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77章 出席前妻婚礼的男人
    “擦,复婚之路是越走越远。”陶宝躺在床上,叹了口气:“难道真如岳母大人所言,我和夏晴注定有缘无分?”

    他侧过身,心中喃然:“说起来,自己现在可能无法生育,而夏晴一直都很想要个孩子....”

    突然有些烦躁。

    陶宝干脆下了床来到阳台,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波烟圈。

    今天从山上回城后,陶宝在平河一家不孕不育专科医院门口徘徊很久,却最终没有勇气进去。

    他在害怕。

    不孕不育分为两种,一种的可治愈的,而另外一种就是不可治愈的。

    陶宝担心自己属于后者。

    其实仔细想想,自己和夏晴交往四年,期间啪啪了无数次,很多次都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尤其是结婚后的蜜月期,两人更是疯狂爱爱,但夏晴却从来没有中标过。

    这明显有问题啊。

    “啊,头疼。”陶宝揉了揉脑袋:“嗯?”

    这时,陶宝似有察觉,扭头瞅了一眼。

    三米外是隔壁房间的阳台。

    因为阳台是突出的,所以相邻的住户可以看到彼此的阳台。

    此刻,小安穿着浴袍也出现在阳台处。

    “唔......”

    “干,干嘛?”小安下意识的收拢了一下睡衣的领口。

    “没什么。”陶宝没再看小安,而是抬头瞅着星空,缄默不语。

    少许后,小安突然道:“对不起。”

    “嗯?为什么要道歉?”陶宝淡淡道。

    “我今天对你有些冒犯,言语上。”小安道。

    “我并没有在意。”陶宝顿了顿,再度扭头看着小安,道:“小安,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为什么讨厌我?我有做过什么让你讨厌的事情吗?”

    “这个......”小安目光闪烁,最终还是开口道:“她们说,你偷窥她们上厕所,是变态她们是班杰明的那些美女保镖军团吗?”陶宝淡淡道。

    小安没有说话,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但基本上算是默认了。

    “我说小安呐,评判一个人不是靠别人的嘴,而是要靠自己的心。”陶宝平静道。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偷没偷看她们上厕所?”小安看着陶宝道。

    “没错,看到了。”陶宝淡淡道。

    “果然。”

    “但我说,那只是一个意外,你信吗?”陶宝又淡淡道。

    小安没说话。

    “哎。”陶宝叹了口气:“无所谓了,我也没想着你能相信我。也没这个必要。因为你是班杰明的人,我们之间只是雇佣关系。你怎么想,跟我没任何关系。晚安,安小姐。”

    陶宝说完,挥了挥手就回屋了。

    而小安则看着隔壁空空如也的阳台,也不知在想什么。

    次日。

    小安起床就收到了陶宝的短信。

    “今天不用跟着我,放你假,随便玩去吧。这是命令!”

    此刻的陶宝已经很早就在德馨酒店等着呢,婚礼是上午十一点开始,现在还不到八点,陶宝足足早来了三个小时。

    当然,他可不是冲着秦山的婚礼才来这么早的。

    他主要是想第一时间跟夏晴解释一下。

    复不复婚,暂且不说,这种误会还是要解释的。

    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来的够早了,但没想到有人比他来的更早。

    杜齐。

    就是自己和夏晴之前在大巴车上遇到那个天才作曲家。

    “吆,杜齐兄弟,你怎么在这里?不会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吧?”陶宝随口打着招呼。

    “哎。”杜齐叹了口气。

    陶宝:......

    他突然想起什么。

    “我记得,这位作曲家说过,这次来平河是为了参加前妻的婚礼。前妻.....诶?我日啊!杜齐的前妻不会就是秦山的新婚妻子吧!”

    “擦!这还真是少妇啊!”

    陶宝又想起那个妖艳女人说过的话,摇了摇头。

    他无法理解。

    要说秦山那个少妇控喜欢这种妖娆,蛮横的女人,勉强可以理解。

    但明明气质儒雅出众的杜齐,为毛也喜欢那种蛇精般的女人?

    两人的气质差了太多了吧!

    “嗯?”这时,杜齐也反应过来,惊讶道:“陶宝,你怎么也来了?”

    陶宝摊了摊手:“新娘子的老公是我大学同学。”

    杜齐:......

    这一刻,杜齐的表情非常微妙,陶宝具体也描述不出来。

    “呵呵呵,怕是要被你看到丢脸的一幕了。”少许后,杜齐叹了口气道。

    陶宝挨着杜齐坐了下来,淡淡道:“杜齐,我不久前跟你前妻接触过,坦白地讲,你离开她,或许是幸事。为什么,你对她还这么留念?”

    杜齐微微苦笑:“几乎我所有的朋友,都是这么说的。可是,哎,她终究是我的初恋,明知道我们并不合适,但却始终无法把她忘却。”

    陶宝却是有些触动。

    下意识的,他就想到了自己和夏晴。

    其实,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和夏晴并不合适。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两人总是无法想到一块,交往了四年,心灵依然没有什么契合,总是误会来,误会去,没完没了。

    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彼此都缺乏对对方信任。

    反而,陶宝和夏雪的契合度就非常高。

    很多时候,自己一个眼神,夏雪就知道自己什么意思。

    明明两人并没有怎么相处,心灵的契合度却高的惊人。

    关于信任,夏雪对陶宝几乎是无条件的信任。

    陶宝对夏雪同样十分信任。

    “为什么会这样?”陶宝很头疼。

    “陶宝兄弟,你说我该怎么办?”这时,杜齐又道。

    陶宝没好气道:“我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呃,说起来,你老婆,呃,你前妻呢?”杜齐又开口道。

    “待会就来了吧,和一大群同学一起。”陶宝淡淡道。

    “呃...”

    陶宝收拾下情绪,又道:“杜齐,你跟我不一样。我至少还有挽回前妻的希望,虽然比较渺茫。但你已经彻底out了!你前妻待会就要当着你的面嫁给别人了。话说回来,杜齐,你真是脑残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出席前妻婚礼的男人呢。”

    “呵呵呵,我也觉得自己比较脑残,是抖m型的男人,明知道会很痛苦,但还是想来。”

    陶宝嘴角扯了扯。

    “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宾客们开始6续入场了。

    酒店门口,一个女人刚下出租车就被一群男人围着了。

    “哇哇哇,这是夏晴?”

    “天啊撸,这,这也太漂亮了吧!”

    “果然,甩了陶宝后,夏晴整个人都蜕变了。那家伙就是瘟神。”

    “就是,就是。”

    夏晴眉头微皱,正要开口说些什么。

    突然另外一个女音淡淡响起:“三年没见,诸位还是那么没品啊。”

    ps:呃,今天是阴历的下元节,回老家烧纸了,更新略晚。第二更大概十点左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