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66章 雪妹的心思很难猜
    “呃,好吧。还好床够大,被子也够用。”陶宝收拾好情绪,笑笑道。

    “嗯。”夏雪说完,脱掉鞋子直接躺在了左侧的被窝里。

    陶宝则睡到了右侧。

    “姐夫看电视吗?”夏雪又道。

    “嗯,看会也行,反正时间还早,睡不着。”陶宝笑笑道。

    这必须要靠电视分散注意力啊。

    单单闻着从夏雪身上飘来的芬芳,陶宝都有点扛不住。

    “真是,自己这个妖孽小姨子一点觉悟都没。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诱人吗?”陶宝忍不住又在心里吐槽了一遍。

    夏雪不知道陶宝在想什么,她随即操控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一打开就是晚安东海节目,这是东海本地的一个新闻频道。

    “下面我们来关注一起人伦惨案。一个已婚男人和妻妹私奔,愤怒的妻子用菜刀杀死了丈夫和妹妹”

    陶宝瞬间头皮发麻。

    宝哥的代入感特别强。

    他偷偷的瞅了夏雪一眼。

    雪妹妹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神情专注的看着播出的新闻。

    “呵呵呵。”陶宝嘴角扯了扯:“雪妹根本没别的意思,一切都是自己在意淫。哈,真是丢人。”

    夏雪似有察觉,扭头看了陶宝一眼:“怎么了?姐夫。”

    “没什么。就是突然困了。”陶宝打了哈欠。

    “哦,那就睡吧。”夏雪随手把电视关了,也躺了下来。

    十分钟后,陶宝突然开口道:“小雪,睡了吗?”

    “没。”

    陶宝笑笑:“不用担心,我不会夜袭你的。”

    “哦。”夏雪顿了顿,又道:“就算姐夫夜袭,我也不会反抗的。”

    “不不不,雪妹,咱别说这种话,你这是助长我的邪恶,我真的会犯错误的!”陶宝暴汗道。

    房间里虽然熄灭了灯,但并不算暗,陶宝还是能够看清夏雪的脸。

    这丫头的表情看起来是认真的。

    “呵呵,完全搞不懂雪妹在想什么啊!”

    陶宝和云希的观点一致,雪妹的心思实在太难猜了。

    “嗯”夏雪想了想,侧着身看着陶宝:“姐夫也会对我有生理反应吗?”

    “别开玩笑了,好吗?除了自己的老爹,会有男人对你没反应吗?!”宝哥好想吐槽啊。

    当然,他表面上可没这么说。

    他沉吟少许后,才淡淡笑道:“大概吧。毕竟雪妹可是女神。”

    “女神啊,跟天使一样,还是属于大家的东西。我并不希望成为女神。”夏雪淡淡道。

    “说的也是呢。”陶宝顿了顿,又笑笑道:“好了,睡吧。雪妹妹肯定会遇到那个人的。”

    “嗯。晚安,姐夫。”

    陶宝很快睡着了。

    夏雪却是一直没睡着。

    她看着漆黑中的吊灯。

    “属于自己的王子么其实,自己也不是那么期待。有姐夫,就可以了。”

    次日。

    陶宝醒来的时候,夏雪已经离开了。

    陶宝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柜上,桌子上放着一张便条。

    “姐夫,学校有点事,我先回去了。一路顺风。”

    便条平淡无奇,但精髓就在于,夏雪在便条的后面画了一个笑脸!

    陶宝由此在脑海里勾画了一副夏雪微笑的样子,哇,那可真是惊为天人。

    又在床上躺了会,陶宝就起床了。

    他在酒店餐厅吃早餐,反正是送的早餐券。

    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陶宝?你怎么在这里?”

    陶宝嘴里的油条吃到一半咽不下去了。

    我去!为毛叶冰雨在这里?

    说起来,有些时日没见到自己这位合同女友了。

    “诶?”陶宝想到什么,嘴角扯了扯:“我说亲,你该不会跟男人开房了吧?”

    叶冰雨白了陶宝一眼:“我在这里招聘。”

    “哦,大四毕业季,校园招聘啊。”陶宝点点头。

    “你呢?你怎么在这里?”叶冰雨眼神狐疑:“不是跟哪个女学生在这里开房吧?”

    陶宝一脸淡定道:“你可以去查一下,以你的人脉,应该不费什么事吧。”

    “别把我想这么坏,我不会有事没事就去查房。”叶冰雨顿了顿,又道:“话说回来,你在大学城干什么?”

    “我们俩目的一样。不过,我没有发现我们部门想招的人。所以,我打算去平河看看。要一起吗?”陶宝淡定道。

    “平河?平河有什么重点大学吗?”叶冰雨不解道。

    陶宝晃了晃手指:“亲,此言差矣。不是说只有重点大学才会出人才。平河大学,综合排名中等偏下,三流大学。但是,它有一个专业特别强。社会学专业。刚好和我们部门的业务对口。”

    陶宝顿了顿,又笑笑道:“反正最后都是为你赚钱。”

    叶冰雨翻了翻白眼:“我没指望你们部门帮我赚钱。”

    陶宝笑笑又道:“要一起去平河吗?”

    “不了,这边的招聘还没结束呢。”叶冰雨道。

    “哦,那真是遗憾。我本想跟你好好聊聊呢。”陶宝顿了顿,又道:“话说回来,亲,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去了燕京一趟。”

    “去燕京了?干嘛?”

    “相亲。”

    “咳咳。”

    叶冰雨看了陶宝一眼,淡淡道:“你吃惊什么?虽说我有个男朋友,但跟陌生人差不多。几天不联系,一个电话都不知道打一个。这样的男友,不要也罢。”

    “呵呵呵,对不起。”

    “唉,起初和你签恋爱合同,是因为,我觉得你这人比较好控制。但现在看,是我判断失误。你是不可控的。”叶冰雨说完坐到了陶宝对面,用陶宝的筷子夹起陶宝吃剩下的半根油条,直接放到了嘴里。

    “那,相亲的结果是?”陶宝又道。

    “我知道你其实并不怎么关心,但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说吧。”叶冰雨把陶宝的豆浆也抢了过去,喝了口,又道:“我拒绝了。我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夏晴。海可枯,石可烂,我的情不会变。”

    陶宝:

    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好。

    “那加油吧。”

    “我会的。”叶冰雨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陶宝手支着脸,瞅着叶冰雨的背影,叹了口气。

    “哎,什么世道嘛,连自己的女朋友都要和自己抢老婆。”

    他摇摇头,也离开了酒店。

    陶宝去了客运站,再次坐车回到了平河。

    到了平河后,陶宝立刻给高妍打了个电话。

    “高妍,情况如何?嫌犯逮着了吗?”陶宝直接开门见山道。

    “已经锁定嫌犯的藏身之地了,但是比较棘手。”高妍道。

    “嗯?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