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26章 晴宝宝好气啊
    夏晴扭头看着叶冰雨,稍稍沉吟,然后道:“冰雨,你是吃醋吗?”

    叶冰雨的脸颊再度爆红,她赶紧道:“晴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你的感情海枯石烂都不会改变!”

    “呵呵呵。”夏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冰雨咽了口唾沫,又道:“我只是单纯的讨厌百合罢了。”

    “为什么?”夏晴好奇道。

    叶冰雨扭扭捏捏,最终才道:“读大学的时候,她总是抢我风头。整天一副看不起人的态度,还说我是小不点,啊啊啊,不能忍!”

    夏晴微汗。

    好吧。

    其实百合说的没错。

    叶冰雨读大学的时候才十五岁,是麻省理工学院历史上年龄最小的华裔学生,她的智商很高,但心理年龄依然是十五六岁的孩子,也难怪被百合当成小孩子看待。

    夏晴突然想起什么。

    “很多男人的确更喜欢成熟的女人,像百合这样的。三年之后,自己26岁,也进入了‘成熟期’,那自己会变成什么类型的女人呢?”

    关于26岁这个黄金分割线年龄的女人,夏晴熟知的有三个。

    房东云希姐,这是一位集美貌、性感于一生的腹黑尤物,是金字塔顶尖的女王级别的存在。

    黑玫公寓三号房的大学教师,上官婉儿,这是一个温婉美丽,颇具知性的优雅型女人。

    最后一个就是陶宝的那位没节操的姐姐了。

    平常天然呆,脚下偌大的一个板凳,愣是看不到,摔跤是常有的事。

    家务能力为零,曾经数次因做饭差点酿成火灾。

    平常危险指数:无。

    做饭时的危险指数:&gt;

    身材很好,C胸,天生丽质,每天不化妆,皮肤依然很好。

    吃货一枚,但怎么吃都不会胖。

    (晴宝宝好气啊)

    不过,这女人平常天然呆,但一遇到陶宝的事就立刻进入聪慧模式。

    喜欢帅哥,但一旦陶宝进入她的视线,就会自动忽略其他男人。

    重症弟控,已经到了完全无视道德和节操的地步!

    这三个模板,夏晴最不希望自己变成第三个。

    夏晴和叶冰雨窃窃私语间,只听‘啪’的一声枪响,百合开枪了。

    不过,并没有中靶。

    “呃......”陶宝看了百合一眼,没说话。

    百合稍稍尴尬:“再来一枪吧,这一次肯定能好好告别。”

    陶宝笑笑:“百合姐,不用勉强,其实你就算中了靶,心里也不可能立刻就忘了他。”

    他顿了顿,又道:“这一枪虽然没有中靶,但已经代表你迈出了第一步。这一枪打出去,你停滞三年的时间已经开始转动了。”

    百合怔怔的看着陶宝,少许后,才轻声道:“谢谢。”

    陶宝笑笑,扭头看着众人,又道:“还有谁自报奋勇?”

    “我!”有个男白领走了上来。

    百合则悄悄退回到人群中。

    三个小时后,七组的成员差不多都练习了射击,就只剩下叶冰雨一人了。

    “嗯......叶小姐要不要来一发?”陶宝道。

    “好!”叶冰雨直接走了过去,她从陶宝手里接过手枪,打开保险栓。

    叶冰雨的动作很娴熟,很明显学习过射击。

    她简单瞅了一眼靶子,直接扣动扳机。

    啪!

    枪响,中靶,九环!

    七组军训的学员中最好的成绩。

    “喔,厉害。”陶宝带头鼓掌。

    叶冰雨示威似的看向百合,却发现百合根本没看她,却一直在看陶宝。

    叶总裁心中又窜出一股无名之火。

    百合似乎察觉到了叶冰雨的怒火,扭头看着叶冰雨,微微含笑。

    “啊啊,这女人是在挑衅,绝对是在挑衅!”

    不过,没等她发飙,一声哨响,这是列队集合的哨声。

    极光商贸和百合婚介所的员工都各自归队了。

    等百合婚介所的人集合完毕,叶冰雨已经不见了。

    嘟!!

    又是一阵尖锐的哨声,台下吵嚷的声音立刻消停了。

    吴勇站在主席台上,这才开口道:“今天的军训到这里就结束了,回去以后,每人写一篇军训心得,明天交上来。解散!”

    人群‘哗’的散开了。

    陶宝回帐篷换了身衣服,拿着洗澡用品准备去洗个澡。

    走到基地澡堂门口的时候才发现,人山人海,都在排队。

    等了会,依然寸步难移,陶宝索性拿着洗澡用品走了。

    回去的路上,不偏不巧碰到了夏晴。

    “美女,干什么呢?”陶宝打着招呼。

    “回家洗澡。”夏晴简洁明了道。

    “喔,正好,带上我,基地澡堂人满为患了。”陶宝顺口道。

    夏晴一脸黑线:“拜托,前夫先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陶宝这才反应过来,轻叹了口气。

    也是啊,都离婚三年了,哪有去前妻家洗澡的?

    “算了,我待会去外面的洗浴中心洗吧。”

    “唔,洗浴中心呀,是不是还有按摩女郎帮着洗?”夏晴阴阳怪气道。

    陶宝也是咧嘴一笑:“必须啊。羡慕吗?不然你也一起,我请客。”

    “不必了!”

    夏晴说完,一甩手,离开了。

    陶宝则准备返回自己的帐篷,打算休息一会,然后去外面找个洗浴中心洗洗澡。

    途中,不偏不巧的遇到了夏国强。

    陶宝礼貌笑笑,道:“夏教授,好。”

    夏国强先是瞪了陶宝一眼,随后响起上午陶宝帮他的事,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陶宝,你哪学的射击?”夏国强开口道。

    “战场。”陶宝道。

    夏国强撇撇嘴:“三年没见,学会吹牛皮了啊。就你那胆子,被流氓欺负都不敢还手,还战场,呵呵。”

    陶宝笑笑,没说什么。

    “我事先声明,别以为帮我一次,我就原谅你了。不可能!要不是你,我女儿怎么会沦落到二婚的地步?!”

    说完,夏国强气呼呼的离开了。

    刚离开基地,他的手机就响了。

    “国强,到哪了?等你吃饭呢。”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哦,刚出雄狮军训基地,我马上到。”

    夏国强挂断电话后,直接开着停在门口的一辆大众桑塔纳来到一家高档饭店。

    来到某包间,里面已经坐着三个人了。

    其中一个是夏母杨梅,另外两个男女正是周小军的父母,周立川和钱英。

    夏国强在杨梅身边坐下。

    饭吃到一半,周立川突然道:“国强,你今天很反常啊。”

    “反常?”夏国强愣了愣:“哪里反常了?”

    “平常,每次我们聚餐吃饭,你都要骂上陶宝几句,今天却是闭口不提,这很反常啊。”周立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