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309章 夏雪的骑士
    这鳄鱼是被人生生从上下颚撕裂的!!

    “那个女孩干的吗?我的天,这真的是人类吗?!”姚远惊愕了。

    有法医围着鳄鱼看了一圈,然后道:“那女孩该有多愤怒啊。”

    姚远嘴角扯了扯。

    “你愤怒的时候能手撕鳄鱼?”

    “呃,这倒不能。”法医摸着下巴,一脸沉思:“说起来,那女孩是怪物吗?就算是拳王泰森,也无法手撕两三米的野生鳄鱼吧?”

    “老郭,你这就孤弱寡闻了。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就曾经亲眼见过有人百米九秒。”另外一个刑警道。

    “扯淡!”法医撇了撇嘴:“九秒都能刷新世界纪录了,他跑这么快为什么不去参加奥运会?”

    “老郭,你这话就不对了。有怀财不露,也有怀才不露之说。有些人喜欢追求名利,有些人淡泊名利,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

    “好了,别废话了,把鳄鱼尸体先运回警局吧。”这时,姚远打断两位警员的话。

    “是,姚队!”

    ---

    南山医院。

    陶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夏晴握着自己的手,趴在床头睡着了。

    夏雪则坐在床的另一侧。

    “姐夫,你醒了?”夏雪道。

    陶宝点点头。

    “姐姐熬了大半夜,我们俩交替值守,现在轮到姐姐睡觉了。”夏雪又道。

    陶宝笑笑:“小雪,谢了。对了,你受伤没?”

    夏雪摇摇头:“我没事。”

    她顿了顿,又道:“谢谢你救了姐姐。”

    “嗯......”陶宝扭头瞅着趴在床头睡着了的夏晴,手轻轻的抚摸着夏晴的头,淡淡笑笑道:“在我最不起眼的时候,你姐姐力排众议跟我在一起。我一直都觉得亏欠着你姐姐。给她的承诺,似乎也没完成几件。但唯独‘永远保护着她’的承诺,我不想再违背。”

    陶宝顿了顿,又笑笑道:“话虽如此,三年之前,基本上都是你姐姐在保护着我。”

    夏雪沉默少许,又道:“我觉得,遇到你是姐姐的幸运。”

    还有句话,夏雪没有说。

    “遇到你,也是我幸运。”

    对的,夏雪是这么觉得的。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陶宝的开导,自己或许在数年前就已经自暴自弃了。”

    别看夏雪现在的性格冷静沉稳,非常理性。

    但她以前却是有着‘阴郁少女’的称号。

    因为自身的天赋太过BUG,几乎没有同龄女伴愿意跟她玩,还被称为‘怪物女’。

    夏雪一个人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积攒十多年的情绪终于在十五岁那年爆发了。

    因为沉迷读书导致学业几近荒废,父母严重不满,并禁止夏雪再www.yuehuatai.com古典书籍。

    一向是父母眼中乖乖女的夏雪第一次起了反抗意识。

    当然,她的反抗并非和父母大吵大闹,也不是跑出去发泄砸东西,而是更加的封闭自己,连唯一的倾诉对象姐姐都关闭了联络。

    这种情况其实非常危险,极有可能发展为抑郁症。

    事实上,那个时候,夏雪已经有抑郁症了。

    最糟糕的结果,就是自杀。

    这也是很多抑郁症患者最后的归宿。

    那个时候,没人注意到夏雪已经患上了抑郁症。

    然后,陶宝来了。

    他对夏雪而言,不仅仅是姐夫的身份,他更像一道阳光,驱散了夏雪心中的阴霾和黑暗。

    在夏雪的内心深处,陶宝就是她的骑士,她的王子。

    所以,她才会那么愤怒,以至于做出手撕鳄鱼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

    不过,天资聪慧的夏雪在情感方面比较迟钝,她现在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对现在的夏雪而言,陶宝是她重要的家人,也仅此而已。

    陶宝并不知道夏雪在想什么,他淡淡笑笑:“遇到你们姐妹俩也是我的幸运,嘶~”

    “不要在我面前跟我妹妹调情!”夏晴猛的起身,张牙舞爪道。

    “什么时候醒的?”陶宝诧异道。

    “你坐起来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

    “那为什么还要装睡?”

    “我想看看你们俩到底有没有奸情。”

    陶宝:......

    夏雪则朱唇轻启,道:“无聊。”

    少许后,陶宝轻笑着道:“夏晴,你很在意我和其他女人暧昧吗?”

    “放屁!我只在意你跟我妹妹有没有暧昧关系!夏雪是我妹妹,我要保护她!”夏晴言辞凿凿道。

    “哎。”陶宝叹了口气:“夏晴,你觉得,我是雪妹妹喜欢的类型吗?也只有你这么蠢的女人才会喜欢我。”

    “你这混蛋竟然骂我蠢!”夏晴气的张牙舞爪就扑了上来。

    这时,夏雪开口道:“姐,姐夫救了你,打架之前,你不应该先说声谢谢吗?姐夫刚才就先向我道谢了。”

    夏晴表情别扭,支支吾吾道:“谢,谢。”

    “没诚意。我为了救你可是差点成为鳄鱼的晚餐呢。”

    夏晴眼一瞪:“那什么才叫有诚意?难道让我陪你睡觉啊!”

    陶宝瞅了瞅床,然后道:“床挺大的。”

    夏晴:......

    “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回去了。”夏雪说完,稍稍躬身就离开了。

    她走出医院大门,瞅着漫天的辰星,喃然自语:“我喜欢的类型么......”

    少许后,夏雪摇摇头:“还是搞不懂什么是爱。”

    呼~

    她轻轻呼吸,然后吐出一口香兰。

    “回去吧。”

    夏雪刚离开,苏暖暖和高妍,还有上官雪儿都赶了过来。

    某vip病房。

    陶宝瞅着夏晴。

    “干,干嘛?”

    “什么干嘛?刚才明明答应我肉-偿了,难道想反悔?”

    “混蛋!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肉-偿了?!啊,混蛋,放开我!”

    虽然夏晴做了某种程度的挣扎和反抗,但还是被陶宝拽进了被窝。

    “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力气还这么大?”

    “没办法,小陶宝比较饥渴。”

    “滚蛋,信不信我咬你?!”

    “你别骗我,不咬是小狗。”

    夏晴:......

    晴宝宝被老司机整崩溃了。

    等夏晴反应过来得时候,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解开了。

    脸黑一片。

    “对脱自己衣服这事,时隔多年,这混蛋还是这么娴熟。”

    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同时苏暖暖的声音响起:“夏晴,我们进来看陶宝了啊。”

    陶宝和夏晴都是脸色大变。

    没等二人想好对策,门已经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