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章 当初应该拍点夫妻小视频的!
    “你,你胡说什么?”

    “苏小姐,离婚证是真是假,很容易查到的。我有朋友在民政局工作,只需要输入离婚编号就能查到了。”陶宝笑吟吟道。

    但在苏暖暖看来,这根本就是恶魔的微笑啊。

    “这男人怎么回事?似乎完全掌握了自己的秘密!”

    少许后,苏暖暖硬着头皮道:“你这是恐吓!”

    “那,答案呢?管理员小姐?”陶宝进一步逼迫道。

    “但是,你没有离婚......”

    “不,我离婚了。离婚证都在身上呢,哦,不过,只有我的照片和档案,我前妻的照片和档案信息已经被我撕掉了。不过,离婚证的编号还是好好保留下来,你可以让人去验证。”

    陶宝说完直接拿出一本被撕的支离破碎的离婚证。

    苏暖暖接过来,翻了翻。

    纸张的质感很好,不像是伪造的。

    她暗暗记住离婚证编号,然后用微信发给她一个也在民政局工作的朋友。

    朋友很快把查询信息发过来了。

    是真的。

    这个叫陶宝的男人还真离过婚。

    “咳咳,陶宝,你这人是不是心理变态?正常人会一直随身携带离婚证吗?我看离婚证的颁发日期,你都已经离婚三年了。”苏暖暖满脸狐疑。

    陶宝挥了挥手指:“不,你不懂,我这是自我激励。当初我前妻给我戴了好多绿帽子,我气不过,我要时刻戴着离婚证,自我鞭策,才能更加上进!”

    陶宝说的悲情至极,又气势轩昂。

    很有演说家的天分。

    如果生在西方,没准会是一个出的政客。

    苏暖暖也是听的很母爱泛滥,很是同情陶宝的遭遇。

    她拍了拍陶宝的肩膀,道:“陶宝,好!我答应让你住进来!我们这房租很便宜的,一个月一千五块,比周围的房租足足低了两倍,你先交半年份的。”

    陶宝脸黑啊。

    “不是三百吗?”陶宝道。

    苏暖暖吓了一跳:“你,你又怎么知道的?”

    这男人太可怕了,怎么什么都知道?

    三百的低廉房租一直都是黑玫之家的租户对外恪守的秘密。

    这男人怎么知道?

    “别看我,我不会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陶宝顿了顿,又道:“我再问一遍,房租多少钱?”

    “恶,恶魔!”苏暖暖一脸郁闷。

    本想骗点房租,但自己惯用的招式全被这男人看穿了!

    陶宝从口袋里摸出一千五百块钱,五百是自己的,一千是从夏晴那里要来的。

    “嗯,给你,你写个收据,已收陶宝半年份的房租一千八百块。”陶宝道。

    “哦......”苏暖暖写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了:“不是,你给我一千五,凭什么要我写一千八啊?这少的三百,谁出?”

    “当然是你了。”陶宝振振有词:“你该不会以为,我帮你成为当红女主播是免费的?”

    苏暖暖眨了眨眼:“还,还收费啊?”

    “废话!”陶宝翻了翻白眼:“要不,你肉偿?”

    苏暖暖后撤一步,眼神警惕的看着陶宝:“老娘拒绝!”

    她想了想,然后一咬牙,写上了一千八的金额。

    写完收据,苏暖暖一式两份,把其中一份给了陶宝。

    “交易达成,嗯,陶宝,从今天起,你就是黑玫之家的一员了。不过很遗憾,房东一般不在公寓,三号房和四号房的租客出去旅游了,所以,晚上的欢迎大会就只能由我和五号房租客为你操办了。”

    这时,楼下有房门打开的声音,同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我回来了。”

    “啊,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苏暖暖笑道。

    陶宝倒是愣了愣:“这个声音......”

    “陶宝,走,五号房的房客回来了,我们下去打个招呼。”苏暖暖拉着陶宝就朝楼下走去。

    一个女人,一个大约二十二三岁,姿颇有倾城之风。

    好,她还是一个赤身果体的女人。

    说赤身裸\体不太恰当,因为她的那条会令男人荷尔蒙狂飙的蕾丝渡边底裤只褪到雪白雪白的大腿处。

    她正在脱衣服。

    毕竟,现在正值夏天,外面有点热。

    “啊,夏晴,不要这样。”苏暖暖赶紧提醒道。

    没错,正在客厅换衣服的绝尤物正是陶宝的前妻夏晴。

    “嗯?”夏晴听到苏暖暖的声音有点惊慌,于是就好奇的抬起头。

    这抬头一瞅,夏晴也是当场碉堡了。

    “为什么那混蛋会在这里?!”

    因为太过震惊,夏晴都忘了把底裤提上去了。

    苏暖暖赶紧跑过去,慌里慌张的帮夏晴提好了底裤。

    这时,夏晴终于反应过来了,也是赶紧把短裙重新穿上,然后怒视这陶宝:“你,你......”

    “你什么你?真以为我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切,别开玩笑了,老子早就轻车熟路......”

    话没说完,一个物体直接砸了过来。

    陶宝伸手一抓,瞅了瞅,嘴角微抽。

    竟然是一个胸罩,而且,还带着体温,显然是刚脱下的。

    夏晴这才反应过来,尖叫一声,双手抱着胸,怒瞪着陶宝:“混蛋,不要看!”

    “切!”陶宝撇撇嘴,背转身过去。

    “哈!”转身之后的陶宝忍不住叹了口气:“三年没见,夏晴内部也是大变样啊。好像更白,皮肤也更嫩了。”

    比较遗憾的是,虽然夏晴的蕾丝边打底裤是脱了,但还穿着内裤,所以并没有看到夏晴的**部位。

    他又深叹了口气:“可恶,当初应该拍点夫妻小视频的!”

    这时,夏晴终于换好了衣服。

    然后,苏暖暖把陶宝住进来的事说了下。

    “不行!”夏晴果断拒绝:“黑玫之家都是女人,怎么能让一个男人住进来呢?而且还是一个行为不检的男人!”

    “呃,我以为,你会首先质疑他的婚史呢。”

    夏晴脸微变,但很快就淡定下来:“人品就不行,还谈什么婚史。总之,我反对!”

    “唉,小晴晴,你就可怜可怜陶宝。”苏暖暖道。

    “他有什么好可怜的?”

    苏暖暖叹了口气:“你不知道,陶宝的前妻给他戴了很多绿帽子,在他心灵上留下难以抚平的创伤。”

    夏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