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屋藏娇娇 > 017
    “徐三婶。”

    走到尹氏母女跟前,顾晟非常礼貌地朝着尹氏作了一揖。

    而后,又冲央央笑着说:“徐大妹妹。”

    顾晏有伤在身,但顾着礼节,也想朝尹氏行个礼,却被坐在床边的徐敬笙按住了。

    尹氏也忙关心问:“四郎可好些了?昨儿晚上可真是吓坏我了。”

    一边走,一边尹氏已经走到了床边,站在了自家老爷身旁。

    顾晏面色略显苍白,他背后垫着大迎枕,整个人虚弱得很,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多谢三婶关心,已经无大碍。”

    “怎么会无大碍?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央央想象中的顾晏,就算是吃了些苦头,或者会不如往昔光彩照人,但是,也不至于是将自己弄成这样的。

    又想着刚刚老夫人说的话,说以后可能都再也不会见面了,央央心里着急,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就哭了起来。

    “四哥,你怎么会伤成这样?还好你这回有惊无险,可谁能保证下回一定也是有惊无险?”

    央央真是替他操碎了心:“你还是别去做什么生意了,就呆在家里好好念书吧。或者像三哥一样,你也可以去私塾里教书。一边教书一边读书,将来考状元。”

    顾晏说:“家里有三哥念书考科举就行了……”

    怕央央又问为何不能两个人一起考,顾晏又道:“考科举走仕途,不是一般人家供得起的。再说,家里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总得出一个能赚钱的人。”

    央央心偏着顾四,于是斜眼望着顾三说:

    “为什么不是三哥做生意,我觉得四哥念书更好一些。”

    顾晟笑了起来。

    “大妹妹这话说得对,我也是这样说的。澄之,回头咱俩换换,你去私塾里教书吧。”

    顾晏说:“三哥你就别逗她了。”

    央央眼睛又黑又亮:“我觉得三哥说得对。”

    顾晏说:“去私塾教书,不是我喜欢做的事情。考科举走仕途,我也不稀罕。”

    央央知道,四哥素来清高冷傲。这世上,仿佛也的确没什么是他在乎的。

    “可是……四处奔波做生意,这难道就是四哥在乎的吗?难道……你要一辈子不思进取,就甘心做一个市井小民?”

    “娇娇!”徐敬笙沉了脸。

    央央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咬了咬自己舌头。

    “我不想四哥放弃自己,你那么好,就算现在栽了跟头,你也可以重新站起来继续走下去的。”

    顾晏选择做些小生意,而不是如顾三一样教书念书,他是有原因的。只是这样的原因,顾晏不会说,他也不能说。

    望着央央,顾晏幽沉的眸子涌出一点光亮来,他说:“你不嫌弃我如今的出身,还能喊我一声四哥,我自然也是拿你当妹妹的。等将来你出嫁,我也定会送你一份大礼。”

    “四哥!”

    央央着急。

    徐敬笙夫妻不会不明白,顾家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

    都知道这傻丫头的心思,都在有意无意提点她。只有这傻丫头,竟然还妄想着能够嫁到顾家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启程。”

    徐敬笙起身,叮嘱顾晏说:“你好好养着身子,年前就别再出门了。”

    “多谢徐三叔慷慨解难。”

    徐敬笙过来,不可能真的只是来看看旧识的。留点银子下来,至少叫他们一家老小可以过一个好年。

    “爹,我觉得这里很好,我想留在这里多住几日。”央央不肯走。

    “你来前是怎么答应我的?”徐敬笙一脸严肃。

    央央只缩着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顾晟说:“我送三叔三婶跟大妹妹一程。”

    央央舍不得走,一步三回头。

    顾晏只卧坐在床上,看着门口的方向,朝央央挥了挥手。

    老夫人留着人吃早饭,央央闹脾气,不肯吃。以前尹氏会哄着她,这回见丈夫实在生气了,索性也不敢哄女儿了。

    临走的时候,瑛婆用纸包包了几个热乎乎的大包子递给尹氏。

    “大小姐没吃早饭,可不行。老夫人交代了,让带着路上吃。”

    “多谢你了,瑛婆。”

    “徐老爷徐夫人慢走。”瑛婆目送徐家马车离开。

    一坐进马车里后,央央就开始掉眼泪,尹氏哄着说:“快别哭了。”

    一边说,一边朝女儿使眼色,示意她老爷脸色不好。

    央央想着这些日子来,爹爹对自己越发严厉了,心中也很是不爽。

    别开头去。

    “反正爹爹现在也不喜欢我了,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尹氏说:“你说这话,可是叫你爹伤心了。你自己想想,打从你出生到现在,你爹爹哪回一回家来,不是有什么好的都给你?你哥哥只大你两岁,如今吃多少苦你可知道?”

    央央的胞出兄长今年十五,早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就被徐敬笙带在身边历练。

    而如今,被徐敬笙扔在军营里,半个月才回家一趟。

    “你哥哥那样辛苦,每次回来一声抱怨都没有。你可倒是好,日子过得潇洒自在,还怪你爹爹不疼你。”

    “娇娇,你也大了,该懂事了。”

    央央也有些想哥哥了,转移了注意力后,她就不再叨叨着顾家的事。

    走半道上忽然下了大雨,徐敬笙吩咐赶车的有福守礼就近找一家客栈且先住下,暂时避避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