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墨家闹事
    “他们比我好聊么?”

    只一句话,夏连翘就知道,墨沉嵩是在学她刚刚“调戏欺负”他。

    夏连翘瞬间无语凝噎。

    被他按在怀里,硬着头皮道,“当然……”

    “嗯?”

    “他们当然比你好聊,毕竟你这么冷漠,这么不会说话……”夏连翘声音越来越小,越说,越心虚……

    墨沉嵩确实话少,确实冷漠。可那都是对别人。

    对她,他哪怕话再少,只要她想听,他都会说。

    对她,他根本没有冷漠……

    “哦?我冷漠,不会说话?”他缓缓退开,目光直直盯着她。微哑的声音,听的她心尖像有一只大手撩拨而过……

    夏连翘胸口跳动速度越来越快。

    他也越凑越近,“连翘,我想我今晚,应该要让你感受到热情……”

    ……

    这一夜,夏连翘确实感觉到了热情。

    哦不,应该说,以往有他的每一夜,都有热情……

    夏连翘回过神后表示非常后悔当时为什么要说那么一句话。

    为什么要作死,挑起他反击的**。

    甚至,因为她睡了半天,他认为她已经睡够了,接下来,直到天亮,他都没给她机会闭眼……

    一夜沉浮。

    翌日,夏连翘几乎起不来。只能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墨沉嵩只能用灵力缓缓给她按摩。

    直到日上三竿。

    夏连翘躺的差不多了。

    外头,连城也终于按捺不住,来叫她了。

    “娘亲娘亲,墨墨墨墨……”

    夏连翘无奈,瞪了墨沉嵩一眼,起身,穿好衣服出去了。

    “怎么了?”一打开门便看到了红衣小姑娘蹲在门口。

    小姑娘瞧到两人,立即跳起来,怒气冲冲道,“娘亲,墨墨!你们终于起来了,那几个墨家人在霞远峰大闹呢,说是要见墨墨!”

    “墨墨,要不要连城去帮你把他们揍听话!”她挥了挥小拳头。

    墨沉嵩摸摸她的头,“不用。”

    连城嘟嘴,“那太便宜他们了。”

    这时,夏苏木与楚鹤也来了。

    楚鹤轻咳了声,“连城,不要太暴力。”

    连城摇头,人小鬼大道,“小鹤鹤,你不懂,对待特殊的人就要用特殊的办法。”

    夏连翘失笑。

    又听连城补充道,“这是小木木告诉我的!”

    夏苏木勾唇笑,走到近前,揉揉她脑袋,“真聪明。”

    一侧的楚鹤惊异侧目,看向夏苏木。

    这小子不是向来不喜欢暴力?

    不然怎么从小都嫌弃她行事粗暴。

    不知不觉的,连她都被影响。当然,她行事风格依旧没变。但她被影响的,是观念,让她不自觉便这么要求连城。但她的出发点与夏苏木却不一样。

    夏苏木是嫌弃她。

    她却是觉得连城如此漂亮可爱,精致的像娃娃,她好好保护着就行,又何须连城自己动手?

    楚鹤的嘀咕,其他人并未听清。

    只有夏苏木,眸光微动,瞧了她一眼。

    夏连翘想了想,“既然他们要见,那我们就去一趟好了。总归这事是要解决的……你觉得呢?”她问的,是墨沉嵩。

    墨沉嵩点了点头,“走吧。”

    二人去了霞远峰。

    夏苏木楚鹤与连城都要跟着,他们便一起带上了。

    风邢身为墨沉嵩的贴身护卫,自然也跟了上来,林陌则继续守家。

    ……

    霞远峰上,经过一天一夜的缓冲,墨家人也终于缓过了神。

    最开始,在以为赤霄派要完了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逃。

    甚至,他们后悔来到赤霄派。生怕因赤霄牵连,被那守护山兽波及。

    什么荣华富贵。

    什么强大资源。

    什么光宗耀祖。

    在那一刻,统统都是浮云。

    没有什么,比命重要。

    可当后来,危机渡过,赤霄派还是原来的赤霄派,而他们所以为的只是赤霄普通弟子的墨沉嵩,却一跃成为了掌门弟子……

    这样的认知,让他们很快改变了想法。

    他们不想走了。

    既然赤霄已经安全,而墨沉嵩地位又如此之高。

    只要墨沉嵩说一句,让墨骏他们也拜入掌门门下不正是两全其美的事么?

    到时,荣华富贵也好,强大资源也好,光宗耀祖也好,都接踵袭来了!

    所以,今日一大早,他们便商量好,而后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法,要见墨沉嵩。

    经过在赤霄的几天,他们也明白了,只有见到墨沉嵩才是真的,否则,这些人只会困着他们,阻止他们,不让他们外出。

    而这整个赤霄,除了墨沉嵩,其他人对他们来说都是陌生人。

    亲情牌也好,眼泪也好,哭诉也好,只有见到墨沉嵩这个真正的血脉至亲,才有意义。

    如果只是墨长明几人闹,那霞远峰的弟子们完全不会搭理。

    可偏偏,这墨长明等几个大人心是极狠的,连几个小孩,都被叫来一起哭闹。

    弟子们再讨厌这墨家人,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

    他们又怎么可能对小孩下手。

    一旦他们要将墨家人关起来,三个孩子便冲上来对着他们又是撕又是咬又是撒泼打滚的。

    本来弟子们还是不愿替他们去叫墨沉嵩。

    前一日墨沉嵩才为赤霄解决了一桩大事,他们都看在眼里,根本不希望用这事来烦他。

    可紧接着,墨长明几个便开始用死来威胁他们。

    这下子,守卫弟子们才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们不在乎墨家人的生死,可墨沉嵩和夏连翘将人扔这边的时候却并未告诉他们,这几个人能不能死。

    若是不能死,却死了,岂不是不好。

    事实上,他们也看得出墨家人只是吓唬他们。虽心里担忧,还是作势要走,不管他们的死活。

    结果一转身。

    墨长明咬着牙便朝一旁的大石头上嗑去!

    这一嗑,便嗑了个头破血流!

    墨长明当然没死,只是软趴趴地躺在了地上,血流了一地,嘴里却还喊着,“我要见沉嵩,我是他二叔……”

    众弟子这才没法,将事情禀报给了苏老。

    苏老一思考,便让他们将事情转达给出云峰。

    至于墨沉嵩是来还是不来,其实都不重要。

    若墨沉嵩来,那自然不用多说。

    若是不来,墨长明那就是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