样。

    讲道理的说,他对慕容青青虽然不算讨厌,但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感。

    可能主要是因为那个流传甚广‘遗弃孩子’的传言。

    这很容易让陶宝联想到自己,同样是被母亲抛弃的孩子。

    但这次慕容青青救了自己,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当面表示道谢。

    况且,自己已经答应高妍邀请慕容青青去老爸的生日宴会了。

    “好。”陶宝直接回复了短信。

    随后,陶宝直接回了黑玫公寓。

    自从暖暖开始去声优公司上班后,这黑玫公寓的白天就冷清了很多。

    陶宝直接回到自己房间,然后躺在床上,很快就睡去了。

    太困了,昨晚一夜都没睡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陶宝起床,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离开了黑玫公寓。

    他来到约定的地方,一家临海的饭店,不是什么高档的地方,就是一家普通的餐馆。

    夏晴和慕容青青已经在那里了。

    “晴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家餐馆吃饭吗?”慕容青青微笑道。

    其实慕容青青如外界传闻一样,是一个非常独断专行的女强人,即使在慕容家族内部,她的性格依然非常强势。

    但面对黑玫公寓里这些人的时候,慕容青青却非常的温和。

    有时候连慕容青青都感到不可思议。

    “为什么?”夏晴道。

    “这家店看了好多年了。”慕容青青开口道。

    夏晴点点头:“感觉得到。”

    慕容青青又道:“很多年前,具体的说,大概二十六年前吧,我在这里吃饭,当时,有几个地痞流氓过来扰骚我。包括这家店老板在内,谁都不敢吱声,只有一个男服务生冲了过来。”

    慕容青青顿了顿,笑笑:“他其实身子挺单薄的,而那些地痞流氓都是纹身大汉。但他就这么无所畏惧的挡在我面前。”

    “那结果呢?”夏晴隐隐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结果嘛,当然是他被打的头皮血流。”

    “好惨。”

    “的确。幸好警察及时赶到了,也是他报的警。他报了警,才冲过来保护我。也算是比较机智。”

    “然后呢?”夏晴八卦之心被点燃了。

    “然后,嗯,我挺感动的,然后就把他带到了燕京,让他考了驾照,做了我的专车司机。”慕容青青道。

    夏晴眸中的八卦之火都燃起来了。

    她脑子一热,道:“那传闻,您怀了司机的孩子,是真的吗?”

    说完,夏晴就后悔了,她挠挠头,又道:“对不起,我,我有点唐突了。”

    出人意料,慕容青青并没有生气。

    她笑笑道:“如果是晴晴的话,被你知道也无妨。”

    她略微沉吟,然后才又道:“我知道社会上有这么一个流言,我也没法去否认。因为基本上都是事实。”

    嘶!

    夏晴吸了口凉气。

    她没想到慕容青青竟然这么坦率的承认了。

    “那您抛弃自己的亲生孩子,一定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夏晴小心翼翼道。

    慕容青青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她没有回答夏晴。

    “呃,对不起。”夏晴赶紧道。

    慕容青青收拾下情绪,笑笑:“没什么。难言之隐,多少会有一些吧。就如传闻所言,我们是酒后乱性才怀的孕。各方面压力都很大。”

    “那既然生米已成熟饭,为什么不干脆和您的司机结婚呢?他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吧?”夏晴斗胆道。

    慕容青青笑笑:“他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感情不是‘你很不错,我就爱上了你’这么简单。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朋友,并愿意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但我从来爱上他,更没有想过和他结婚。况且,就算我爱他,我们当时也没法在一起。豪门子弟的婚姻大都是身不由己的,就我们当时的身份差距,除非去私奔,否则绝对无法结合的。”

    “哦,这样。”夏晴顿了顿,又道:“那您这么多年想念你的孩子吗?”

    “嗯没有母亲不想自己的孩子吧,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只是,我并不知道他把孩子带去了哪里。”

    “一般来说,回老家的可能性比较大。”夏晴道。

    “问题就在这里了。他是在东海福利院长大的,不可能带着孩子再回福利院吧?听福利院的人说,他是八岁的时候被送到福利院的,老家好像是东北的,但具体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慕容青青淡淡道。

    “的确有点棘手,东北那么大,想找一个人,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夏晴道。

    她突然想起什么,又道:“难道,他没跟你留什么联系方式吗?”

    “哎,没有。”慕容青青顿了顿,又道:“也或许有,但被家里隐瞒了。总之,我现在完全失去了他们父子的联系。算了,老实说,让我现在突然去见他们父子,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陶宝走了过来,笑笑道:“聊什么呢?”

    “没什么。”夏晴顿了顿,就一直盯着陶宝看。

    陶宝微汗。

    “干嘛?”

    “笨蛋。”夏晴轻哼了声,把头扭了过去。

    慕容青青笑笑:“小夫妻闹别捏。”

    “才不是小夫妻!”

    陶宝没说什么,直接坐了下来。

    “那个,慕容阿姨,真的非常感谢。我都准备在监狱度过余生了。”陶宝道。

    慕容青青翻了翻白眼:“怎么可能。事情我都听晴晴说了,我只想说,打得好。”

    她顿了顿,又道:“放心好了。别的事我不担保,但就这个事,我可以向你保证,没事了,绝对不会耽误你回家参加你爸爸的五十大寿。”

    “呼~”陶宝长松了口气:“那太好了。嗯?”

    陶宝突然反应过来:“你知道我爸爸的生日宴会?”

    “哦,我听晴晴说了。”慕容青青道。

    “咳咳。那个,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可以邀请你参加我爸的生日宴会吗?毕竟,您帮我这么大的忙,如果不让我聊表谢意,有点过意不去。”陶宝立刻顺水推舟道。

    “可是,我听晴晴说,你爸的生日在七月初,我那会要去东北边境一个叫雪城的城市,这是既定的行程。”

    “我家就是雪城的啊。”

    “真假?”

    “这还有假?不信,你问夏晴。”

    夏晴点点头。

    “这样啊。”慕容青青想了想,又道:“会不会给你们家添麻烦?”

    “不会!我爸妈都不会介意的!”陶宝言辞凿凿。

    遥远的雪城,宝妈猛的打了个喷嚏。

    她摸了摸鼻子:“怎么有种不太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