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可惜了好名字
    “白眼狼!”

    “小蹄子!”

    “狗屁堂叔!”

    五岁的小男孩竟在学着大人刻薄的口气边尿边叫唤,嘴里吐出的词一个比一个不堪入耳,庸俗又狠毒。

    众人走近便听到这些词,脸色皆是一变。

    那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墨长明的孙子,墨家所谓的嫡长孙——墨骏!

    夏苏木平日里温和带笑,从未落过谁的面子,也未给谁使过脸色,可在听到那年纪小小的墨骏难听的辱骂后,那温和那笑却都彻底消失。

    墨长明只有一个儿子,墨骏的堂叔,除了墨沉嵩,还有谁?

    白眼狼骂的是墨沉嵩。那小蹄子呢,又是谁?

    几乎不用深想,众人哪还会不明白?

    因着有阵法禁制的遮掩,那块灵石看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快与山壁相连的突出的石头,并无异样。

    墨骏嘴里骂着,尿完了还不忘边拉裤子,边踹了那淋了尿的石头好几脚,像是泄愤。

    夏连翘面色未变,眸光却已沉了下去。

    苏老本就被夏连翘的消息震的头脑发晕,这会听到这般辱骂,而且还是从一个小孩子嘴里吐出,更是怒极便喝,“宝山,这就是你的弟子好好看管的人?就这么白白让人出来,我霞远峰的守卫还有什么用!”

    这一声怒喝吓得前面背对众人面对山壁尿的开心骂的开心的墨骏险些跳了起来,连裤子都忘了拉,惊慌失措便转过了头,看到夏连翘等人,他一张像极了墨长明墨文豪的小脸便唰地煞白!

    夏连翘没有去瞧这小孩,只看了眼那被尿的湿透的中品灵石。

    灵石虽然本就是从山脉里取出的,每块灵石外原本都包裹着一层极脏的外壳,就算是在水里都没事,但这灵石是天地灵物,最不能接触的,便是尿液。一旦触碰到,灵石内的灵气便会瞬间消散。

    童子尿倒还好一些,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块灵石还能坚持一下,夏连翘发现时只觉得这防御力量有些松动,到现在,却已是摇摇欲坠……

    若不是她抱着巩固防御阵的想法过来瞧了瞧,怕是这霞远峰的防御阵法与禁止就都要因为墨骏这一泡尿给毁了!

    而且,就算阵法禁制没了,一般人也根本发现不了。

    到时若真的山兽异动,霞远峰怕是也要遭到波及。

    想到这,夏连翘眸光就更冷了。

    苏老声音如惊雷,也将守在周围的几个弟子震了出来。

    他们匆匆赶来,见到这状况,都是一惊。

    夏连翘却已走向那墨骏。

    身后,夏苏木眉头紧拧,风邢脸色阴沉。

    这一会儿,他就听到这个所谓主子的血脉至亲,将主子和夫人骂的极其难听。

    比起墨骏的辱骂,灵石被毁,反而成了次要的。

    墨骏眼见着夏连翘走来,整个人一抖,直接退贴到了山壁前,再无可退。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他刚才骂的那个小蹄子,也是他姑姑和继祖母所咒骂的人。

    他恍然明白,刚才他骂他们,都被他们听到了!

    对上夏连翘冰冷的目光,墨骏身子一颤,登时嚎啕大哭,“爹,爷爷!救我!”

    到底是小孩子,骂的是捡着大人嘴里的口头禅,遇到事了,哪还有刚才小霸王的愤恨模样。而这是墨骏以往受到欺负后必做的事情。只要哭,便能解决一切。

    后方的弟子们皆是眉头一皱,就要呵止他。

    可再快,也没夏连翘快。

    她眸光一寒,骤然一挥手。

    灵力瞬间将墨骏卷住。

    只是刹那,墨骏哭声登时戛然,他大张着嘴巴,一张脸青红交加,是刚才哭的,也是现在惊的急的。

    ——他说不出话了!

    嘴巴像是被什么堵住黏住了!

    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夏连翘直接用灵力封了他的嘴,神色淡而冷,“你叫墨骏?”

    墨骏整个身子僵在那儿,之前闪着精明的眼里此刻却满是惊恐。

    “回答我。”夏连翘声音一沉,不需做任何动作,一个目光,便吓的墨骏不轻。

    墨骏点头如啄米。

    夏连翘心中却无比讽刺。

    “你可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墨骏,骏是什么意思?”她的声音缓而慢,不像是在教训一个不懂礼貌的小子,而是在悠然聊天。唯有她眼底,冰冷一片。

    名字是他的父母取的,墨家人赐他好名字,却将人教成这个德行,不过五岁,已让人无比厌恶,也是可笑至极。

    “都说骏马骏马,你起名为骏,不是马,而是人,骏字,是品质拔尖才智超群的意思。”她盯着墨骏,一字一句,“墨骏,你虽拥有一个好名字,却在这小小年纪,便失了所有‘骏’的品质——”

    “你的人生、未来,都将一片黑暗。”

    “总有一天,你必会恨透你的父母亲人。”

    “不信?那我们到时候看看……”

    小男孩整个骇地靠在石壁上。

    此时此刻,他虽不懂夏连翘的话语的意思,却大概知道夏连翘是在说他不好。

    可这些话,在此刻的墨骏严重,都比不过夏连翘的一个眼神,一句语气……

    就如同小时候被大人骂,也比不过被大人打要来的疼……

    可夏连翘知道,终有一天,若他还能记得今日,那今日的一切,都会实现……

    他会知道,什么才是最痛最绝望的。

    在墨骏惊骇的目光中,夏连翘微微后退了一步。

    视线转到了旁边那早已失了所有灵气的灵石上。而后一挥手。

    登时,障眼法消失,透明的已没了作用的灵石出现在众人眼中。

    之前不知情的苏老等人还只是愤怒于墨骏的辱骂,可此时一见,才明白墨骏到底做了什么事。

    反应最大的便是宿宝山三人和那几个负责看守墨家人的弟子。

    他们当即便是脸色大变。

    “师祖!弟子们知罪!请师祖和师父责罚!”

    苏老已气的不行,若非墨骏是个五岁小孩,他实在不想和个小孩计较,否则,他定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他!

    如此口出狂言、放肆至极的孩子,不要也罢!

    “知罪知罪,知个屁!还不赶紧把他给老夫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