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10章 你真咬啊!
    陶宝眼疾手快,立刻用被子把夏晴盖在被窝里,自己则靠着墙半坐着。

    苏暖暖等人一进房间就发现陶宝被窝里有人。

    没办法。

    太明显了。

    “这.....就算我们想假装看不到,也没办法啊。”上官雪儿轻笑道。

    苏暖暖眼神狐疑:“那里面不是夏晴吧?”

    “是啊。”陶宝坦然道。

    被窝里的夏晴崩溃,小手悄无声息的找到了小陶宝。

    这明显是威胁。

    若是敢再乱讲话,就立刻对小陶宝动酷刑。

    陶宝对此心知肚明。

    听陶宝这么坦诚,众人倒是愣了愣。

    “有猫腻啊。被窝里其实并不是夏晴,你只是想栽赃夏晴吧!哼,卑鄙的男人。”高妍道。

    “喔!说的有道理。喂,陶宝,老实交代,你被窝里是谁?!”苏暖暖一脸狐疑道。

    “都说是夏晴了,哎。不然,你们说夏晴哪去了?你打打夏晴的电话。”陶宝道。

    高妍打了下夏晴的电话。

    然后,手机在被窝里响起。

    然而,众人更狐疑了。

    “切,你别想往夏晴身上泼脏水。你越这样,就越可疑!你口口声声说是夏晴,你把被子掀开。”苏暖暖道。

    陶宝笑笑:“那不行。她在被窝里正在做羞羞的事情。”

    说完,陶宝还伸手把夏晴往自己身上抱了抱。

    “啊!难道是......”

    苏暖暖和高妍瞬间脸颊暴红。

    “不,不健康!”

    黑玫公寓的黄段子二人组此刻却如纯情少女一般,脸颊羞红半边天。

    被窝里的夏晴也是崩溃的。

    “陶小宝不要脸!支帐篷好玩吗!”

    上官雪儿倒是反应平淡,她笑笑道:“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而且,你看起来并无大碍,那我们就先回公寓了。”

    “等我们做完,我们一起回去呗。”

    “不了,你们忙。”

    上官雪儿说完就微笑着退出了病房。

    高妍则气呼呼道:“不要脸的混蛋,看我不跟晴晴说,你污蔑她。”

    苏暖暖也附和道:“不作不死。来年今日,我一定会到你坟前上香的。”

    两个女人随后狼狈的离开了。

    片刻后,夏晴才道:“她们走了吗?”

    “别动,再呆一会。万一她们使诈呢。”陶宝道。

    夏晴只好近距离的和陶小宝待在一起,脸颊也是热的发烫。

    “该死,又要换衣服了。”

    就这样,又过了十分钟,护士过来了。

    看到高高隆起的被窝,淡淡道:“病人伤还没有痊愈,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

    说完,护士给陶宝换了瓶输液就离开了。

    夏晴实在受不了,掀开被子,爬下了床。

    “陶宝,这事,老娘跟你没完!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能啪啪我!老娘的身体不是这么使用的!”夏晴气呼呼道。

    “哎呀。”陶宝表情突然有些痛苦。

    夏晴脸色大变,赶紧走了过去:“怎,怎么了?”

    陶宝顺手抓住夏晴的小手,淡淡笑笑:“没事,就是想握着你的手。”

    夏晴:......

    她没有挣扎,拉了个椅子在床头坐下。

    她趴在床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夏晴,我们,还能在一起吗?”片刻后,陶宝突然淡淡道。

    “事到如今了,怎么还在说这句话?”夏晴没有抬头,淡淡道。

    “嗯,虽然你说,我爱的人并不是你。虽然你可能认为我身边莺莺燕燕太多,但是,我还是觉得,对我而言,没有谁比你更重要。”

    夏晴把脸埋的更深了。

    她很想告诉陶宝,对她而言,同样没有哪个男人比陶宝更重要。

    但是,这句话,她说不出口。

    她原本打算治好了不孕症后,再向陶宝坦白。

    包括他们那个夭折的孩子。

    但是,现在,什么都无法说出口。

    就像陶宝说的,雪城是一个以低孕率著称的城市,也正因为此,雪城的人对孩子极为看重。

    哪家要是生了个孩子,都会大宴宾客,亲朋好友、左右邻居、同事,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来庆祝。

    孩子十八岁以前每年都会举办隆重的生日宴,这几乎已经成了当地的习俗了。

    也正因为此,云希才会参加陶宝的生日宴会。

    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是无法在雪城立足的。

    虽然夏晴觉得,公公婆婆并不会让自己难堪,但这终究是自己的一块心病。

    此心病不除,就算没有陶宝姐姐,夏晴也无法跟陶宝复合。

    “抱着我。”夏晴喃然着。

    陶宝看了夏晴一眼,没说什么,直接将夏晴拥入怀里。

    片刻后,夏晴的情绪已经重新平静下来。

    她推开陶宝,笑笑道:“OK,肉-偿结束。我们俩现在两不相欠。”

    “诶?!这算什么肉-偿嘛。”

    夏晴眼一瞪:“别得寸进尺!再说,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肉-偿了?”

    “好吧。”陶宝顿了顿,又道:“夏晴,要不然,我们尝试一下复合吧?”

    “不行!”夏晴顿了顿,又道:“你现在是叶冰雨的男朋友,你是想脚踏两只船吗?”

    陶宝微微苦笑:“既然叶冰雨什么都跟你说了,那就应该明白,我和叶冰雨之间什么都没有。”

    “但你还是他的男朋友,不是吗?”

    “那我跟她提分手。”

    夏晴瞪了陶宝一眼,道:“人家叶冰雨昨天给你买那么多东西,你忍心提分手?再说了,据我说知,你们的契约合同,想分手好像没那么容易吧?”

    “这,这...”陶宝嘴角扯了扯:“这个倒是。”

    当初,他为了利用叶冰雨谋取工作,对合约上的关键条款作了妥协。

    譬如,合约上虽然规定,双方互不干涉对方的感情选择。

    但一条‘合约解释权归叶冰雨所有’,基本上把主导权拱手让给了叶冰雨。

    换句话说,两人的分手权在叶冰雨手里。

    除非叶冰雨严重违法合约,陶宝才能主动提出分手。

    但就目前而言,叶冰雨并没有任何违法合约的举动。

    陶宝想提分手,根本师出无名。

    “好了,别纠结了。勇敢往前走吧。前妻和你的那些前任女友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前任而已。大不了,你将来结婚的时候,专门给我们留一个前任专席。”夏晴笑笑道。

    “唉。”陶宝叹了口气:“你看的这么潇洒,果然纠结的只有我一个人么。”

    呼~

    他深呼吸,然后笑笑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将来结婚的时候,肯定给你留一个贵宾位。”

    “哼!不需要!我坐普通席就可以。”夏晴把脸一扭道。

    傲娇了。

    “我会一直盯着你们,手机摄像头一直对着你们。因为,我相信,你那天然呆姐姐穿婚纱走红地毯肯定会摔跟头的。呜哈哈,想到那场景,我都笑得肚子疼。”

    陶宝微汗。

    “为什么新娘是我姐?”

    “祝天下有情人都是姐弟。”

    “你这心里太阴暗了吧!”

    “我高兴,你咬我?啊,你真咬啊。混蛋,咬哪里啊......喂,你再乱咬,我报警了啊...啊啊.....”

    结果,终究还是肉-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