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02章 依依的生父
    当然,高妍虽然二,但不傻,她可不会这会就对陶宝使用美人计。

    一来,大白天,没气氛,不好使

    二来,暖暖那女人肯定在门口偷听呢!

    不愧是逗比二人组,高妍对暖暖真是了解啊。

    这会,暖妹子正耳朵贴在高妍房门上,听里面的动静呢。

    “妈咪的,这房子的隔音也太好了吧,完全听不到里面的动静。这俩人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呢?”

    这时,夏晴的声音突然响起:“暖暖,你在干什么?”

    “嘘。”暖暖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压低声音道:“陶宝在高妍房间搞事呢。”

    “搞事”

    夏晴的脸立刻黑了。

    “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夏晴摇摇头,准备离开的时候,高妍房间的门开了,陶宝出来了。

    着实吓了一跳。

    苏暖暖在门口,不意外,但没想到夏晴也在。

    “夏晴,你还不知道吧?暖暖成声优了。”陶宝立刻道。

    “真假?”夏晴颇为惊讶的看着苏暖暖。

    “哼哼,必须。本小姐出马,哪有搞不定的事?你以为东海大学是谁都能考上的吗?”

    在场的其他人,脸一起黑了。

    另外三位的大学貌似都不咋地

    陶宝收拾好情绪,走过去,拍了拍夏晴的肩膀,低声道:“你去安慰安慰高妍。”

    “为什么?”

    “你过去就知道了。”陶宝说完就离开了

    夏晴一脸狐疑,但好奇心驱使,她也去了高妍房间。

    大约二十分钟后,夏晴出来了,神色缓和了好多。

    陶宝正在楼下看报,见状,暗松了口气。

    看来是误会解开了。

    午餐是陶宝做的。

    吃饭时候,高妍突然来了句:“陶宝,你做饭挺好吃的呀。”

    众人:

    陶宝则弱弱道:“亲,你没事吧?你又不是没吃过我做的饭。以前,你给的评价都是不咋滴、不合口味,今天怎么风向转了?”

    高妍囧,支支吾吾道:“习惯了就合口味了。”

    “这话听起来有点暧昧啊,你们俩刚才在房间做了什么?”苏暖暖一脸狐疑道。

    夏晴只吃饭,不说话。

    “什么都没做,就是陶宝陪我聊聊天。”高妍顿了顿,又怒道:“再说了,你以为这都是谁的错?最后的一个名额,被你夺走了!”

    “不是,就算没有我,也轮不到你吧?”

    高妍:

    “开玩笑的。”苏暖暖赶紧道。

    陶宝也是打着圆场:“咳咳,大家都吃饭吧。对了,高妍,你们警队是不是有一个叫秦思的女人?扫黄组的。”

    “秦思?她不是扫黄组的,人家是国际刑警,只不过常驻东海,偶尔会到我们局协助破案。哦,她对扫黄比较积极。据小道消息,她老公跟一个女私奔了,她愤而向法院提出离婚,还给女儿改了姓,但因为她老公找不到人,所以离婚案到现在还悬而未决,她也不能再婚,不然就是重婚罪。局里好多黄金单身汉都等着她离婚呢。”高妍道。

    她顿了顿,又道:“你怎么认识秦思?”

    “还用想吗?肯定是扫黄被抓了呗。”夏晴冷笑一声道。

    她记得这个秦思。

    当初,陶宝被抓,就是这个秦思打电话通知自己拿钱赎人。

    自己先是拒绝,后来拿钱赶去公安局的时候,陶宝已经被人领走了。

    迄今为止,夏晴都还不知道到底是谁领走的。

    秦思只是说,被一个美女领走的。

    晴宝宝就算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陶宝是被夏雪领走的。

    “我知道那次被抓。我是想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秦思?”高妍又道。

    “哦,我今天去宫依依幼儿园了,然后遇到了那个秦思,她女儿和依依一个班。”陶宝道。

    “咦?”苏暖暖好奇道:“竟然自己坦白了。”

    陶宝翻了翻白眼:“什么话?我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你去宫依依幼儿园干什么?”夏晴随口问道。

    “幼儿园开家长会,梦姐出差,就拜托我代她去了。”陶宝坦诚道。

    “好可疑!她那么多男部下,为什么偏偏让你去?”

    “是依依让我去的。我救了那孩子,她就对我比较亲近一些。这有问题吗?”陶宝顿了顿,鄙视道:“你们心理怎么这么阴暗呢?”

    “我不是说依依怎么样?我也挺喜欢那孩子的。我是说宫如梦。我总觉得那女人对你图谋不轨。”

    陶宝暴汗。

    “我说暖暖,你脑洞略大吧?梦姐多大了,二十九岁零十四个月了,你说这种轻熟女对我这种小屁孩图谋不轨?看来,你对梦姐一点都不了解。”

    宝哥心道:“你们真的不了解。梦姐其实是同性恋,都和上官雪儿在美国领证了。”

    “好吧,可能是我感知上有偏差。”暖暖道。

    而此时此刻,宫如梦正坐在申城的一座商业大厦的一家茶餐厅靠窗的位置,和对口岸的东方明珠塔隔海眺望。

    她慢慢的饮着茶,似乎在等人。

    这时,突然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如梦?真的是你。好几年不见,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男人身上充满着上位者的气势,自信,霸道。

    “这不是曹俊同学嘛吗?上次同学聚会后,几年不见,身上的王八之气依然不减当年啊。”宫如梦轻笑道。

    说完,她拿起手机,点亮屏幕看了下时间。

    曹俊一眼就看到了宫如梦的待机图片,那是宫依依的照片。

    “这是赵霖的女儿?”曹俊道。

    “嗯?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不是赵霖的女儿?你们俩当初可是公认的郎才女貌。”

    “唔是么?我倒是觉得赵霖完全配不上美丽高贵的我。”宫如梦轻笑道。

    曹俊暴汗。

    人家赵霖家世比你厉害多了好吧!

    不过,这话,曹俊并没有说出来。

    他略微沉吟,然后嘿嘿一笑道:“咳咳,那个如梦啊,你知道小彩,哦,就是孙香茹的联系方式吗?”

    宫如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轻笑着看着曹俊:“你还对人家贼心不死呢,我听说你已经结婚了吧。”

    曹俊稍稍尴尬:“咳咳,那个,我跟客户约好了,先撤了。”

    说完,曹俊就离开了。

    然后,片刻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小跑着过来,她手里提着一个档案袋。

    她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这才把档案袋推到宫如梦面前,小声道:“梦姐,这里面装着那个捐精者的资料,我可是冒着被起诉的风险给您弄到了,那个”

    “嗯,放心好了,钱我会一分不少的打到你的银行卡上。”

    “那,我,我就先走了。”

    说完,年轻女孩就匆忙离开了。

    宫如梦的目光则落到档案袋上,然后放下茶杯,拿起档案袋,并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