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117章 撕吧,尽情的撕吧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李蔓吟是国画大师李瑞东老师的女儿。”

    杨姗姗的声音。

    “李瑞东老师的女儿?”陶宝吸了口凉气。

    “嗯?你也知道李瑞东老师?”杨姗姗稍稍诧异。

    陶宝翻了翻白眼:“李瑞东老师可是被称为当代齐白石,前年,他的一幅山水画《碧水蓝天》在瑞士拍卖行拍出了3.5亿人民币的天价,新闻轰动一时。”

    陶宝顿了顿,一脸遗憾道:“我很多年前就是李老师的粉丝了,可惜,他的作品绝大不多数都不出售,一部分自己保存,一部分捐给了博物馆。李瑞东老师至少画了上百幅画,但仅有几幅画在市场上流通,每幅画都是天价。就连赝品的价格都十分昂贵。我曾经想买《碧水蓝天》的赝品,但画贩子竟然索价三千。”

    杨姗姗点点头:“我家里有一幅李老师的《雏鸟》,是我老爸以3000万的价格从黑市上购买的,被我爸视为至宝,一直挂在他的阁楼书房里。”

    陶宝笑笑:“看来,大家都是国画爱好者呢。”

    他顿了顿,扭头看着正在拍戏的李蔓吟。

    短发、贫**,不是陶宝的菜。

    但陶宝也承认,李蔓吟非常漂亮,短发给人一种爽朗干练的感觉。

    对短发控的男人来说,李蔓吟应该是一口可口的大餐。

    而且,身穿巫女服饰的李蔓吟有种非常特别的味道,与众不同。

    这时,杨姗姗突然又道:“陶宝,你最好不要打李蔓吟的主意,这个女人跟她温柔似水的外表完全不同,内在是一个非常刚烈的女人,性格非常要强,而且,嫉恶如仇。特别讨厌那些轻浮的男人。”

    陶宝微汗:“我看起来像是那种见女人就上的采花大盗吗?”

    “呃......看起来,像。”

    陶宝:......

    没等陶宝开口,杨姗姗又道:“但实际接触后,发现,你并不是那种男人。”

    陶宝双手合一:“阿弥陀佛。”

    杨姗姗翻了翻白眼:“但是你也不是什么道德君子,偷窥女人胸部,这事你没少干?”

    没等陶宝开口,杨姗姗又自言自语道:“不过,你也不是个例,男人都是这样。”

    陶宝打了个响扣,笑笑道:“没错,男人是被荷尔蒙所支配的生物,这是一种本能。再说,很多女人的价值就体现在对男人的吸引力上。如果走在大街上,没男人注意,那就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了。”

    杨姗姗无语,但她还真反驳不了。

    陶宝的目光再度落到李蔓吟身上,好奇道:“国画大师的女儿,为什么会去演电影呢?一般来说,像这种从事艺术的,不都是普遍反感娱乐圈吗?”

    杨姗姗也看着李蔓吟,稍稍沉吟,然后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据听说,李瑞东老师强烈反对,但李蔓吟执意要当演员。李蔓吟之前是中央美院的学生,遗传了她父亲非凡的绘画天赋,尤其是水墨画方面,已经是一线大师水准了。”

    “放弃地位崇高的艺术界,投身到污浊的娱乐圈。奇怪的女人。”陶宝道。

    这时,胖导演看向这里,招了招手:“陶宝,轮到你的戏了,快过来化妆。”

    “ok。”陶宝道。

    准备离开的时候,杨姗姗突然又道:“陶宝,你为什么要给苏浅音吃芦笋盖饭,还要拌辣椒油,还有巧克力和红酒,这些食品完全不搭,组合在一起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陶宝咧嘴一笑:“待会你就知道了。”

    随后,陶宝来到了化妆室。

    刚好,李蔓吟正在卸妆。

    “李小姐,你好。”陶宝微笑着打着招呼。

    “你好。”李蔓吟表情平淡道。

    “呃,我刚才在看你拍戏,表演非常到位。”

    “多谢。”李蔓吟惜字如金,并不愿跟陶宝多谈。

    陶宝见状,内心叹了口气。

    他原本打算跟李蔓吟套套近乎,看能不能低价弄到她父亲的水墨画。

    但看李蔓吟拒人千里的样子,是没什么指望了。

    不过,陶宝本来也没抱什么期望,所以也谈不上特别失落。

    李蔓吟卸完妆,未发一言,直接就离开了。

    十分钟后,陶宝也化好了妆。

    他往镜子前一站。

    卧槽!

    哪里来的精神病人?!

    神奇的化妆术!

    少许后,陶宝来到一间病房。

    因为接下来将是一个又黄又暴力的**戏,为了尊重演员,除了摄影师和导演,以及三位主演:吴凯、杨姗姗和李蔓吟,其他人都回避了。

    陶宝根据剧本躺在病床上。

    过了会,穿着护士制服的苏浅音进来了。

    “阿康,最近精神状态稳定的不错,继续保持,下个月就能出院了。”苏浅音饰演的莉莉轻轻笑着。

    阿康点点头。

    莉莉转身去给阿康配药。

    而阿康盯着苏浅音的后背,眼眶越来越泛红起来。

    当莉莉转过身准备拿药给阿康吃的时候,阿康突然扑了过来,直接将莉莉扑倒在床上,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另外一只手开始撕莉莉的衣服。

    苏浅音内心冷笑。

    “撕,尽情的撕,等你那玩意立起来,我就按照剧本拼命挣扎,然后找准机会对准你的命根子一脚踹上去,即使不断,也差不多废掉了。没有谁能追究我的责任,我只是在演戏。难道被**,不能挣扎反抗?至于男演员命根子废了,抱歉,这只是一场演出事故。”

    苏浅音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

    暗忖间,陶宝已经解开了她的胸罩。

    “哼,差不多可以动手了。”苏浅音一边挣扎着,一边用眼神偷瞄着,寻找着陶宝裆部的破绽。

    她是觉得,破绽应该很好找的。因为这个时候,男人被荷尔蒙支配,只顾着进攻,哪还有心防御。

    但是!

    没有!

    完全没有!

    她的内裤都被陶宝脱了,但还是没有找到陶宝的破绽。

    而且,更糟糕的是,随着陶宝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自己身体开始条件反射的燥热起来,而且来势凶猛!

    “怎,怎么回事?自己怎么突然非常想和男人啪啪?这种感觉.....没错,就像吃了春药。可是,没有啊,自己根本没有吃春药啊!”

    陶宝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这时,在外场观看的杨姗姗突然意识到什么。

    “啊!我知道了为什么陶宝要给苏浅音吃那些东西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