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44章 相互利用,各得所需
    陶宝的办公室一个大约十五平方左右的**隔间,因为要接待客户,所以,办公室里有一个两米长的沙发。

    此刻,一个女人正在陶宝的沙发上做仰卧起坐。

    看到陶宝进来,女人直接道:“陶宝,过来,压着我。”

    “诶?”

    陶宝愣了愣,然后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直接压到女人身上,然后道:“要脱衣服吗?”

    女人轻咬着嘴唇,一脸寒霜:“我说让你压着我的腿,我做仰卧起坐!”

    “啊!这样啊,啊哈哈。”

    陶宝一脸尴尬的从女人身上爬了起来,稍稍收拾下情绪,然后按着女人的脚踝。

    因为正值六月,天气已经很热了,女人并没有穿丝袜,整个裸足就被陶宝握在手心。

    陶宝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心思微漾。

    **!**!真正的芊芊**!

    陶宝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得出,这绝对是一双国宝级的珍品**。

    对**控们来讲,女人的足和脚是最性感、最具有诱惑力、杀伤力的致命武器。他们的论点也很充足:只要从西方灰姑娘的“水晶鞋”、中国古代女人的三寸金莲,甚至到民间骂人“破鞋”的那些童话轶事、言语词汇中,人们就可或多或少感受到足和脚的魅力,以及所给人留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和想象……

    有德高望重的前辈说过,如果有男人绕过头面、细腰、**,直接盯着女人的足和脚看,那他一定是个看女人相的高手,一个比女人还懂得女人的专家。

    虽然作为球迷的陶宝并不是**控,但这会还是不由有些心猿意马。

    “恶心!”就在这时,女人突然仰卧起坐起来,近距离的瞪着陶宝,道。

    “不是,叶小姐,你这骂的毫无道理啊。是,我是在您公司的员工,但员工手册上那条写必须接受老板的辱骂了?”陶宝抗议道。

    这个所谓的客户,正是婚介所的新老板,叶冰雨。

    叶冰雨收购百合婚介所的事,并没有公开。

    除了婚介所的高层领导,以及极个别用心调查过的员工外,大部分员工并不知道叶冰雨是婚介所的新主人。

    “我是辱骂?呵呵。”叶冰雨两声冷笑,然后道:“你刚才握着我的脚,在妄想什么?”

    “没想什么啊,我就是觉得,这么漂亮的**,将来一定能生女孩子。”陶宝一脸神往:“我喜欢女儿,人都说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我想看看我上辈子的情人长啥样。”

    叶冰雨:......

    她抽回脚,瞪了陶宝一眼,朱唇轻启:“变态!”

    陶宝脸黑:“父亲喜欢女儿,怎么就变态了?叶小姐,别以为你是老板,就可以随便诽谤人。吊丝也是有吊丝的尊严的!”

    “哈!”叶冰雨叹了口气,收拾下情绪,然后突然淡淡道:“我说的事,你考虑如何了?”

    “啥事?”

    “让你做我男朋友。”叶冰雨淡淡道。

    陶宝微微苦笑:“亲爱的美女总裁,咱能不调戏人不?我要赚钱,没功夫陪您玩游戏。”

    “我是认真的!”

    陶宝:......

    少许后,陶宝深呼吸,然后道:“那好,我再问一遍。交往后,能**不?”

    “不能。”

    “能亲嘴不?”

    “不能。”

    “能牵手不?”

    “不能。”

    陶宝脸黑啊:“那我到底要你这个女朋友干什么?!”

    “没用。”叶冰雨直接道。

    “咳咳!”陶宝直接呛着了:“你这么坦白,我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啊呸!我有很多话要吐槽!”

    他咽了口唾沫,又道:“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跟你交往呢?”

    陶宝再次停顿一下,控制一下节奏,又道:“我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庸俗分子,这种亏本交易,我是不会做的。”

    叶冰雨想了想,然后道:“我让安娴给你涨工资。”

    “涨多少?”

    “基本工资翻倍。”

    陶宝立刻拉着叶冰雨的小手,满脸热情:“媳妇。”

    叶冰雨嘴角扯了扯。

    这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她随即意识到什么,把手从陶宝掌心抽回,淡淡道:“我们来约法三章。第一,我们的关系,对外保密;第二,不准占我便宜,严禁任何身体接触;第三。你可以泡妞,我不会约束你。但是......”

    叶冰雨停顿一下,又道:“夏晴除外。”

    陶宝嘴角抽了下。

    “果然是冲着夏晴去的。只是,自己和夏晴的关系是绝对保密的,这女人嗅觉这么敏锐,竟然能察觉到自己和夏晴关系匪浅?”

    陶宝摇摇头,又心道:“算了,反正大家都是相互利用,各得所需。”

    对陶宝而言,这个交易还是很满意的。

    基本工资翻倍,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收益。

    除此之外,自己虽然只是叶冰雨的名义男朋友,但应该会在裁员中保下自己?

    正暗忖着,叶冰雨突然又道:“对了,我已经把百合婚介所的事务全权交给了陈安娴处理,你可别被她开除了,我会很丢脸的。如果你被开除了,那我们的协议也自动作废。”

    “诶?!”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谁啊?”陶宝提高声调道。

    “我。”门外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

    屋里的陶宝和叶冰雨都是脸微变。

    是陈安娴!

    “陶宝,你去应付陈安娴,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在你这里。”

    说完,叶冰雨直接跑到了陶宝的办公桌下面,躲了起来。

    陶宝心思古怪:“陈安娴这女人又来干嘛?”

    他收拾下情绪,然后打开了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