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98章 小问题,也是大问题
    幼儿园。

    宫依依直接把陶宝拉到了中二班的教室里,兴奋的挥着小手:“老师,我爸爸来了。”

    “爸爸”陶宝暴汗:“我可完全没听说还有这设定。”

    “哦,你就是依依的父亲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教师微笑道。

    没等陶宝开口,依依又道:“老师,我爸爸比较腼腆。有什么问题,你问我好了。”

    陶宝:

    “我依稀看到了梦姐小时候的样子,或者说看到了依依长大后的样子。原来腹黑真的会遗传啊!”

    “那,依依,我还不知道你爸的名字呢。”美女教师微笑道。

    “我爸爸叫陶宝,我是随妈妈的姓。”宫依依淡定道。

    “陶宝啊,你爸爸的名字挺有趣的。”老师笑笑道。

    “必须呢。老师,你知道每天多少人想上淘宝吗?尤其是赶到双十一,不计其数的女人都想上淘宝。可见,我爸爸是多么受欢迎。”

    女教师的脸唰的爆红了。

    陶宝嘴角扯了扯。

    “依依这丫头要逆天,连老师都敢调戏。都说单亲的孩子比较早熟,但再早熟也没有依依这样的吧。果然还是遗传了梦姐的腹黑基因,这丫头将来长大也是一代女王啊。”

    “咳咳,那个,依依,你带你爸先找个位置坐下。我,我去招呼其他小朋友的家长了。”美女教师红着脸走了。

    等女教师走后,陶宝刮了下依依的小鼻子,没好气道:“依依,哪学的那些话?”

    “妈妈说的。”

    “我就知道!”

    少许后,陶宝收拾下情绪,微笑道:“依依,那些都是耍流氓的话,以后不准乱说,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依依在陶宝面前很乖。

    随后,依依拉着陶宝找了个位置坐下。

    “依依。”隔壁桌的一个小男孩对着依依猛挥手。

    不过,依依并不理会他。

    “依依,不能没礼貌,人家给你打招呼,为什么不理人家?”陶宝眉头微皱道。

    “他妈妈说,我长大了可以给她儿子当儿媳妇。真是莫名其妙,我又不喜欢她儿子,为什么要给她当儿媳妇?妈妈说了,感情的事,当断则断,不断则乱。所以我才不理他。”依依振振有词道。

    陶宝:

    好吧,宝哥输了。

    这么逆天的女娃,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能教她的。

    这时,依依突然拉了拉陶宝的衣角。

    陶宝扭头一瞅,依依正眼眶挂泪花,可怜楚楚的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这是。”陶宝赶紧问道。

    “宝叔叔不喜欢我吗?”宫依依两眼泪花道。

    “怎么会?叔叔最喜欢依依了。”

    依依立刻破涕而笑,往陶宝身上一趟,闭上眼睛,又道:“我呢,从小就幻想着有一天,我能像这样躺在爸爸的腿上,美美的睡着觉”

    说着说着,这丫头竟然真的睡着了!

    后来,陶宝才知道,依依这丫头昨晚因为太幸福,几乎一夜没睡。

    陶宝静静的看着依依,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随后,他又想起什么,轻叹了口气。

    “如果我真的是绝育,怕是永远也不会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

    陶宝来的算是比较早的,大部分家长之后才6续到来。

    “嗯?你也是家长?”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岁的成熟女人。

    陶宝微汗。

    这个女人跟高妍一样,是一名警察,不过是扫黄组的,而且正是她提审的陶宝。

    当时,她对陶宝的态度十分恶劣。

    后来,陶宝才知道,原来她怀疑自己的弟弟是陶宝杀的。

    一年前,她弟弟死在苏南市的一间出租房,是被人杀的。杀手的手法干脆利索,显然是职业杀手。

    警方在她弟弟的房间里现一封遗书,里面提到了雇凶杀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因为吸食毒品,已经变得人不像人,痛苦不堪,他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所以,警方推测,那个职业杀手应该是瘾君子自己找来的,为了终结他自己的生命。

    女警不知道为什么怀疑到陶宝头上。

    陶宝当然否认了。

    但事实上,她弟弟的确是陶宝杀的,准确点说是她弟弟雇佣陶宝结束了他的生命,而原因正是遗书上所言。

    陶宝在意的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怀疑到他头上?

    他可不记得留下什么证据。

    当然,他是不能直接问这个女警的,那只会加重她对自己的怀疑。

    “警官同志,你好。”陶宝收拾好情绪,微笑着打着招呼。

    女警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正躺在陶宝腿上睡觉的宫依依,道:“依依是你女儿?”

    “呃,算是吧。”陶宝道。

    “呵呵。”女警两声冷笑:“女儿都这么大了,还去丢不丢人?”

    宝哥一脸黑线:“不是,跟女儿大小有什么关系?不是,我没那都是一场误会。”

    声音略微大了些,周围目光齐刷刷的汇聚了过来。

    包括依依刚才的那位美女老师。

    “妈妈,不准吵架。”这时,女警手里牵着的小女孩突然道。

    依依也揉揉眼,醒了过来。

    “心语,你来了啊。”依依看着那个小女孩道。

    然后,依依又看着女警道:“阿姨好。”

    女警对陶宝态度恶劣,但对依依倒是很和善。

    她摸了摸依依的头,微笑道:“依依,你妈妈今天怎么没有来啊?”

    “我妈妈出差去了,这是我爸爸。”宫依依指着陶宝道。

    女警趁宫依依不在,撇了撇嘴:“怪不得依依妈妈和你离婚,三番两次的这样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受得了。”

    陶宝翻了翻白眼:“随便你说。”

    女警没再说话,拉着她女儿去了另一边。

    陶宝又看了她一眼,心中还是在纠结刚才那个问题。

    明明自己做的非常干脆利索,为什么这女人会怀疑到我头上?

    这看起来是一个小问题,但却有可能展成一个大问题。

    如果自己赏金猎人的身份泄露,那可是相当不妙。

    过去的三年赏金猎人生涯,陶宝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

    虽然,他杀的人基本上都是罪恶滔天的犯罪分子,但如果像霜姐那样被国际刑警盯上,还是不太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