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32章 姐夫给小姨子支招
    杨梅和夏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扭头瞅着这一幕。

    “妈,这很奇怪,不是吗?”夏晴忍不住开口道。

    “哪里奇怪?”杨梅好奇道。

    “不是,哪有小姨子对姐夫比对亲爹还好的啊!”夏晴忍不住吐槽道。

    “呃,很正常吧。就像小雪说的,你爸身为有妇之夫竟然还去嫖-娼,这是道德败坏,理应受到谴责,小雪没把他轰出去就已经非常克制了。但陶宝现在又没老婆,生理问题总得解决吧。不嫖-娼,难道去强-奸啊?”

    夏晴:......

    这,是亲妈吗?

    还是说,是我的世界观不对?

    陶宝穿着拖鞋进了屋,嘿嘿一笑:“伯母,您说的太对了。有些人就是容易被主观错误蒙蔽双眼,还是伯母深明大义,丈母娘万岁!”

    夏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陶宝:“陶宝,谁是你丈母娘啊?你是不是被洗浴中心的小姐撩拨的脑残了,我们已经离婚三年了,OK?”

    宝哥就不服气了:“丈母娘又不止你一个女儿。”

    夏晴:......

    “陶宝,你这混蛋,不是说好,只做小雪的监护人,不打夏雪的主意的吗?!”夏国强大怒。

    说完,夏国强才意识到什么,赶紧闭嘴。

    但已然已经晚了。

    “嗯?监护权?”杨梅放下手中的茶杯,开口道。

    夏国强赶紧道:“是小雪婚恋方面的监护权,我把它转给陶宝了。我,我主要寻思着,我们毕竟是上一代的人,跟孩子们有代沟。所以,我就委托陶宝负责小雪的婚恋......”

    “说实话。”杨梅淡淡道。

    夏国强一下子蔫了。

    “打赌输了。”

    “咳咳!”夏晴直接呛着了。

    “我说,爸,你打赌把女儿输了??”

    “只是输的婚恋监护权,而且,我是把夏雪输给了陶宝,没拿你当赌注。”夏国强赶紧道。这大女儿脾气暴躁,不解释清楚,又该生气了。

    不料,夏国强解释完,夏晴更生气了。

    “妈,我爸反了,连女儿都卖。”夏晴生气归生气,但毕竟是女儿,不敢造次,只能向杨梅告状。

    杨梅扭头看着夏雪:“小雪,你怎么看?”

    “我没意见。”夏雪淡淡道。

    “那就这么说吧,以后小雪恋爱、结婚,均由陶宝监管。我们不干涉夏雪的婚恋。”杨梅道。

    “不是,妈,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夏晴崩溃。

    “说的还有你,晴晴,以后不准干涉夏雪恋爱。要怨就怨你爸,是他把夏雪的婚恋监护权输给了陶宝。”杨梅道。

    “可是,妈,您想过没有?万一陶宝监守自盗,把夏雪拐跑了呢?小姨子跟姐夫私奔了,别人会怎么看我们?”夏晴又道。

    “呃......这的确是个问题。可是,你爸已经输了,愿赌服输。就权当是一次赌博吧。”杨梅道。

    见母亲心意已决,夏晴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困了,我要睡觉了。”夏晴说完就向左侧卧室走去。

    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什么,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陶宝:“陶宝,你今晚睡哪?雄狮军训基地晚上十点就关门了。”

    夏家是单位分的房子,面积不大,两室一厅。

    夏晴、夏雪姐妹一间,夏国强夫妇一间。

    三年前,陶宝和夏晴结婚的时候,曾经在夏家住过几天,当时夏雪住校,陶宝住到了她们姐妹俩的闺房。

    但三年后的今天......

    “陶宝,要不你在沙发上将就一晚?”杨梅开口道。

    陶宝笑笑:“不用麻烦了,我打算去酒店住一晚。”

    “那我送你吧,顺便跟你商量个事。”夏雪开口道。

    “嗯,好。”陶宝点点头。

    随后两人就离开了夏家。

    夏国强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小雪这丫头不会喜欢陶宝吧?”

    “咳咳!”夏晴又呛着了。

    杨梅瞪了夏国强一眼,道:“别胡说八道!小雪跟陶宝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她一直都把陶宝当成兄长看待。”

    夏国强右手半握成拳状,然后在左手心轻轻一磕:“原来如此,吓我一跳。要是陶宝这混蛋把我小女儿也拐跑了,我跟他没完!”

    夏晴没说什么,去了卧室。

    另一边。

    陶宝和夏雪下了楼。

    “小雪,想跟我商量什么事?”陶宝轻笑道。

    “姐夫,我是同-性恋吗?”夏雪突然开口道。

    陶宝微汗:“为什么这么说?”

    “嗯......”夏雪略微沉吟,然后才道:“是谭娅说的。”

    “所以说,谭娅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我对恋爱没什么兴趣,性冷淡,是潜在的女同心理。”夏雪道。

    陶宝翻了翻白眼:“别听那丫头胡说八道,她自己不也是光棍吗?”

    “可是,她喜欢你,性取向很正常。”夏雪道。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现实中的,不是书里的人物。”

    夏雪想了想:“家人算吗?”

    “不算。”

    “你算家人吗?”

    “呃,算吧。”

    “那就没了。”夏雪眼神迷茫:“我以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听谭娅这么一说,我自己也开始困惑起来。是不是因为我接触的男生太少了?所以才没有恋爱兴趣。实际上,长这么大,我最亲密的男性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父亲,一个就是姐夫你。”

    陶宝笑笑:“小雪,你现在是不是想知道你的性取向?”

    “嗯。”夏雪点点头。

    “我教你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

    “什么?”

    陶宝没说什么,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然后给夏雪发了一个网址。

    “这是?”夏雪疑惑道。

    “回去点开网址,你的困惑就会迎刃而解了。”陶宝笑笑道。

    “哦。”

    陶宝看了看时间:“嗯,已经很晚了,快点回去吧。”

    夏雪点点头:“那姐夫你也小心。”

    说完,夏雪朝陶宝稍稍躬身,然后转身回去了。

    回到夏家,父母都睡了,夏雪简单洗了个澡,也回到了卧室。

    卧室关着灯,夏晴似乎也睡了。

    夏雪也没有开灯,摸黑躺倒自己床上,她拿出手机,看了看陶宝发给她的网址,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