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承认我比你强
    他说的他们,自然是指墨沉嵩和夏连翘。

    虽然墨沉嵩确实厉害,他自愧不如。

    可随之而来的就是这无尽的麻烦。

    这几年楚辞也看到了,哪怕对夏连翘已经放手,可还是打心底不希望夏连翘遭受这些麻烦……

    希望她过的好,希望她过的更好……

    墨沉嵩感受到了楚辞的视线,心中明白,眸光也冷了一分。

    牧衍之的指控听似有理,可事实上却根本没什么道理。

    或许也就他一人会认定墨沉嵩是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人。

    可实际上,墨沉嵩即便是找麻烦,也只会找牧衍之的。谁做的事,自然谁来承担。

    更何况,那成德不说无辜,却也罪不至死。是什么样的报复才会这么取掉一条性命。

    同门师兄弟,哪怕墨沉嵩本就是个冷情的人,对其他人没什么太多感情。可他却真心将云离子当师父看待,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些年他一再无视牧衍之,不是因为他高傲、不屑,而是他顾着云离子的心情,顾着赤霄派的和睦……

    只是凭空猜测,没有任何证据,到底是什么底气支撑牧衍之这么说话的。

    事实上,不是底气。

    而是怨气。

    先不说之前的种种凝聚了多少怨气在牧衍之心底,就说昨日。

    昨日墨家人被接入赤霄,牧衍之本以为接下来墨沉嵩定会被流言和墨家人弄的焦头烂额。可谁想到,他们直接将墨家人关到了霞远峰侧山,美曰其名是在好好招待他们。

    而后便是今日,一盒月饼的反击堪称完美。

    流言不攻自破。

    牧衍之得知后,本就怒的不行,摔了一只茶杯。而后便是成德的死讯传来……

    牧衍之对成德到底还有些感情,毕竟日日跟在身边,虽他也从未将成德放在眼中,可成德一死,他震惊过后,便是愤怒,他觉得成德的死很有蹊跷,仔细一想,加上之前的怨气,便自然而然将事情归咎到了墨沉嵩和夏连翘头上。

    只有那两个人才有动机和能力无声无息地杀死成德!

    他不会放过他们的!

    接二连三的出事,汇聚在这本该完美的中秋节上。

    整个赤霄一片哗然。

    死的是精英弟子,而牧衍之的话更是直指赤霄弟子内斗。

    这事本就不小,而赤霄更是禁止弟子内讧。事情便一扩再扩。

    没多久,果然,凌霄殿来人了,说是掌门和云谷子长老传出云峰的众人过去。

    这其中,还包括了连城、赤玄。

    因为他们昨日也参与在山门口,亦算参与了墨沉嵩夏连翘和牧衍之的纠纷。

    赤玄这还是平生第一次被传唤,当即便怒挑了眉,“什么?还敢……”传唤我?

    一句话尚未说完,夏连翘已一眼便瞥了过去。

    赤玄声音戛然,哽在喉咙口,上上不来,下下不去。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可是在扮演一个夏连翘请来的采药师,是个小人物,而不是当初的上古大能。

    平日里在出云峰极少掩饰自己的脾性,刚才一怒之下,倒是差点露陷……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悦。

    以前只有他传召别人的份,哪像现在……

    但想想他还得靠夏连翘和墨沉嵩两人炼制属于自己的身躯才算彻底复活,也只能忍了。

    跟着众人一块起身……

    连城却凑到旁边来,“赤玄爷爷,你不高兴就学学我,你看我多高兴。”

    连城想说的是她身份也不凡,虽然她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但传承隐隐告诉她,她很厉害。既然她这么厉害都不在乎传唤,赤玄也可以。

    奈何赤玄只幽幽看它一眼,“你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当然傻兮兮的。”

    连城:“……”

    ……

    凌霄阁依然辉煌霸气,如云中仙阁。

    一众人走进凌霄殿,才发现里面已很是热闹。

    此事着实闹的很大,各大长老、峰座,以及平日极少出面的云谷子、平虚真人等这些资深长老都已在殿内。

    众人一进去,便察觉到无数视线射来。

    其中,有安云夏等人复杂的目光,程峰等人担忧的目光,以及……牧衍之难掩恨意的目光。

    夏连翘与墨沉嵩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目不斜视的走进。

    先给云离子请了安,随即是云谷子。

    在场的,也就他们够资格让两人低头。

    一个是师父,一个是师伯。

    倒是人群里,连城和赤玄仗着自己不是赤霄人,大大咧咧站着,一动没动。

    可也因为他们不是赤霄人,虽有人看着不悦,却也无法说什么。

    “沉嵩,连翘,你们可听说今日发生的事了?”云离子正坐在上首位上,一身青袍衬的他仙风道骨,巍然不动。

    “嗯。”墨沉嵩点头。

    “衍之说昨日你们发生了冲突,与成德之死有关,你们可有什么想说的?”云离子又问。

    他声音淡薄,没有夹杂任何感情。

    可听在牧衍之耳里,却依旧是在向着墨沉嵩说话。

    还有什么想说的?这不就是给墨沉嵩辩解的机会?

    牧衍之握紧了拳。

    谁知这边,就在众人以为墨沉嵩会解释的时候,却见他微微垂眸,低沉的声音如那平静的湖面,风过也无痕,“没有。”

    众人一愣。

    这是……承认了?

    牧衍之心中念头也刚转过,便又听墨沉嵩声音传遍大殿。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众人脸色又是一变。

    墨沉嵩这哪是承认,这是否认啊!

    但又是一种连否认都懒得否认的否认……

    牧衍之被他的话和轻描淡写的语气给刺激到了,俊脸一沉,“墨沉嵩,你这是说我污蔑你?成德死的蹊跷,这赤霄除了你又有谁会这么做?谁能做到这点?”

    许是因为太怒,此刻的他却连平时的掩饰都没了,直呼墨沉嵩名字,语气毫不客气。

    而他话音落地,大殿中央站立的男人却忽的抬了眸,

    深邃玄黑的眼如那夜空的星辰,看的人心中一晃……

    那眸子里,是洞悉,是讽刺,是那足以让人心凉的轻视。

    “所以,你终于承认我比你强了?”

    短短一句话,带着他独有的淡漠平静,霎时传遍整个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