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23章 催眠事件的后续
    “呃......”陶宝想了想,然后疑惑道:“我们还做过更过界的事情吗?”

    夏晴叹了口气:“算了,不说这个了。”

    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无法说出口。

    就像当年周小军催眠陶宝,让陶宝去他最爱的女人房间。

    当时,陶爸陶妈回乡下了,周小军在陶家做客,夏晴刚从外面回来,没来得及制止周小军的恶作剧。

    催眠的结果是,陶宝选择了她姐。

    这件事对夏晴来说是一种耻辱。

    当时夏晴忍下来了,并没有发怒。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夏晴有些失所未料。

    陶宝去了他姐的房间。

    她姐当时刚洗澡完准备睡觉,见陶宝没敲门直接就进来了,稍稍诧异,便问道:“陶宝,怎么了?”

    陶宝当时处于被催眠状态,完全是遵循着真实的内心,回答道:“想和你睡觉。”

    当时,夏晴心想,姐姐肯定会拒绝吧。

    “虽然,我大概也感受到你是弟控,但像这种践踏道德底线的事,姐姐身为一个高智商成年女性,就算情商再低,也应该会遵守最基本的节操吧。”

    但是!

    让夏晴没想到的是,当时姐姐只是愣了愣,随后便点点头:“嗯,可以。”

    她甚至开始动手去解陶宝的衣服。

    如果夏晴没有冲进去,那两人真的已经冲破最后的道德底线了。

    这件事让夏晴倍受打击。

    不仅仅是因为陶宝选择了他姐,更重要的是,这两人竟然连最基本的节操都没有。

    陶宝说要跟姐姐睡,姐姐竟然同意了!

    就算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毕竟是在一个户口本上,是姐弟啊!

    这,这,某种意义上讲,也算乱-伦吧!

    当时,夏晴的心是绝望的。

    她感觉自己反而像个第三者。

    她和姐姐大吵了一架。

    后来,夏晴决定离婚。

    公婆问起原因,夏晴却没有把实情告诉他们。

    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将实情告诉公公婆婆,那好不容易有了温馨,开始像个家的陶家就会分崩离析。

    公婆都是非常传统的人,若是让他们知道陶宝和姐姐差点上了床,不知道陶家会闹成什么样子。

    最坏的结果就是,婆婆带姐姐离开,陶宝和公公再次回到十多年前,那个没有欢笑,充斥着冷清和孤独的岁月。

    这不是夏晴想要的结果。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虽然公婆都是很好的人,但这个家是真的没法待下去了,所以,夏晴选择了离婚。

    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夏晴彻底将周小军排除在将来再婚对象之外。

    虽然周小军说,催眠陶宝只是一个恶作剧,没有恶意,虽然他说,他帮自己认清了陶宝真实的内心,但夏晴已经无法原谅周小军了。

    她表面上跟周小军依然说说笑笑,跟以前一样,但内心深处,她却非常排斥周小军。

    “唉。”夏晴突然又叹了口气。

    “呃,夏晴,你到底怎么了?感觉怪怪的。”陶宝又道。

    夏晴眼一瞪:“我本来就很奇怪,不然我当时为什么会嫁给你?”

    陶宝微汗。

    这时,苏暖暖又在帐篷外,道:“哥,父母今晚不在家。”

    “我出去了,不打扰你和苏暖暖滚床单了。”夏晴理了理头发,淡淡道。

    “咳咳,夏晴,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下。她来找我,是为了直播我睡觉,估计摄像头已经对着帐篷呢。你要是现在出去,绝对会被拍入直播里,到时候如果事情发酵,你爸看到你从我的帐篷里出来,还不气出心脏病啊。”陶宝道。

    “那怎么办?你这帐篷有后门吗?”夏晴一听也是有点慌,赶紧道。

    “莫慌。”陶宝顿了顿,指了指自己的被窝:“你钻到被窝里去,盖着脸,露出腿。”

    “哦。”夏晴依言钻到陶宝的被窝里,蒙着头,然后把腿露出来。

    陶宝这才拉开帐篷门。

    “叮叮当,欢迎来到我的直播间,今天呢,应一位粉丝的要求,我特意来到陶宝先生的帐篷里对其进行午睡直播,嗯?”

    话说到一半,苏暖暖突然看到陶宝被窝里还有两条腿,愣了愣。

    反应过来后,苏暖暖颇为激动:“呜哇,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现场?”

    啪!

    陶宝脸黑,直接赏给苏暖暖一个爆栗,没好气道:“你这个腐女,被窝里是女人,不是男人!”

    “骗人!胸都没有,怎么会是女人?”苏暖暖不服气。

    被窝里的夏晴也是脸黑啊。

    “怎么没胸?小是小了点,但可不是没有。”陶宝龙抓手探出,精准无误的抓到夏晴的一个小半球,道:“来来,摸摸,看是不是胸?”

    苏暖暖将信将疑的也伸出手,摸了摸。

    “擦,还真是女人啊。”苏暖暖一脸诧异。

    被窝里的夏晴快要暴走了。

    “陶宝,你这个大混蛋,竟然趁机占老娘的便宜!!”

    但怒归怒,晴宝宝这会也不敢乱动,万一进入直播画面,那就不好了。

    这时,苏暖暖又好奇道:“宝哥,这是你女朋友?”

    “一个炮-友,不方便露面。好了,别打扰我好事,快点出去。”说完,苏暖暖直接被陶宝轰出了帐篷。

    苏暖暖离开后,夏晴猛的掀开被子,扑到陶宝身上,对着他的脖子就是一口。

    “嘶~你是小狗啊!”陶宝疼的直咧嘴。

    夏晴松开嘴,依然余怒未消:“谁让你说我是你的炮-友!”

    “亲,人家公知说了,所谓老婆,就是长期、稳定的炮-友。”陶宝道。

    “说这话的人肯定是不要脸的男权主义者。老婆和炮-友能一样?****就是用来啪啪的,但老婆是用来呵护的!”夏晴一顿狂批,随后反应过来,又怒道:“我是前妻,前妻,前妻,不是你老婆!”

    说完,夏晴拉开帐篷就离开了,气呼呼的离开了。

    陶宝重新躺下来,眼睛瞅着帐篷的顶,微微苦笑。

    片刻后,帐篷外突然响起叶冰雨的声音。

    “陶宝,在吗?”

    陶宝愣了愣。

    “叶冰雨?她什么时候也来平河了?”

    稍稍收拾下情绪,陶宝打开帐篷的拉链。

    一股芬香迎面扑来,外面站着一个堪称绝美的女子。

    正是自己合同女友,白富美叶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