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小萌并没有察觉到,北以宸那瞬间僵硬的身体。

    风吹过脸庞,带着淡淡的凉意。

    当车子在宿舍楼下的车棚外停下来时,朱小萌看了眼北以宸,“你快走吧,你们教学楼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呢。”

    现在已经六点二十一了,还有九分钟的时间,如果加紧速度的话,还是能够历时到的。

    将车篓里的水果拿出来放在北以宸的手中,“快走吧,否则要扣平时分呢。”

    北以宸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水果袋子,声音淡淡,“你也快些吧。”

    朱小萌点头,将自行车归还后,快速的朝着晚自习教室跑去。

    —

    第二天一大早,朱小萌便早早地起来,跑去食堂吃了早餐。

    上午没课,朱小萌吃完早饭后便回了寝室。

    拿出画本,准备继续画画。

    看着紧拉着的窗帘,再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将窗帘拉开一半,又将窗子和门打开,闻着那新鲜的空气,心情也好了许多。

    只是这个时候,耳边偏偏又响起了某人的怒吼声,“睡觉呢,开什么窗户!刺眼啊!”

    看着外面一点也不强烈的太阳光,还有方静梦那距离窗户处最远的床位,以及她床上没有一丁点的阳光照耀,朱小萌理都没有理她,坐在椅子上画着自己的漫画。

    见没有动静,方静梦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手中还拿着个手机,朝着床下面趴在桌子上绘画的朱小萌开口道,“你耳聋啊!把窗帘拉上!我还要睡觉呢!”

    闻言,朱小萌连抬头看她一眼都没有,声音淡淡,“是玩手机还是睡觉呢。”

    这淡淡的话语,听在方静梦的耳朵里,却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我玩手机还是睡觉关你什么事!反正就是不许你把窗帘拉开!”

    听着这命令味十足的话语,朱小萌轻笑了一声,“这寝室是你的?”

    声音很轻,听上去十分的漫不经心。

    而正是这份漫不经心,让的方静梦更为火大,“你什么意思!我说了让你拉上窗帘,你没听到吗!”

    这一次,朱小萌连理都不想理她了。

    人物的轮廓在笔下成型,朱小萌满意的点了点头,画的更为认真了。

    上面探头出来的方静梦见此,不由地恼怒起来,随手将枕头朝着朱小萌的头上砸了下来。

    夏天的枕头都比较重和硬,若是砸到人的头上,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听到风声,朱小萌快速的伸手。

    只是距离的太近,朱小萌即使反应过来,也来不及躲开或者将枕头抓住。

    好在伸手挡住了枕头,没有让枕头砸在头上。

    不过手背却被这么重重的一砸,而红了一大块。

    手背上传来的疼痛,让的朱小萌漂亮的眸子里瞬间布满了寒霜。

    抬起头,目光瞬间化作利箭,射向上面的方静梦!

    其她几人虽然早就被之前的动静给惊了起来,但是却都只是看了一眼,就事不关己的重新躺回床上。

    这次的动静比较大,几人不由地探出头来,就忽的感觉到周围空气中的温度蓦地降低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