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61章 开房
    “为什么......”夏晴微垂着头,沉默着。

    “咳咳,听听歌。”陶宝笑笑道。

    他随后打开了车载收音机。

    随即,光良的经典歌曲就响起:“第一次我说爱你的时候,呼吸难过心不停的颤抖。哦~第一次我牵起你的双手,轻轻放下不知该往哪儿走。那是一起相爱的理由,那是一起死守。哦~第一次吻你深深的酒窝,想要清醒却冲昏了头。哦~第一次你躺在我的胸口,二十四小时没有分开过,那是第一次知道天长地久......”

    歌没放完,就被夏晴关掉了。

    “车里有点闷,出去透透气吧。这时候基地已经关门了,待会在附近找个酒店开个房间住一晚吧。”

    “好。”陶宝立刻道。

    夏晴一脸黑线:“你还真打算跟我开房啊?!”

    “开房又不是上床,是你想多了。”陶宝淡定道。

    夏晴嘴角扯了扯,没吱声。

    她率先从车里走了下来。

    夏风吹过,夏晴的长发飘起,美不胜收。

    刚好从这里路过的一个男大学生当初看呆了。

    而他的同伴则没好气道:“走了,没听人说过吗?每个女神背后都有一个艹她艹的想吐的男人。”

    夏晴:......

    雷霆之怒正在酝酿中。

    “啊,被听到了,快跑!”

    随后,两个大学生就快速跑开了。

    夏晴气的直跺脚。

    “奶奶的,气死老娘了!”

    这时,陶宝也下了车,看夏晴一脸暴躁,便道:“怎么了?”

    “陶宝,你有艹的想吐的女人吗?”夏晴突然道。

    宝哥当场就懵逼了。

    “这是,嘛意思?”

    少许后,陶宝谨慎回答道:“我就睡过两个女人,暂时还没有你说的那种情况。”

    “呵呵,这么说,你还想跟你的前女友上床?”夏晴冷笑。

    “为毛会得出这结论?”

    呼~

    夏晴深呼吸,情绪平静下来。

    她目光环视着四周。

    七年前,这座公园刚落成,里面还有很多小幼苗。七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幼苗都已经长成大树了。

    “七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夏晴内心拂过一抹叹息。

    两人在公园里慢慢走着,谁都没有说话。

    深夜的公园很安静,只有风吹落叶的声音。

    就这么静静的走了一段路。

    “我去一下厕所。”夏晴突然道。

    “哦,去吧。”

    但夏晴并没有动。

    “不是很急?”

    “急!”

    “那为什么不去厕所啊?前面不就是吗?”陶宝道。

    “跟我一起。”夏晴道。

    “诶?”陶宝弱弱道:“虽然我很乐意效劳,但这不太好吧,万一女厕里有人呢?”

    夏晴没好气道:“我是让你在厕所外面等着,谁让你进去了!竟然想进女厕所,变-态啊!”

    “嗯?”陶宝突然意识到什么。

    “难道高山当时是躲在女厕所?!”

    陶宝表情碉堡。

    “不会吧!虽然这是思维的死角,自己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到这里。但高山可是都市精英、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这种人最讲究面子了。有为妹妹做到这地步的哥哥吗?”

    陶宝摇摇头,排除了这种可能。

    “你到底陪不陪我?”夏晴又道:“不陪的话,我自己去了。”

    陶宝收拾好情绪,笑笑:“陪,当然陪。”

    陪夏晴上完厕所,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嗯,已经很晚了。我也不想回家打扰父母,找个宾馆住下吧。”夏晴淡淡道。

    陶宝点点头。

    随后,两人来到附近的一家酒店。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陶宝和夏晴去的时候,就只剩下一间房了。

    陶宝扭头看着夏晴:“不然,我们去其他酒店看看?”

    “不是双人床吗?就开一间房好了。”夏晴淡淡道。

    陶宝点点头,随后办理了入住手续,房间号为&gt;非常巧合的是,柳叶和高山也住在这家酒店,而且就在707房。

    柳叶穿着睡衣,靠着墙,坐在床上,她正在翻阅一张报纸。

    这时,浴室的门打开,高山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柳叶抬头看了高山一眼,淡淡道:“厕所的味道洗干净了?”

    高山眉头微皱:“你什么意思?”

    “你今天捉迷藏的时候,是在女厕所躲着吧?”柳叶淡淡道。

    高山没否认,而是淡淡道:“我只是想让妍妍对陶宝死心。”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直干涉高妍的感情?别人给高妍介绍了那么多的相亲对象,其中有很多优秀的男人,但却被你通通拦下了。你到底想不想让高妍幸福?”柳叶平静道。

    “我只是替妍妍把关,把那些不适合她的男人通通筛掉罢了。”高山道。

    “鞋子合不合脚,只有本人知道。你这就有点越俎代庖了。”

    高山不悦了,他皱着眉头道:“柳叶,高妍是我妹妹,怎么处理妹妹的事,是我们家的事。”

    “你们家的事么?”柳叶放下报纸,下了床,来到阳台,眺望着城市的霓虹,没再说话。

    片刻后,柳叶突然道:“高山,我们俩恋爱多久了?”

    “有几年了吧?问这个干嘛?”高山随口问道。

    柳叶伸出空空如也的手指,淡淡道:“七年了,我是不是该戴上一枚戒指了?”

    高山瞬间明白柳叶的意思了,目光闪烁。

    “我们俩的事业正处在上升期,不太适合结婚生子。你也知道,现在竞争压力很大。我们稍微一松懈,职位就可能被顶替。我们公司很多女员工,生孩子之前,事业红红火火。但生完孩子回公司才发现,自己的职位已经被人占用了,自己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人。你想这样吗?”

    柳叶叹了口气。

    她没有说话,而是换上自己的便装,又简单化了妆,起身向门口走去。

    “你干什么去?”高山问道。

    “呆在屋里烦躁,想出去走走。”柳叶顿了顿,又淡淡道:“要不要一起?”

    “不了,我很累,要睡了。”

    柳叶没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房间。

    电梯在一楼,柳叶按了下行,就在电梯口等着。

    片刻后,电梯门打开,一男一女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柳叶因为有些心不在焉,直接跟从电梯处走出的男人撞了一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