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35章 那我要是赢了呢?
    “哦,我在社团的摄影集里见过学长的照片。”女生道。

    “社团?”陶宝愣了愣:“难道你也是音乐社的?”

    根据平河大学的规定,每个学生都必须加入社团。社团活动是算学分的。

    陶宝当时选择了音乐社。

    其实陶宝唱歌跑调,最应该敬而远之的就是音乐社。

    不过,本着‘克服缺点,挑战自我’的理念,陶宝勇敢的加入了音乐社。

    之后的四年大学社团生活......

    真是,一言难尽!!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合影上可没写名字吧?”少许后,陶宝又好奇道。

    “哦,大四的学长学姐们曾经把你作为社团的反面教材教育过我们。”女生道。

    陶宝:......

    “卧槽!这些个小混蛋,趁老子不在竟敢玷污老子的形象!

    陶宝三年前毕业。

    算算时间,三年前,社团的大一学弟学妹们如今刚好大四了。

    宝哥好气啊。

    作为平河大学音乐社第XX届的社长,虽然有点名副其实。

    “这帮熊孩子们非但没有推崇,竟然还把本社长大人作为反面教材。舅舅能忍,老爷不能忍啊!”

    片刻后,陶宝情绪平静下来,他看了女生一眼,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莉。”

    “好名字。”陶宝顿了顿,又道:“本来我是不想关注你的事,但既然你是我的学妹,又是我社团的可爱后辈,那我就多嘴问一句。为什么要出来做这个?”

    叶莉微垂下头,她轻咬着嘴唇,片刻才道:“高利贷。”

    陶宝瞳孔微缩:“难道就是不久前曝光的女大学生拍裸-照借贷?”

    “不是。”叶莉赶紧道:“借我高利贷的,是我们宿舍的女生。”

    “同宿舍的?”

    “嗯。”

    “怎么算利息的?”

    “两个月前,我的钱包被偷了,生活费全丢了。宿舍的女生说,她可以借我钱,利息是20%。我不想再向父母要钱,而且,百分之二十的月息,也能接受。于是,我向她借了一千块钱。我心想着,一多做几分兼职,一个月连本带利都能还清。但是,我没想到,她说的百分之二十利息不是月息,而是日息。累积到现在,利息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正常的兼职根本无法还贷,所以我......”

    下面的话,叶莉没再说出口。

    “哎!”陶宝叹了口气:“也有这种丧心病狂的舍友呢。”

    他收拾下情绪,又道:“你把你舍友给我,这几天我就在平河,如果有空,我替你会会你那位舍友。”

    叶莉却是很担心陶宝:“学长,我那个舍友,她哥哥是混道上的......”

    陶宝挥了挥手,打断了叶莉的话,淡淡道:“这不用你操心,把你舍友的电话给我就行了。”

    叶莉显得很矛盾。

    她并不想让陶宝为她涉险,但她又没有任何办法。

    纠结良久,叶莉最终还是屈服于现实了。

    她把其舍友的电话给了陶宝,然后朝陶宝深深鞠躬:“学长,谢谢。”

    陶宝笑笑:“等事情办妥了,再谈言谢吧。”

    他看了看手表,又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哦,对了,你今晚有地方住吗?”

    “嗯,兼职的超市,有集体宿舍。”叶莉道。

    陶宝点点头:“那就行。”

    叶莉再次鞠躬,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再度停下脚步,回身看着陶宝。

    “怎么了?”陶宝开口道。

    叶莉稍作沉默,然后道:“那个,学长,大四的学长学姐们不是要离校了嘛。”

    “我知道啊,六月毕业季嘛。怎么了?”

    “就是,我们音乐社打算今天在学校大礼堂进行告别公演,这是大四的学长学姐们大学生活的最后一次演出。如果陶宝学长有空的话,也去看看吧。您姑且也做过他们的社长。”

    “嗯......”陶宝想了想,点点头:“我知道了。”

    叶莉笑笑,随后就离开了。

    陶宝在不久后,乏意袭来,也睡去了。

    第二天,陶宝还在睡觉,就被电话铃吵醒了。

    他睁开朦胧的眼,看了看来电提示,是夏雪打来的。

    陶宝打了个哈欠,按下接听键:“喂,夏雪,这么早打电话有事吗?”

    “哦,你来我们家吃早餐吧?”夏雪道。

    “呃,感觉有点微妙啊,这大白天的,要是让熟人看到我去你们家会误会的。”陶宝道。

    “这样。那算了。原本打算给你惊喜的。”夏雪道。

    “就你昨晚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陶宝好奇道。

    “你来了就知道了。”

    “呃......”陶宝纠结少许,又道:“你爸妈让我去吗?”

    “他们没反对。”

    陶宝想了想。

    “好吧,稍等我片刻。”

    挂断电话,陶宝穿上衣服,到楼下结了账就离开了。

    他去路边买了一副墨镜戴上,随后进了夏晴家的小区。

    这一路,陶宝十分警惕。

    还好,并没有遇到什么熟人,陶宝顺利的抵达了夏家。

    呼~

    他长松一口气。

    夏家人已经在餐桌旁等着陶宝了。

    陶宝落座,然后先开口道:“打扰了。”

    杨梅笑笑:“你现在可是小雪的婚恋监护人,也算是自己人,不用客气。”

    她巧妙的回避了‘陶宝是前女婿’这个比较敏感而尴尬的话题。

    夏国强十分不情愿,但身为‘罪臣’,还未度过刑期,他也不敢多言。

    小雪朝陶宝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而夏晴同学则把头扭到一边。

    “奇怪的女人。”陶宝嘀咕了一句。

    “老娘才不奇怪!”夏晴扭过头,凶悍道。

    陶宝嘴角扯了扯:“你这么凶干什么?我又做错什么了吗?再说了,‘老娘’是你能用的词吗?在这里,能自称老娘的,只有伯母一人。”

    “呵呵呵。”夏晴收回目光,表情稍稍尴尬。

    夏雪看着夏晴,但夏晴根本不敢和夏雪对视。

    杨梅的目光在两个女人身上溜达一圈,开口道:“你们姐妹俩,是不是有事瞒我们?”

    “呵呵呵,没有!”夏晴赶紧道,她咽了口唾沫,突然又道:“陶宝,我们来剪刀石头布吧?”

    “啥?”

    “剪刀石头布啊。你要输了,你就把小雪的婚恋监护权还给我们。”夏晴道。

    “那我要是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