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211章 夏雪的男朋友
    “呃,这事,是真的吗?”夏母又问道。

    “陶宝亲口承认的。”苏暖暖言辞凿凿。

    夏晴突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她就算没有回头,都知道母亲在盯着自己看。

    她知道母亲误会了自己,但她又没法解释。

    就这样,夏晴保持了沉默。

    这一路,夏母再也没说话。

    而另一边。

    陶宝随着百合来到了谷阳山。

    跟东海类似,平河同样是靠海临山的城市,只不过城市规模没东海大罢了。

    在平河的北方有一座山,名为谷阳山,海拔2000米,在东部沿海,这已经算是高山了。

    谷阳寺就坐落在山之巅,那个让无数本地人和游客都趋之若鹜的观世音佛像就在谷阳寺内供奉着。

    不过陶宝和百合并没有去谷阳寺,而是去了谷阳山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而且越走越偏僻。

    陶宝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他并没有问,随着百合一起朝密林深处走去。

    穿过密林,视野豁然开朗。

    然后映入陶宝眼帘的是一座公墓。

    陶宝扭头看了百合一眼,她的表情不知何时开始变得悲伤起来。

    “难道是祭奠她弟弟吗?”

    据陶宝所知,百合有个弟弟,但是在三年前的核事故中不幸罹难。

    “可是,百合是东海人,没道理把弟弟安葬在数百公里外的陌生城市啊。而且,百合姐今天明显经过一番梳妆打扮,给人的感觉像是赴情人的约会,而不是去见弟弟。”

    似乎猜到陶宝在想什么,一直保持沉默的百合突然开口道:“他叫秦杨,是我的未婚夫,和弟弟一样,同样死于三年前的那场核爆炸,为了保护我。事实上,如果他不回头救我,幸存下来的就是他了。”

    陶宝沉默着。

    他也是三年前诺曼核爆炸的幸存者。

    “我来过这里很多次,但每一次都像这样止于陵园门口,甚至不敢迈进陵园,不敢到他的墓碑前扫墓。”百合又道。

    “呃,我能给你勇气吗?”陶宝开口道。

    百合捋了捋额前的发梢,淡淡笑笑:“或许。”

    说完,她迈开步子朝陵园走去。

    起初步伐很快,但越来越慢,走到入口的时候,几乎是寸步难行了。

    陶宝走过去,伸出手,什么都没说。

    百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手放到陶宝的掌心。

    陶宝随即牵起百合的手,一起入了陵园。

    百合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即使没有陶宝的牵引,她也能挪动脚步了。

    陶宝随即松开了手。

    “谢谢。”

    陶宝笑笑,没说什么。

    两人随即来到一个墓碑前。

    百合走了过去,陶宝就远远的站在身后。

    他静静的看着百合对着墓碑呢喃,一时间思绪纷飞。

    “如果三年前,自己也死于核爆炸,夏晴会为我哭泣吗?”

    等回过神的时候,百合已经重新来到了自己身边。

    “呼走。”百合轻笑道。

    陶宝也是收拾好情绪,笑笑道:“感觉,情绪好了很多。”

    “算是。”百合顿了顿,又轻笑道:“你陪我来扫墓,我陪你去逛庙会,如何?”

    “唔,简直棒极了!”

    “真的?不嫌我年纪大?”

    “26岁是女人最棒的年龄!”

    “唔,姐控?”

    “嗯哪。”

    “呃,好。”百合笑了笑,然后道:“那我们走。”

    说完,两人就离开了陵园,向庙会走去。

    而与其同时,夏晴她们终于到家了。

    夏晴的家在平河体育学院家属院,因为夏父在平河体育学院任教。

    直到打开家的门,夏母才重新开口,她淡淡笑笑道:“请进。”

    “嗯嗯。”苏暖暖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就进了屋,然后哇了一声。

    “怎么了?”夏母好奇道。

    “这,这个萌到爆的女孩是谁啊?”苏暖暖指着客厅的一幅全家福,道。

    “哦,夏晴的妹妹夏雪,她也在东海上学,你们没见过吗?”夏母道。

    “呜哇哇哇,这就是雪妹啊!太,太萌了啊!这世界上怎么会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呜呜,雪妹呢?我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苏暖暖激动的手舞足蹈。

    夏母笑笑:“她还没放假呢。哦,对了,周五,她表姐婚礼,她是伴娘,估计周四会就会回来。”

    “我要跟雪妹约会!”苏暖暖高呼道。

    啪!

    夏晴敲了下苏暖暖的头,没好气道:“别说些尽让人误会的话。我们家没男孩,还指望夏雪给我们家传后呢,你能让夏雪生啊!”

    “传后不是还你有的吗?”苏暖暖抗议道。

    啪!

    夏晴又敲了下暖妹子的头:“闭嘴。”

    苏暖暖跑到夏母身上,嘿嘿一笑,又道:“阿姨,我刚开玩笑呢,我三观很正的,绝对不是拉拉。我就是觉得雪妹妹超萌超可爱。”

    夏母笑笑:“我懂。虽然由我来说有点奇怪,但不得不说,我们家小雪的确很萌很可爱。”

    “偏心!我难道不可爱吗?”轮到夏晴抗议了。

    夏母回了一个我不想跟你说话的眼神。

    晴宝宝好生抑郁啊。

    自己出轨的事看样子已经在夏母心里坐实了。

    “真是,相信陶宝的鬼话,都不相信我。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这时,夏母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晴晴,小雪是不是谈男朋友了?”

    “为什么会这么说?”夏晴道。

    “我刚听小军他妈说,小军打电话说,小雪有男朋友了。他上周去东海,见到夏雪和她男朋友在逛欢乐谷。”

    夏晴:......

    “这个周小军,真是八婆!”

    夏晴心如明镜,她岂不知道周小军说的夏雪男朋友是谁?不就是陶宝嘛。

    “谁说逛欢乐谷的男女一定就是恋人了?跟普通的朋友也能一起逛欢乐谷啊。”夏晴道。

    “可小军说了,小雪和那个男人手牵手,那男人还搂着小雪的腰。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妹妹,她是这么轻浮的女孩子吗?如果不是恋人关系,小雪绝对不会让男人碰她腰的,那是那丫头最敏感的地带。”

    夏晴脸微黑:“我完全不知道,原来小雪最敏感的部位是腰。可恶!现在想想,陶宝这混蛋那天在欢乐谷摸了好几次小雪的腰呢!”

    这时,夏母又道:“我寻思着,趁着大家都在平河,让小雪这次回来把她男朋友也带回来,然后给大家过过审。”...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