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181章 爱哭的女孩
    陶宝稍稍愣了愣。

    “慕容灵儿......我犹记得,燕京帝都慕容氏本家三代子弟共有四人,三男一女。三个男孩,沉稳睿智的老大慕容天,才华横溢的老二慕容云,还有最没用的慕容光;然后,唯一的一个女孩,貌似就叫慕容灵儿。不过,慕容家十分注重族里女孩的**,慕容灵儿从小打到就没被被曝光过,外人根本不知道慕容灵儿的相貌。”

    陶宝瞅了瞅眼前的女孩。

    气质平易近人,微笑柔和真诚,完全看不出任何豪门大小姐的架子。

    这个慕容灵儿到底是不是帝都的那位,陶宝也吃不准。

    少许后,陶宝收拾好情绪,也是伸出手,微笑道:“陶宝,刚满24周岁。”

    “陶宝,嗯,挺有趣的名字。为什么不叫京东呢?”慕容灵儿莞尔一笑道。

    陶宝摊了摊手:“这个,你就要去问我爹了,为什么他姓陶,而不是姓京。”

    慕容灵儿又是嫣然一笑:“你这人,挺有趣的。嗯?”

    她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稍稍诧异道:“你刚才说,今天刚满24周岁,也就是说,今天也是你的生日?”

    “喔,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啊。”

    “好,我就权当你在讽刺我迟钝好了。”

    慕容灵儿顿了顿,又轻笑道:“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

    “这不是男人泡妞时的常用说辞吗?开玩笑的。”陶宝打顿一下,也是轻笑道:“真巧,其实我也觉得你非常亲切。怎么说呢?就像我一个素未谋面的远房表妹。”

    “表妹这个梗已经用烂了。”慕容灵儿顿了顿,双手背负,俏皮一笑:“你是妹控?”

    “不,恰恰相反,我是姐控。”

    “这么坦诚?”

    “没办法,谁叫我们一见如故呢。我有个建议。”

    “唔?什么?”

    “你做我的红颜知己,我做你的蓝颜知己,如何?”

    慕容灵儿笑的花枝乱颤:“可以,可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起初看你,是一个略带忧郁的男人,没想到意外的会撩妹啊。”

    “过奖,过奖。”

    “手机拿来。”慕容灵儿止住笑道。

    陶宝把手机递了过去。

    慕容灵儿接过手机,然后输入一行号码,然后又按下拨打键,直到自己手机铃音响起才按下挂断键,将手机还给陶宝。

    “ok了。”慕容灵儿将自己的手机放回包里,然后道:“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说完,慕容灵儿挥挥手就离开了。

    陶宝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再有一个小时,自己的生日也要结束了呢。”

    陶宝抬头瞅着夜空。

    虽然这个生日比过去三年的生日都要热闹,收到的生日礼物也是三年来最多的一次,但陶宝始终有一种缺失感。

    好像少了些什么。

    “噢,下雨了。”

    陶宝伸出手,一个水滴落在掌心,然后摔出一片雨花。

    露天舞池里的人们开始纷纷向古堡涌去。

    叶向阳承包了整个古堡酒店,只要是来宾,只要登记一下,都可以免费在这里住上一晚。

    “回去。”陶宝抬头瞅了瞅下雨的天空自言自语。

    他转过身来到古堡酒店外面,站在屋檐下,雨越下越大。

    等了片刻,叫的滴滴专车还没到,倒是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夏晴。

    她从古堡里出来,看样子也打算回去,没有见周小军和叶向阳的身影。

    倒是有从古堡里出来的宾客偷瞄着夏晴,窃窃私语。

    “那女人是谁啊?竟然让叶向阳和另外一个帅哥争着开车送她。”

    “关键是,她还不领情,坚持要自己打车回去。”

    “是在装清高?那个陌生男人暂且不提,这叶向阳可是东海未婚女人的梦中情人,她竟然冷冷淡淡。”

    “切!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了,吊男人胃口吗?”

    “算了,听说她只是叶少公司的一个普通女员工,叶少对她估计也是玩玩而已。”

    一行人说完就去了停车场。

    屋檐下只剩下陶宝和夏晴了。

    “为什么不反驳?”陶宝开口道。

    夏晴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淡淡道:“因为没必要。她们对于我而言,只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哪怕她们说的再恶毒,都伤害不了我。”

    陶宝凝望着下雨的夜空,淡淡道:“多年以前,有个跟我们家有过节的中年妇女骂我是野种,是母亲都不要的灾星。有个女孩冲上去跟她打了一架,把对方一顿爆揍,对方没哭,她自己却哭的稀里哗啦。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那个女孩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坚强,她其实挺爱哭的。”

    夏晴把头扭到一边,眼眶有些泛红,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

    夏晴挥了挥手,出租车直接开到了夏晴的面前。

    夏晴拉开车门,直接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出租车随即离开。

    没多久,一辆现代车也开了过来,正是陶宝通过滴滴叫的专车。

    他也坐到副驾驶座上。

    司机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大哥。

    拉上陶宝后,司机直接打转弯,驶出一段距离后,司机突然右转弯朝一条小路直奔而去。

    “嗯?”陶宝眉头微皱:“师父,这不是下山的路?”

    司机大哥笑笑:“下山的主干道发生了交通事故,大堵车,你没见出租车都上不来吗?这是一条小路,不是本地的老司机根本不知道这条路。放心好了,我肯定会把你安全带到山下的。”

    的确。

    陶宝在屋檐下等了好大会,才来了一辆出租车。

    “嗯?”

    陶宝突然想到什么,脸微变。

    “师傅,你刚才说,出租车都没上来了?可是,在你之前,明明有一辆出租车上山拉客。”

    “哦,我看到那辆出租车了。黑车。”司机直接道。

    “黑车?”

    “是啊。那根本不是出租车,是涂抹了出租车外观的黑车。只要经常跑车,一眼就能识破。但普通乘客是很难识破的。”司机顿了顿,又道:“而且,那车既不是从主干道上山的,也不是从这条小路上山的,而是从另外一条山路出来的。那条路根本通不到山下,怎么突然冒出一辆拉客的黑车?奇怪......”...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