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山兽异动
    东阳真人乃赤霄品阶最高的炼丹师,地位不言而喻。

    葛老是众多长老中,资历较深实力也较高的,以往很多次重要任务,都是由葛老带队,例如当初肆灵大陆西边边界发生的灵泉喷发之行,也是葛老为首。

    云谷子就更不用说了。

    他与云非子是赤霄派除云离子外,身份最高的人。

    当云离子让他们留下之时,众人便已经能感受到这次事情的重要性。

    但让人侧目的,还有墨沉嵩和夏连翘。

    云离子竟让两人也留下了。

    这是说明在云离子心目中,他们夫妻的重要性已能与东阳真人和葛老平衡么。

    众人被这个认知弄的有些别扭。

    可再一想,又觉得没毛病。

    墨沉嵩年纪轻轻实力却连大多长老都看不清,而夏连翘,她更是除东阳真人外,赤霄品阶最高的炼丹师,而且,先不说现在,就说未来……未来她的造诣,绝不会比东阳真人低!

    但还是很别扭。

    两人的年级,辈分,明明不应该与葛老他们相提并论才是。

    众人心中在各自想什么,夏连翘墨沉嵩都不知道,但却能从人群中感受到一些嫉妒羡慕的目光。

    云离子也知道这般做会让墨沉嵩夏连翘更惹眼,可此事,却不能少了他们。

    空荡庄严的大殿,云离子端坐上首位,目光一一扫过几人。

    半晌,才缓缓开口,“前些日子本座夜观星象,发觉些许异样,没想到今日便发生了这事。本座觉察到不对,便用本命精血掐算了一番……”

    东阳真人想了想,也开口问道,“掌门可是发现了什么?”

    云离子微微颔首,面色缓缓凝起,“成德的因果线……直入后山禁地的最南处地底!”

    此话一出,不管是东阳真人,还是葛老,甚至是云谷子,脸色都变了!

    夏连翘却是一怔。

    后山禁地,不是关闭隐藏的木化之地所驻足的地方么?

    难道成德之死与木化之地有关?

    可木化之地不是除十年一次外从不开启,而且,据她了解,木化之树也不可能那么无聊对一个后世人类弟子下手……

    夏连翘微微蹙眉,脑中忽的灵光一闪,似想到了什么。

    正想问身旁的人。

    却听上方,云离子的声音传下。

    “后山禁地除了有木化之地,还有赤霄山沉睡多年的守护山兽。”

    ……

    两人离开凌霄阁时,已近黄昏。

    初秋的天本该比以往要黯淡,可今日不知为何,天气极好,红霞蔓延了整个视野,一团一蹙一片,乍一看,美不胜收。

    可夏连翘瞧着,却觉得那颜色有些刺眼,透露着不寻常的气息。

    “成德的死确实有蹊跷,现在看来,这悬疑的感觉倒是很像之前南玄的经历。”夏连翘对身旁人道。

    原来,从他们自南玄回来,将南玄山山兽出世洛老身死的事告诉云离子后,云离子便开始有所防备了。

    南玄的品质,云离子清楚。

    背靠那仙山丽水,南玄所修心性,自然不是苍恒和天月能比的。

    而南玄却发生了那事,着实古怪。

    云离子心中有所狐疑,便着重关注了后山。

    这几个月本是很平静,可就在前几日,他发觉了异样。

    今日又发生了成德的事,云离子得到消息后便立即采取了手段。

    当修者修炼到一定程度,只需一滴本命精血,便有掐算的能力。

    稍一感应,果然,因果线出来了。后山更是已有异动气息!

    云离子会留下夏连翘和墨沉嵩,便是因为,唯有二人经历过南玄那次大难!

    但这点,他们却都未在云谷子、东阳真人和葛老三人面前透露。

    云离子只说这一个消息,二人便明白了。

    山兽出世,南玄那边哪怕掌门以及各长老都出动了,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既是无法反抗,也是不能反抗。

    守护山兽相当于山之灵,它有这座山的主宰权,当年若不是它们让出这四座山,又哪有如今的四派。对于四派来说,它们,便是恩人。

    而且,守护山兽若是因为弟子触犯仙山而出世,那就算是要了他们的命,也无话可说。

    就如同南玄,到洛老死,都无人想过要找山兽报仇。

    儿若是山兽真的异动,赤霄怕是也……

    夏连翘想到南玄的狼藉便忍不住皱眉。

    因为看过,才更不愿这种事发生。

    墨沉嵩却沉吟片刻,捏了捏她的手,“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夏连翘心中一暖。

    因着他一句话,她微绷的心情也松了许多。

    但这不代表松懈。

    二人迅速回了出云峰。

    云离子的话也提醒了他们,几个月前南玄的一幕幕还历历在目。不管怎么样,他们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在赤霄发生。

    哪怕现在,他们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而这会,他们都再没心思去顾霞远峰那一家子了。

    在大事面前,家长里短显得极其不值一文。

    回到出云峰,赫连玉楚辞几人便迎了上来,云离子特地将他们留下,这点让众人都非常好奇。当然,也与有荣焉。

    只是,他们还尚未问什么,就感觉气氛不大寻常。

    虽墨沉嵩依旧没什么表情,可那双眼,却比平时还要黑沉。

    反倒是夏连翘,看上去依旧风轻云淡。

    甚至还顺手揉了揉夏苏木的头,哪怕夏苏木已经长成翩翩少年……

    她微勾了下唇,“木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夏苏木微微一怔,“姐姐?”

    墨沉嵩亦看向风邢,沉稳吩咐,“去霞远峰、长安峰、落井峰、天雾峰,一一布下二级禁制。”

    这下,大家都静了一静。

    风邢神色一凛,没有多问,“是。”

    众人一一互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竟需要风邢去布下二级禁制。

    他们虽不懂禁制,可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知道,二级禁制是一个极大的防御禁制。

    夏连翘也道,“木木,跟着风邢去,布三才阵法。”

    这些年,风邢习得了墨沉嵩禁制的皮毛,费些力气还是能布个二级禁制。

    而夏苏木则跟着夏连翘学阵法,在夏连翘手把手的教导下,虽才十三岁,却已能布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