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87章 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云歌,男,十九岁,云希的弟弟。

    陶宝的前小舅子??

    陶宝和云希交往了整整一年,两人的恋情并没有对外公开。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陶宝的父母以及云希的父母都不知道,但是自己这位便宜小舅子却是知情者。

    另外,关于云歌的名字,对云歌本人而言,那真是特大悲剧。

    本来,父母给他起的名字是云哥。

    多霸气威武。

    无论谁喊他,都得叫一声哥。

    但是,上户口的时候,可爱的户籍女民警因为刚参加工作,业务不熟,加上输入法习惯问题,再加上一时迷糊,把云哥输成了云歌。

    当时,云父云母十分不满,虽然只是多了一个欠,但名字就完全偏向女性化了。

    我们家可是小男子汉!!

    云父云母强烈要求改名字,但同去派出所的云希轻描淡写道:“为什么要改?云歌不是挺好听的吗?我们家不需要男子汉,守护云家,有我就可以了。”

    时年,云歌刚刚六岁。

    就是因为姐姐大人的这句话,云歌的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

    “喂,姐夫,怎么不说话?”这时,云歌又道。

    陶宝收拾下情绪,笑笑道:“我在想,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新号码的?”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对了,姐夫,我现在东海,晚上带我去做大宝剑吧?”云歌兴奋道。

    陶宝瞬间脸黑,他没理云歌,而是好奇道:“你来东海干什么?”

    “哦,我姐跟皇甫轩相亲,爸妈都来了,非把我也拖了过来。好烦,好烦。不过,还好,没想到姐夫也在东海,那真是来对了!”云歌道。

    “嗯?连你爸妈都来了?这么郑重?”陶宝道。

    “呃,与其说是相亲,不如说是定亲吧。据我所知,皇甫轩的父母也从美国过来了。不提我姐的事,姐夫,我们开开心心去做大保健吧?我请客!”云歌又道。

    陶宝心思异样。

    “我说,姐夫,你不会对我姐还有什么念想吧?拜托!那个女魔头有什么好留恋的?姐夫要是需要女人,我给你介绍,从十四岁到三十四岁,随你挑选。至于十四岁以下的幼-女,也可以介绍给你,就是不能啪啪,要坐牢的。”

    陶宝一脸黑线呐:“我说,云歌,你不是在燕京读书吗?”

    “是啊。怎么了?”

    “但我听起来,你好像是拉皮条的呢?”

    “嘿嘿,没办法,谁让我这么受欢迎呢。”

    “喂,云歌,我问你。”陶宝顿了顿,又道:“你,睡过几个女人了?”

    “呃,我想想。”半天后,云歌才又道:“我也记不清了,大概二三十个吧。”

    噗!

    陶宝直接吐血了。

    “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啊,姐夫,你别误会。我绝对不会把我睡过的女人再介绍给你。我给姐夫介绍的,必须是全封包装的一手货。”云歌又赶紧道。

    “呵呵呵。”宝哥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蛋!云歌这小混蛋简直无敌了。”

    陶宝突然发现,男人长得帅不如长得可爱啊。

    你看,叶向阳帅吧?

    那货估计到现在还是处男呢。

    但是云歌长着一张伪娘的可爱脸蛋竟然未满二十岁就已经睡了几十个女人了。

    至于自己......

    一共才睡过两个女人,连云歌的零头多都没!

    “总之,姐夫,你现在哪?我去找你。我已经跟我在东海的网友约好了,一共两个女的,本来打算3-p的,姐夫要是来了,我们就4.....”

    “打住,打住!”陶宝赶紧叫停了:“我晚上有工作呢。好了,不说了,挂了。”

    挂掉电话,陶宝长出了口气、

    随后,他看了看时间,然后再度赶往爱丽丝酒店。

    黑玫公寓。

    “陶宝呢?”云希穿着比基尼泳衣坐在沙发上显得有点暴躁。

    “陶宝?”夏晴顿了顿,又道:“不知道。”

    “给他打电话,让他快点回公寓。”云希道。

    夏晴稍稍尴尬:“我不知道他的电话。”

    “嗯?”云希倒是有些意外:“你没存他的号码吗?”

    “是。”

    云希点点头:“我懂,你是不想被叶向阳或者周小军误会。”

    说完,云希直接站起来,走到别墅外面。

    别墅里一直闲置的泳池在云希回来后,终于是注水开放了。

    “暖暖,你那里有陶宝的电话吗?”云希道。

    苏暖暖同样穿着比基尼正在泳池里游泳。

    听到云希的话,苏暖暖一边游泳,一边道:“有啊。”

    “给他打电话,就说,我今晚请客。”云希道。

    她看了一眼同样穿着泳装正在泳池岸边的长椅上躺着的上官雪儿和高妍,又道:“你们俩也别卖弄身材了,换衣服,准备去爱丽丝酒店。”

    “OK。”高妍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而苏暖暖从泳池里爬了出来,然后拿起放在岸边的手机开始给陶宝打电话。

    片刻后,苏暖暖挂断电话,道:“云希姐,陶宝说他已经有约了。”

    “唔......”云希出人意料的反而平静了下来,她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

    随后,众女换好衣服,直接去了爱丽丝酒店。

    爱丽丝酒店门口,云希刚下车,一对中年男女就跑了过来。

    正是云父、云母。

    云希虽然拥有一栋价值千万的别墅,境外还有至少五亿美金的资产,但这都是她自己打拼赚到的,她本人并不是什么富二代出身。

    云希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城市居民。

    非常巧合的是,云父也在开出租车,云母也是家庭主妇。

    这点跟陶宝的家庭情况挺像的。

    更相似的是,陶爸迄今依然在开出租车赚钱养家,而云父同样坚守着自己的职业,并不想因为女儿的资助而让自己变成一个无所事事的富贵闲人。

    “云希,你怎么才来啊。人家皇甫轩都等你快一个小时了。”云母埋怨道。

    “我又没迟到,是他来早了。”云希淡淡道。

    “话虽如此,但皇甫轩的父母也在,也是干等了一个小时。虽然他们并没有说什么,但我明显看出他们不太高兴。”云母道。

    云希还没开口,一个男人已经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