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90章 情况有点不对劲
    晴宝宝表示,这日子还能过吗?

    叶冰雨和叶向阳似乎并不知道杨淑兰在黑玫公寓,两人看到杨淑兰的时候,表情都有些意外。

    “这位是?”叶向阳开口道。

    “夏晴她妈妈。”宝哥开口道。

    叶向阳脸黑:“少胡扯了!我见过晴晴她妈妈。”

    “女人一般有两个妈,你懂的。”陶宝道。

    “哦,那倒是诶?!”叶向阳瞅着杨淑兰,瞬间结巴:“您,您该不会是夏晴的婆婆吧?”

    叶冰雨瞪了叶向阳一眼:“猪啊,晴晴根本就没有结婚,哪来的婆婆?这肯定是保洁阿姨。”

    杨淑兰正在打扫庭院里的卫生,身上还穿着保洁的衣服,没来得及换。

    夏晴终于忍不住道:“咳咳,这是陶宝妈妈。”

    叶向阳:

    叶冰雨脸颊微红,也是颇为尴尬。

    “阿姨,您好,以后我们家冰雨就拜托你们照顾了。”反应过来后,叶向阳立刻热情洋溢道。

    众人:

    “呃?什么意思?”杨淑兰也是有点懵。

    “嗯?阿姨您还不知道?陶宝和我妹妹在交往。”叶向阳道。

    众人:

    如果怒火能烧死人的话,叶向阳不知道已经被烧死几次了。

    叶冰雨简直后悔死了。

    叶向阳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怀疑她和陶宝的关系,并向她追问。

    叶冰雨没能忍受得住叶向阳的死缠烂打,向他坦白了她和陶宝的契约恋人关系。

    谁知道,这混蛋竟然干出这种事!

    杨淑兰没有说话,目光落到陶宝身上。

    “哈哈哈,妈,这个事,一言难尽。”陶宝的心是崩溃的。

    “叶向阳,你这个老阴b,老子跟你没完!”

    夏晴对这件事是知道的,她把头扭到一边,一副不关我的事的态度。

    “那你就好好跟我交代一下”杨淑兰又想起什么,轻叹了口气:“算了,这是你的事,你自己处理吧。只是,孩子,千万别拿感情当儿戏。你耍的开心,但受伤的却是人家女孩子。”

    杨淑兰摇摇头,没再说什么,继续打扫卫生去了,还有最后一点没扫完。

    “我靠,叶向阳,你是故意的吧!”陶宝怒。

    叶向阳也是怒瞪着陶宝:“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了?明明和冰雨在交往,却还纠缠着夏晴,这是人渣所为吧!”

    “话虽没错”陶宝扭头看了夏晴一眼。

    “哼!”晴宝宝冷哼一声:“我去帮伯母打扫卫生了。”

    “我也去。”叶冰雨也跑去了。

    闻到八卦味的苏暖暖整个人都是元气满满,她一把推开叶向阳,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陶宝:“陶宝怎么回事?快说说,快说说。”

    这时,云希打开客厅的门,摊了摊手:“怎么了?”

    陶宝想阻止苏暖暖,但显然已经晚了。

    “嘿嘿,云希姐,我跟你说哦。陶宝和叶冰雨在交往,这两人真是瞒天过海,我们都完全没察觉。”

    “唔,是么?”云希反应平淡:“快过来吃饭吧。”

    说完,云希又回到了客厅里。

    另一边。

    “那个,阿姨。”叶冰雨一边帮杨淑兰倒着垃圾,一边试探着开口道。

    “嗯?”杨淑兰依然是那种温和的表情。

    “那个,刚才我哥哥没有讲清楚。实际上,我和陶宝并不是真的在交往。就是”随后叶冰雨把合同恋人的事讲了下。

    “对不起,这事怪我。如果给陶宝和你们造成不必要的困扰,我现在就解除这份合同。”叶冰雨道。

    “哎。”杨淑兰叹了口气:“冰雨,女孩子做这个事情是很危险的。你觉得你能掌控男人?你错了。男人是不可掌控的生物。你幸运的是,跟你签订契约的是陶宝。那孩子,有色心,但没色胆。如果换成其他男人,你早就骗去身子了。”

    “对不起。”叶冰雨微垂着头。

    实际上,身为赫赫有名毒舌的叶冰雨骨子里就渗透着叛逆的基因,整个叶家就没人能威慑住她。

    以她的性格,她即便知道自己有错,也是不会像这样轻易认错的。

    但杨淑兰本来就是气质卓越,她无形中散的气场可能比那些所谓的豪门贵妇都强。

    而且,杨淑兰身份特殊,她是陶宝的妈妈。

    叶冰雨也不知道为什么,条件反射的就放低姿态。

    “呼”杨淑兰轻呼吸,然后吐出来,又淡淡笑笑:“我不是要责怪你们,只是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对待感情应该更慎重一些。”

    “是。”叶冰雨道。

    夏晴一直没说话。

    “好了,你们俩个都先回房间吧,这些垃圾,我来倒就可以了。”杨淑兰微笑道。

    “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夏晴道。

    杨淑兰笑笑,她从夏晴手里取过簸箕和扫把:“有这份心就可以了。”

    夏晴这才看着叶冰雨:“冰雨,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嗯。”

    回客厅的路上,夏晴笑笑道:“听雨,你面对陶宝妈妈的时候,好像有点紧张呢。”

    “才,才没有这回事。”

    “嘛,能理解。第一次见男朋友的母亲,都会很紧张。我当年第一次见我婆婆的时候,也是紧张的手心出汗。”

    叶冰雨悄悄把手放到背后,在身上擦了擦。

    “才不是男朋友,就是一个合同男友,没感情的。我对你的爱海枯石烂,永不变。”

    夏晴微汗:“这么肉麻的话,你还真说的出来呢。”

    “必须!爱一个人都会这样。”叶冰雨言辞凿凿。

    “呃”夏晴沉吟少许,又淡淡道:“冰雨,当你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这些话反而说不出口了。至少我是这样的。算了,不说这个了。最近怎么样?”

    “呃,还好。”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会竭尽全力。”夏晴顿了顿,又道:“虽然我可能无法回应你的感情,但我会永远把你视作我的朋友。”

    叶冰雨神色有些黯然。

    “果然,女人追求女人,还是太勉强了。”叶冰雨双手背负,眼瞅着天空:“要不,和陶宝真的交往试试吧?我看书上说,如果对男人的抚摸、挑逗还是会有生理反应,就不能称之为拉拉。我说不定自己把自己骗了。”

    夏晴嘴角扯了扯。

    “为什么偏偏是陶宝?”

    “呃,我身边的男性朋友也就陶宝一个。”

    夏晴有点小抓狂。

    “啊啊,陶琉璃那女人也是!就是因为长期宅在家,身边的男性只有陶宝,才导致弟控情结。如果她愿意出门,就会现外面优秀的男人比比皆是。不过”

    夏晴叹了口气,心中喃然道:“即便遇到再优秀的男人,她的眼里大概也只有陶宝吧。直觉是这样的。”

    她摇摇头,不再多想。

    进了客厅,云希和上官雪儿已经把饭菜都端到餐桌上了。

    满满的一桌菜都是云希和上官雪儿做的,准确点说是云希做的,上官雪儿只是打打下手。

    片刻后,杨淑兰打扫完毕,换了衣服,洗洗手也落座了。

    开吃。

    但没多久,杨淑兰就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