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58章 发烧后的夏雪有点大胆
    夏雪再次摇摇头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起身倒茶。

    但因为手一直抖,开水直接撒到了夏雪的手上。

    她条件反射的松开手。

    啪!

    玻璃茶杯直接掉在了地上,直接摔碎了。

    “我怎么这么笨啊。”

    夏雪摇摇头,准备附身清扫玻璃渣。

    但因为神志不清,手又被玻璃碎片划破了。

    “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

    就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夏雪迷迷糊糊走了过去,打开门。

    外面站着一个女人。

    夏雪眨了眨眼,神智稍稍清醒了一些。

    “姐夫,你.....”

    “这都能认出啊!”

    没错,禽兽外面站着的,正是男扮女装的陶宝。

    “不说这个了,我先进去。”有人走了过来,陶宝立刻进了夏雪的宿舍,并随手关上了门。

    夏雪还是一脸懵。

    “夏雪,你......嗯?你怎么了?”陶宝的目光落到夏雪的手上,更是脸大变。

    通红一片。

    他又看了看碎满地的玻璃碎片和洒在地上的热水,明白了。

    陶宝立刻把夏雪抱到了卫生间。

    第一次被人公主抱的夏雪,脸颊飘过一抹绯红,不知道是因为高烧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

    被陶宝抱进卫生间后,夏雪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更红了,甚至不敢睁眼看陶宝。

    宝哥打开卫生间的水龙头,然后开始用凉水去冲夏雪被烫伤的手面。

    其实冰敷的效果更好,但女生宿舍可没有冰块。

    用凉水冰了大概十分钟,陶宝才把夏雪的手从凉水里拿出来。

    他又用手摸了摸夏雪的额头,眉头微皱:“肯定是发烧了。小雪,我带你去医院。”

    夏雪却是摇摇头。

    “为什么?”

    “总觉得,医院是个很可怕的地方。”

    这只是夏雪的借口。

    她真正的目的是想和陶宝尽可能的多一点时间待在一起。

    平常的夏雪是不会有这种大胆的想法的。

    她对感情很迟钝,到现在还没弄清楚她对陶宝,究竟是爱情还是亲情。

    只是,这个时候,这个发烧迷糊的时候,她的潜意识让她变得比平常更为敏感,更为大胆。

    陶宝并不知道夏雪的心思,他笑笑道:“可是,生了病就要去看医生呀。”

    “我不要!我就想待在宿舍。”素来被人称为三无少女的夏雪竟然撒娇了。

    宝哥有点懵逼。

    “呵呵,看来这丫头都烧糊涂了。”他略微沉吟,又开口道:“不去医院的话,就只能吃点退烧药了。小雪,宿舍里有退烧药吗?”

    夏雪摇摇头。

    “那我出去买。”

    但夏雪却是拉着他,不让他走。

    陶宝挠挠头,嘴角抽了下。

    “这下麻烦了。”

    他想了想,然后又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试试物理降温。”

    他把夏雪抱到了床上,然后道:“小雪,乖,躺着别动。”

    “嗯。”夏雪点点头。

    陶宝起身在宿舍里看了一圈。

    “嗯,还好有酒精。”

    他随后取了用一个柔软的小毛巾用酒精蘸湿,拧至半干。

    对高烧患者的物理降温,最简易、有效、安全的降温方法就是用2550酒精擦浴的物理降温方法。用酒精擦洗患者皮肤时,不仅可刺激高烧患者的皮肤血管扩张,增加皮肤的散热能力;还由于其具有挥发性,可吸收并带走大量的热量,使体温下降、症状缓解。

    但是,这里唯一有点小问题的就是,最需要降温的是人体五个地方,颈部、腋下、胸部、四肢和手脚心。颈部、四肢和手脚心没问题,腋下问题也不大,但胸部就必须宽衣解带了!

    陶宝很纠结。

    脱小姨子的衣服,怎么想都有点没节操。可是…

    陶宝瞅了夏雪一眼。

    她已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事不宜迟。

    “啊啊,不管了!遭报应就遭报应!”

    陶宝开始动手解夏雪的衣服。

    他的手触碰到夏雪的胸前,轻微颤抖了下,然后就稳定下来,轻轻的解开了夏雪胸前最上面的纽扣。

    衣领打开,雪白的边角和粉的胸罩就露了出来。

    陶宝喉咙干涩,忍不住吞了口吐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继续解开夏雪的衬衣纽扣,然后就是下身裤子。

    一分钟后,只穿着三点一式的夏雪躺在床上就像待宰的羔羊,充斥着致命的诱惑。

    她闭着眼,脸上因为高烧而显得红扑扑的。

    跟平日不同。

    平日的夏雪总是散发着一种璀璨的光芒,就像钻石,耀眼璀璨。而高烧状态下的她有几分柔弱,几分柔美还有几分清纯,就像是温玉,散发着温和的光泽。

    迷糊中的她樱桃小嘴唇线清晰,清纯中带有几分性感,粉红粉红如同草莓一般,任是谁都想咬上一口。

    但陶宝可不敢去咬。

    呼

    他深呼吸,收了心神开始专注的给夏雪擦抹酒精,他的目光始终焦距在颈部、腋下和手脚心,不敢看夏雪身体的其他地方。他害怕自己会失控,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幸运的是,夏雪的胸罩和内裤都比较保守,或多或少减少了陶宝的冲动。

    涂抹酒精完毕,陶宝就为夏雪盖上了被褥,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总而言之,节操至少没有全丢掉。

    他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夏雪,也不知在想什么。

    夏雪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只剩下文胸和内裤了,表情有点懵。

    这时,宿舍卫生间的门打开,陶宝从里面走了出来。

    “噢,小雪,你醒了啊。”陶宝微笑道。

    夏雪耳根拂过一丝绯红,点点头。

    “咳咳,那个,小雪,别误会啊。我没对你做什么。我就是用酒精帮你进行了物理降温。”陶宝赶紧又道。

    夏雪摇摇头:“我没误会。因为,姐夫只是把我当妹妹看待。”

    陶宝笑笑,他伸手摸了摸额头:“嗯,好像不烧了。小雪,感觉怎么样?”

    夏雪揉了揉肚子:“就是感觉有点饿。”

    陶宝笑笑:“我叫了外卖,估计一会就送过来了。”

    “哦。”夏雪并没有着急把衣服穿上,她微垂着头,少许后,突然道:“那个,姐夫,你为什么会男扮女装到我宿舍?你不是和我姐去平河了吗?”

    夏雪很疑惑。

    陶宝笑笑:“我们的确是去平河了。但我总感觉,你不太对劲。”

    “为什么?”

    “我认识的夏雪,话很少,书面语更是言简意赅,从来不说多余的话。但今天,你的短信,不仅内容字数超标,而且特意提醒别冻着你姐了。这不像是你的风格。我给你回拨电话,又打不通。很担心你,所以就回来了。”

    夏雪怔怔的看着陶宝。

    她从来不知道,陶宝对她这么细心。

    她以为,陶宝心中只有姐姐一个人,对她的关心也是因为姐姐的关系顺带的。

    但是,似乎,好像,并不是这样。

    姐夫,也是关心她的...

    开心

    虽然夏雪无法把开心的表情写在脸上,但是她的心中,的确是甜的,就像吃了蜂蜜一样。...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