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185章 就当睡了一头泰迪熊
    这时,身边睡着的男人突然来了一句梦呓:“小晴晴主动献身是今年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礼物。”

    “诶?诶?!”

    夏晴一脸懵。

    这声音......

    她扭过头。

    虽然房间很暗,只能看到男人的脸部轮廓。但那张脸的轮廓,她再熟悉不过了。

    “啊!怎么是这混蛋!”然后,夏晴恼羞成怒之下一脚把正在呼呼大睡的陶宝踹到了床下。

    夏晴恼羞成怒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因为被陶宝睡了。

    而是,当知道跟自己**的男人不是周小军而是陶宝的时候,她内心竟然松了口气。

    明明发过誓不愿跟陶宝再有任何瓜葛,但自己内心深处竟然......

    这让她十分崩溃。

    陶宝直接被摔醒了,摸了摸屁股,一脸黑线。

    他从地上爬起来,扭开灯,正要理论一番。

    夏晴一声尖叫。

    她双手捂着**部位,大怒:“混蛋!把灯关上!”

    陶宝翻了翻白眼:“这个时候,应该捂着脸,这样,就没人认出了。”

    夏晴转念一想,这家伙说得好像也很有道理。

    于是,夏晴把放在**处的手拿开,去捂脸了。

    咕噜

    陶宝瞅了夏晴一眼,又咽了口唾沫。

    夏晴这才反应过来。

    再度崩溃!

    这混蛋是自己的前夫,本来就认识自己啊。捂脸,一点意义都没有,反而又把**部位暴露给这混蛋了。

    “这个时候应该盖被子啊,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那个,夏小姐,关于......”

    一个枕头砸了过来,陶宝赶紧躲开。

    枕头没砸到陶宝,直接砸到了灯的开关按钮上,把灯熄灭了。

    “喔,好箭法。”陶宝鼓掌。

    “陶宝!”夏晴怒。

    “臣在。”

    夏晴:......

    她深呼吸,然后道:“过来,坐到床上,我有事问你。”

    “不坐,你尽管问我,我如实回答就是了。”陶宝坚决不回床上。

    万一这女人在哪藏了一把刀怎么办?

    “好!”夏晴深呼吸,又道:“为什么你会在我床上?”

    “嗯?我还以为,你会先问你对我做了什么?呢。”

    夏晴抓狂:“你对我做了什么,我虽然没印象,但感觉不到吗?!这还用问?”

    “喔,原来你能感觉得到啊。”

    夏晴更抓狂:“是事后感觉到的!”

    “事后怎么感觉?”没等夏晴回答,陶宝已经恍然大悟了:“噢,我知道了,下体疼痛.....碰!”

    黑暗中,床头柜上的一瓶冰红茶直接命中了陶宝的脑门。

    陶宝微汗,这女人不仅下脚准,出手也很准啊。

    “说,为什么你会在我床上?”夏晴又问道。

    陶宝叹了口气:“其实挺难以启齿,但你坚持追问,我也只能如实回答了。”

    某宝深呼吸,然后道:“其实,我被你侵犯了。”

    夏晴:......

    “你,说,什么?”

    “唉。看来你真的没印象了。是这样的。你似乎中了春药,我把你带回酒店,给你准备了冰水澡,以解春药。我纯粹是以一个光荣伟大的**战士乐于助人的崇高理念在行动。但是!”

    陶宝深呼吸,摇了摇头,声调悲戚道:“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扑到我身上,强行扒光了我的衣服,然后对我做了这样和那样的事情。完事后,就躺在洗澡间就睡着了,是我把你抱回床上的。哎,往事不堪回首。”

    夏晴脸黑:“别装了,你就偷着乐!”

    “咦?你倒是不否认你强推了我呢?”陶宝稍稍诧异。

    “就当睡了一头泰迪熊。”

    陶宝:......

    黑暗中,夏晴其实很崩溃的。

    “啊啊,虽然猜到自己受春药影响,可能逆推了陶宝。但没想到主战场竟然是在浴池......”

    她单手捂脸:“我这也算与国际接轨了吗?”

    呼

    夏晴再度深呼吸,沉吟少许,又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

    “嗯,你坐出租车离开不久,我叫的滴滴专车也来了。路上,他告诉我,下山的主干道发生了交通事故的,大堵车,还说一辆出租车都上不去......”

    陶宝随后把事情大致讲了下,但只讲到他借车救人,并没有将后面的杀小四的事。

    因为他不想被夏晴看成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哪怕是因为救她。

    “这样。”夏晴心中掠过一丝意味难明的思绪。

    人,特别是女人都习惯性的羡慕别人家的东西,别人家的婆婆好,别人家的老公能挣钱,别人家的小孩懂事。

    但别人的前夫可不会这么细心,竟然能够通过这一点蛛丝马迹推断出自己有危险,又疯狂的跑来救人。

    她其实也想跟陶宝说声:“谢谢。”

    但是,傲娇的她就是张不开嘴。

    “周小军呢?那些歹徒呢?”少许后,夏晴又开口道。

    “周小军这会应该还在防空洞避雨。至于那些歹徒......”陶宝沉默片刻,才道:“我冲过去的时候,他们立刻就撤了。”

    “那我有没有......”夏晴立刻紧张道。

    陶宝笑笑:“我不会让他们碰我的女人的。”

    “是前妻!不是你的女人!”夏晴顿了顿,又道:“你别以为我们发生了关系,就能重新开始了。不可能!”

    陶宝翻了翻白眼:“自恋狂,谁要跟你重新开始?为了一棵树木而放弃一片森林,这种傻事,我不会再做第二次了。再说了,这次明明是你强推了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哼!”夏晴用被子裹着身子,扭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又道:“我的衣服呢?”

    陶宝指了指阳台:“阳台晾着呢。”

    “昨晚下雨,我们俩的衣服都湿了,而且有泥。我就随手洗了。等天亮,差不多就能干了。”

    陶宝打了呵欠,又钻到了被窝里:“我现在很累,让我再睡会。”

    夏晴扭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就不怕我趁你睡着了,一刀捅了你?”

    “为什么你要捅我?因为我们啪啪了?开什么玩笑。且不说,那是你强推的我。也不说,正是因为我,你才获救。就说啪啪这个事情本身,也是女方更享受。”

    夏晴一脸黑线:“你那什么奇葩理论?”

    “一点都不奇葩好?”陶宝顿了顿,又道:“我问你,你用手抠自己的鼻子,是手指舒服,还是鼻子舒服?”

    夏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