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30章 以夏雪为赌注
    “不想。”夏晴简明扼要道。

    “为什么?”

    夏晴想了想,然后才淡淡道:“跟周小军在一起,不太舒服。”

    唉!

    杨梅又叹了口气:“我觉得小军那孩子还可以,就是他妈妈,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架子,让人很不爽。二婚怎么了?我们夏家求着你儿子娶我女儿了吗?比较起来,我还是更喜欢跟陶宝妈妈做亲家。”

    夏晴沉默,片刻后,才道:“婆婆的确很好,只是......”

    杨梅看了夏晴一眼,笑笑:“你和陶宝有缘无分,这也没办法。好了,我们不说这事了。对了,你跟小雪联系没?不是要给郑丹做伴娘吗?什么时候回来?明天就周四了。”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打开了,夏雪随即进了屋。

    杨梅和夏晴都是眨了眨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小雪,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少许后,夏晴开口道。

    夏雪一边换着拖鞋,一边道:“本来应该下午到的,但看书太入迷,坐火车坐过站了。”

    夏晴:......

    “好吧,这很符合小雪你的风格。”

    夏雪换好拖鞋,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然后道:“爸呢?”

    “犯了错,在地下室反省呢。”夏晴道。

    “噢。”夏雪目光突然落到茶几上的一个机械表上,又道:“姐夫来我们家了吗?”

    “嗯?”夏晴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夏晴并不知道陶宝手腕上戴着的表是夏雪买给他的生日礼物。

    “直觉。”夏雪淡淡道。

    “直......直觉。”夏晴嘴角扯了扯:“为什么小姨子对姐夫的直觉这么准?”

    夏雪看了夏晴一眼,道:“姐,你是在吃醋吗?”

    噗!

    “别开玩笑了!”

    夏雪走过来,坐到沙发上,又道:“这么说,姐夫真的在我们家?”

    “是前姐夫!”夏晴一字一句纠正道。

    “姐夫呢?”夏雪又道。

    夏晴:......

    “嫖-娼被抓,地下室闭门思过呢。”夏晴道。

    “又被抓了啊,姐夫还真是点背。”夏雪摇摇头,站起来:“我去地下室看看。”

    “不准去。”杨梅突然开口道:“让他们俩先好好反省反省。”

    “噢。”夏雪没说什么。

    夏家的地下室就在这栋楼的地下,里面放了不少杂物。

    “唉。”夏国强长叹一口气:“陶宝,我跟你讲,你这家伙真是一颗灾星。”

    陶宝躺在杂货上,翻看着地下室的旧报纸,没好气道:“你自己为老不尊,还怪到我头上。我才是有苦说不出呢。为什么前老丈人嫖-娼,我也要跟着受罪啊。”

    夏国强豁然起立,吹着胡子瞪着眼:“放屁!我根本没动那两个女人。肯定是你让她们脱衣服的!”

    “拜托,这众所周知,我是球迷。那两个按摩女可是飞机场,我一点性趣都没。”陶宝翻了翻白眼道。

    “球迷......”夏国强想起什么,又是怒火丛生:“你这混蛋,跟夏晴离婚,不会是因为嫌弃她胸小吧!”

    “哎,前岳父大人,我才是被甩的那一方耶。”陶宝叹了口气道。

    “呃......”夏国强这才逐渐平静下来。

    半天,没人说话。

    最后,还是陶宝先开口了。

    他笑笑道:“夏教授,你看起来有点怕老婆呢。有人说,怕老婆的男人心都很温柔。”

    夏国强翻了翻白眼:“跟这个没关系。主要是,我打不过杨梅。”

    “打不过?”陶宝一脸碉堡:“不是吧?您看起来相当魁梧,而伯母看起来十分瘦弱。”

    “愚蠢!格斗水平是看身高和体重的吗?李小龙高大威猛吗?并不是。但是他却能轻松击败数倍于他体重的外国人。”

    夏国强顿了顿,又道:“杨梅是武术世家出身,从小就精通各派武艺。如果她是男人,说不定会成为一代武术宗师。”

    “呃,第一次听说。”陶宝道。

    夏国强又感叹道:“夏晴可能是更多遗传了我的基因,有一定的运动能力,但并不拔尖。但小雪明显是遗传了她妈妈的变-态运动基因,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不过为了照顾她姐姐的尊严,小雪主动放弃了体育运动方面的发展。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说到这里,夏国强的情绪陡然又激动起来。

    他握着双拳道:“所以,小雪将来结婚,我一定要严实把关,绝对不能让她再重复她姐姐的婚姻悲剧了!”

    陶宝白了夏国强一眼:“我觉得,过多干涉子女的婚姻并不好。”

    “你不要说话,夏雪是我女儿,我就有权力管!”夏国强眼一瞪道。

    “嗯......”陶宝目光在地下室扫了一圈,目光落到一盘象棋上,眨了眨眼,突然道:“夏教授,我们来下棋吧?”

    “为什么突然要下棋?”

    “我们来一场赌博,以象棋决胜负。我们彼此押上赌注。”陶宝顿了顿,从口袋里取出那两张夏威夷的旅游票放到地下室的桌子上:“这是我的赌注,你若赢了,就归你了。”

    夏国强看到那两张旅游票,眼神瞬间灼热起来。

    这两张双人夏威夷五天六夜游,如果购买的话,至少得好几万块。

    钱不是关键,又是关键。

    他很清楚妻子的性格,杨梅虽然是知识分子,但却有着小农的勤俭思想,绝对不会花几万块去夏威夷旅游的,但如果是抽奖得来的,她就会欣然同意。

    结婚二十五年,夏国强从未在结婚纪念日为妻子做过什么,今年说什么也要带妻子一趟夏威夷。

    “好。”夏国强立刻道。

    “那你的赌注呢?”陶宝道。

    “我还要押赌注啊?”

    陶宝翻了翻白眼:“这不废话么?你以为,你还是我的岳父大人啊。真是。没等价值的赌注,免谈。”

    夏国强好气。

    想当初,这个女婿在自己面前屁都不敢放,这不过三年,竟然对自己翻白眼了。

    “你想要什么,直说。”最后,夏国强直接道。

    陶宝咧嘴一笑:“不愧是大学教授,对我的小心思了如指掌啊。”

    “有屁快放。”夏国强不耐烦道。

    “好。”陶宝顿了顿,笑笑道:“我现在缺个媳妇,您看......”

    夏国强眼一瞪:“休想再打夏晴的注意!”

    他想了想,然后道:“不然用夏雪做赌注吧?”

    夏国强这么说,也是经过一番考虑的。

    夏晴脾气跟自己一样,要是让她知道自己拿她当赌注,本来父女关系就不好,难免又会吵架。

    “但夏雪就不同了。夏雪性格温和,从小就善解人意,一定能理解爸爸的良苦用心。”

    最最主要的原因,夏国强觉得根本不可能输给陶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