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75章 宝哥要装逼啦
    十多分钟后,老板端着两份炸鸡翅和两瓶啤酒过来了。

    “帅哥,你点的烤鸡翅。”中年男人笑笑道。

    陶宝点点头。

    就在这时,一个拾荒的老人出现在这里。

    他衣着破烂,神情憔悴,看起来营养十分不良。

    他没有太过靠近烧烤摊,只是远远的站着。

    包括陶宝在内,这里的食客都看到了拾荒老人。

    陶宝看了看刚刚端上桌的烤鸡翅和啤酒,略微沉吟,道:“小安......”

    他是准备让小安把烤鸡翅和啤酒拿给老人。

    但这时,有个女食客抱怨着。

    “喂,老板,能不能把这个拾破烂的赶走啊,影响食欲。”女人捏着鼻子,表情十分嫌弃。

    老板立刻走过去,驱赶老人:“快走,快走。”

    “那个,我只是想等他们吃完,去拿他们桌下的矿泉水瓶子。”老人表情尴尬,指着飙车党的餐桌道。

    老板也是觉得老人影响了他的生意,颇为不耐烦:“路边垃圾桶里尽是矿泉水瓶,去去,别在我这里晃悠.....”

    陶宝眉头微皱,但还没有开口,邻桌突然有人站起来,走向老人。

    正是那个飙车党的头目。

    老人似乎也知道这桌人不好惹,当即吓的脸色苍白:“我走,我走。”

    青年赶紧开口道:“大爷,您误会了,我不是要驱赶您。”

    他说完,又看着老板:“老板,再来两个烤鸡腿。”

    “啊?”老板愣了愣:“你不是给这个拾破烂的买的吧?”

    青年眉头皱起:“你到底还做不做生意?”

    老板吓了一跳。

    他也只是基层普通百姓,飙车党在他们心中就是黑社会,是很有威慑力的。

    见青年发火,老板赶紧道:“我,我知道了。”

    说完,赶紧返回店里了。

    青年则收拾好情绪,走过去,搀扶着老人来到自己的餐桌旁,微笑道:“大爷,您也坐这里吧。”

    “可是,可是......”

    “大爷,我们都是好人。”飙车党笑笑道。

    而飙车党则笑笑道:“难道我们看起来就像坏人吗?”

    老人的紧张渐渐消失了。

    “唔,这伙飙车党有点意思。”陶宝心中暗道。

    而另外一张餐桌的女人则又厌恶道:“搞什么,又脏又臭,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这位姑娘,你真是说到我心坎里了。”这时,陶宝突然开口道。

    拾荒老人闻言,表情尴尬,双手互搓着,十分拘谨。

    青年看了陶宝一眼,眉头微皱,但没有说话。

    “是吧?”女人尖酸道:“以垃圾为生的人就应该去垃圾堆里吃饭。”

    陶宝又咧嘴一笑:“那姑娘,你嘴这么臭是不是也应该去粪坑吃饭?”

    “你,你说什么?!”那个女人脸色极为难堪。

    “我说,你应该去粪坑吃饭。”陶宝悠哉道。

    “你再说一遍!”女人气呼呼的站起来:“张志,你还坐着干嘛?他骂我,你还不去打他?”

    跟女人一起吃饭的男人也是一个壮汉,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体重估计在两百斤左右。

    他直接站起来朝陶宝走过来。

    陶宝并不为所动,依旧悠闲的吃着鸡翅。

    “干!”壮汉原本情绪还算平静,但这会真的有点生气了,他觉得陶宝这是在羞辱他。

    他来到陶宝身边,直接对着陶宝的脑袋挥出一拳。

    这一拳的力量让旁观者都是脸色大变。

    然而,下一刻,众人都愣住了。

    壮汉的拳头并没有打到陶宝身上,而是半途被横刀杀出的女人截着了。

    正是小安。

    “滚!”壮汉大怒,想挥手甩开小安,但他随后便吃惊的发现,他根本动弹不了!

    这个女人抓住了他的手腕,他竟然完全无法挣脱!

    卧槽!这女人怎么回事?!

    小安开始收力,壮汉立刻剧痛无比。

    他想用脚踢小安,但小安只是敏捷的转身就避开了他的攻击,并顺势脚后跟一磕,直接将两百斤的壮汉绊倒在地。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而且看起来游刃有余。

    在场诸位都是目瞪口呆,谁也想不到一个两百斤的壮汉竟然被一个看弱女子轻松撂倒。

    “我擦擦擦,这两人什么来路?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食客,但明显不普通啊。那女人太厉害了!”飙车党惊呼道。

    飙车党的头目则轻轻摇了摇头,心道:“真正厉害的是那个吃鸡翅的青年,整个过程,他都显得悠闲自得。因为他有绝对的自信,这个壮汉伤不了他分毫。这种自信不是来源于有一个厉害的女保镖,更多的是对自己本身实力的自信。”

    头目相信,即使没有女保镖护驾,这个壮汉也伤不了那青年分毫。

    “而且,能够让身手这么好的美女做保镖,这人的来路,肯定不一般!”

    关于这点,小头目则是完全猜错了。

    宝哥真的没什么来路啦,穷光蛋一枚,小安是他花钱雇佣的,雇佣费还欠着债呢。

    见壮汉被小安制服,那个生事的女人吓的花容失色,也不管同伴,拔腿就跑。

    “我干!”壮汉见状,好气。

    这时,陶宝悠闲的吃完了一根鸡翅,用手纸擦了擦嘴,淡淡道:“小安,放开他吧。”

    小安没说话,直接松开手。

    壮汉从地上爬起来,也没怎么受伤,主要是小安没有使用伤害技能。

    “喂,一个男人靠女人保护,丢不丢人!”壮汉自己也挺丢脸的,为了面子只好往陶宝身上甩锅。

    陶宝咧嘴一笑:“你真以为能打得过我?”

    “废话!就你那小身板,我一只手就能把你揍的亲娘都认不出来。”壮汉道。

    陶宝摊了摊手:“你说对了。我从出生就被亲娘抛弃了,我亲娘大概真的认不出我。”

    壮汉语噎。

    “我不管,有种,我们来单挑!”

    “嗯...”陶宝想了想,然后笑笑道:“这样好了,我们来扳手腕吧?”

    “什么?”壮汉不可思议的看着陶宝:“你脑子有病吧?就你这小手腕,你跟我比腕力?”

    陶宝笑笑,直接把手放到桌子上:“来吧。”

    “切!自取其辱!”壮汉撇撇嘴。

    在他看来,自己让陶宝两根手指,都能轻松赢陶宝。

    “不管了,先挣回面子再说!”

    壮汉直接坐到了陶宝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