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97章 别说了,心塞
    陶宝更是一头雾水。

    “孩子?”

    许茜点点头,她顿了顿,又道:“对很多女人来说,孩子就是她们的生命。为了孩子,她们可以做任何事情。”

    “你的意思是?”

    “你前妻大概怀了别人的孩子,她不想被发现,所以急切想跟你离婚。”许茜推测道。

    夏晴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警察同志还管不管了,这里有人乱黑人!

    “可是,我们婚前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最长也就是三天没见面。我不觉得她有移情别恋的机会。”陶宝道。

    “no,no,no。”许茜晃了晃手指:“怀别人的孩子并不一定是情人的,也有可能是炮友的啊。没错,说不定,就是那三天,她约了炮友开房,然后怀了孕。很正常的,很多女人婚前都会有一些疯狂的念头和举动。婚前和前男友**的,跟男闺蜜**的,跟男老板**的,多去了......”

    陶宝一脸抑郁,摸着胸口,来了一句:“别说了,心塞。”

    夏晴:......

    少许后,夏晴收拾下情绪,淡淡道:“陶宝,你来我们公司有事吗?”

    “心塞......”

    夏晴要暴走:“心塞个屁啊!什么事情都是讲证据的,你有你前妻出轨的证据吗?”

    陶宝大喜:“这么说,我前妻没出轨?”

    夏晴瞪了陶宝一眼:“我怎么知道?!”

    “呃,好。”陶宝顿了顿,收拾下情绪,然后又道:“我没事,就是来学习学习贵公司的管理理念的。极光商贸成立短短五年,就已经挤入东海全部企业的前五十名,本土企业前三十名,本地创业公司的第一名!极光商贸可是我们东海全体商业人的学习榜样啊。”

    夏晴翻了翻白眼:“你一个打工的,学什么管理理念?”

    “夏小姐,你这就目光狭隘了。将来我要是娶一个白富美,我不得替她管理公司?”陶宝道。

    夏晴:......

    “陶宝,我给你一个忠告。”夏晴突然道。

    “什么?”

    “我觉得娶白富美这事,可能比你变成亿万富翁更不靠谱。”

    她顿了顿,又道:“单就结婚这事,愚蠢的男人会千方百计讨好女方。而聪明的男人则会去搞定女方的父母,反过来通过女方父母来摆平女方。”

    夏晴再次停顿一下,才又道:“所以,如果你打算和某个女人结婚的话,你一定要先搞定她的父母。”

    “呃......”陶宝沉默少许,点点头:“受教了。”

    “就这样,我去工作了。”

    就在夏晴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帮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上来,然后把陶宝团团围住。

    夏晴和许茜都是脸大变。

    “那个,发生了什么事?”夏晴声音稍微颤抖,道。

    “七楼的男卫生间发生一起命案,一个在这里上班的女白领被杀。我们初步怀疑,还是硫酸毁容案的凶手所为。”有警察道。

    嘶

    众人都吸了口凉气。

    又发生命案了?

    而且,就在自己上班的地方!

    七楼,原来租赁七楼的公司倒闭了,那个楼层已经空置很久了。

    也有不少人去那里上过厕所。但没想到竟然有人在厕所被杀!

    “看这个架势,也就是说,杀人凶手是......”

    夏晴目光闪烁,她突然挤进人群,挡在陶宝前面,淡淡道:“你们说他是杀人凶手,有证据吗?如果没证据,这么大张旗鼓的抓捕,会不会不太妥?”

    陶宝愣了愣。

    他没想到,在这种场合,夏晴会站出来维护他。

    “你是他什么人?”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导模样的男警,淡淡道。

    正是百合的那个做刑警的同学,姚远。

    之前,陶宝在咖啡厅和姚远打过照面。

    “朋友。”夏晴淡淡道。

    “什么关系的朋友?姚远逼问道。

    “这跟案情有关系吗?”夏晴反问道。

    “当然。如果你只是他的普通朋友,那说明,你对他并不了解。既然并不了解,那你怎么就断言他和这起凶杀案无关呢?”姚远显然也是辩论高手,咄咄逼问。

    “我......”夏晴哑然了。

    陶宝轻叹了口气,伸手把夏晴拉到了身后,看着姚远,淡淡道:“姚警官,对一个无关女人如此咄咄逼人,很失风度。我不觉得百合姐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姚远的脸唰的爆红了。

    他走过来,附耳低声怒道:“陶宝,你要是再敢当众提百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姚远又退了回去,淡淡道:“你刚才说,这个女人是无关者,也就是说,你已经承认你跟写字楼的凶杀案有关了?”

    陶宝点点头。

    人群一片哗然。

    这,这人还真是凶手!

    夏晴也是睁大着眼睛,表情不敢相信。

    姚远冷笑:“敢作敢当,还算是一条汉子......”

    “敢作敢当?”这时,陶宝突然打断姚远的话,淡淡道:“我什么时候承认我是凶手了?”

    姚远微怒:“你刚刚明明......”

    “没错,我承认我是这起凶杀案的相关者。但相关者就是凶手吗?从刑侦角度讲,一起命案,受害者、凶手、目击者都是案件的相关人。这才是正确的解读方式?刑警同志。”陶宝从容淡定道。

    姚远有些恼羞成怒,但又不便当众发飙。

    他深呼吸,稍稍冷静下来,冷淡道:“既然你不是凶手,也就是,你是目击者了?”

    “没错。”陶宝点点头:“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怀疑我。因为你们从监控里发现,我从七楼下了电梯,去了七楼卫生间。然后,我离开不久,卫生间里就流出了大量的血,恰好被正在寻找我的保安看到。事实上,我去卫生间的时候,那个女白领已经被杀了。”

    “你说谎!哪有这么巧?你去了趟卫生间,就有人被杀了。而且,既然发现了尸体,为什么不报警?”姚远厉声喝道。

    “就是这么巧。至于为什么不报警?”陶宝看了姚远一眼,淡淡道:“因为凶手还会回到案发现场。”

    “你凭什么这么判断?”姚远道。

    “因为凶手在现场遗忘了东西,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陶宝道。

    “什么东西?”姚远又道。

    陶宝看着一道身影悄悄离开了公司,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他淡淡道:“姚警官,现在去案发现场的人,就是凶手。”

    “什么意思?”赵远疑惑道。

    陶宝淡淡笑笑:“凶手并没有丢东西,我是诈唬。但心虚的凶手一定会返回案发现场,看他到底丢了什么东西。”

    姚远半信半疑,他用对讲机联系了驻守七楼案发现场的警察。

    片刻后,姚远的对讲机响了。

    “姚警官,人抓到了!”

    陶宝咧嘴一笑:“好了,让我们去看看这个穷凶极恶凶手到底是谁。”

    ps:三更完成!小伙伴们投票够热情,谢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