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狗咬狗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狗咬狗

    墨家众人被林陌送来的月饼给安抚了。

    前一夜的憋屈,被不善的“招待”导致心生的怨气,都在看到桌上高大上礼盒时彻底消散。

    他们看着礼盒,就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自己等人在赤霄的日子。

    他们来时狼狈不堪,卖掉了皇城的宅子,抛下了一切根源。可待日后,他们定要风风光光回到东陵皇城,让东陵所有曾看不起他们的人、曾欺压过他们的人、曾嘲笑过他们的人都看着他们的风光!一如当初夏连翘墨沉嵩显露实力,皇城那些人诚惶诚恐的嘴脸。

    他们想要看到这样的嘴脸面对他们。

    只要想想,都觉得兴奋。

    一大早,墨家众人的心情便非常雀跃。

    他们讨论着夏连翘,震惊于夏连翘竟成为了炼丹师,哪怕再不愿相信,可墨长明的分析不无道理,除了她是炼丹师,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堂堂一大门派的长老都称她一句丹师呢。

    直到几个小的开始磨着大人要吃月饼。

    墨长明等人才反应过来。

    然而,当他们抱着期待的心情小心翼翼打开月饼礼盒,浓郁灵气扑面而来,让他们心情有一瞬间的振奋澎湃后,他们却傻眼了

    “这只有五个月饼?”率先反应过来的墨长菲愣愣开口。

    礼盒里,依次摆放了五个精致月饼,每一个,都夹杂着浓郁精粹的灵气。

    墨家众人虽然修炼天赋都不高,但也不是废物,自然能感觉到这月饼的不凡。

    可他们这里有八个人。

    月饼却只有五个?

    这怎么分?

    众人怔楞着。

    墨文豪讷讷道,“会不会是墨沉嵩弄错了,少送了些过来。”

    在打开看到月饼前,他还没有这么期待,只觉得这是一种心意,一种表示。

    可看到月饼,他们都明白,这是不亚于灵药的好东西!

    不说每人能拿两个,至少每人一个得有啊!

    若是让外头的赤霄弟子知道墨家众人此刻的想法,怕是要笑掉大牙。

    就算是他们赤霄弟子,每人也只能分到一个。

    那些外门弟子更不用说了,分下去每人能得半个。

    他们又算什么东西,还想要两个?

    给他们送了五个月饼,已经很让人吃惊了。

    这也是因为那是出云峰,是墨沉嵩和夏连翘,换了个人,可很难有这大手笔。

    “是啊,大哥,若不然我们去问问?”墨长菲也道。

    墨长明脸色却有些尴尬。

    “若是能去问当然最好,可我们现在”他看了看外面。

    众人立即明白过来。

    外面可还有人把守着不让他们出去呢,他们怎么问。

    “但我们八个人,这五个月饼如何分?”朱氏皱眉道,说着,还不禁瞧了墨长菲一家子一眼

    就是这时。

    坐在墨文豪腿上的小男孩墨骏眼睛溜溜一转,忽的蹦下地,一溜烟跑了出去。

    “骏儿!”墨文豪的妻子黄氏惊叫一声,追了出去。

    墨骏跑出竹屋,立刻有弟子出现,将他拦住。

    墨骏忽的抓住那霞远峰弟子的手就要咬上去,嘴里大喊,“我要找我堂叔!我堂叔是墨沉嵩!堂叔送少了月饼!你们放开我,不然我要我堂叔给你们好看!”

    五岁的孩子再霸道,在武力值上也将尽于零。

    把守竹屋的几个弟子皆很年轻,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是宿宝山收的徒弟,虽比楚鹤还要大,却还要唤楚鹤一声小师叔。虽然这墨骏生来天赋不错,现在也测出了火灵根。但对于赤霄弟子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力,又哪能让他咬上。

    几个弟子自然是向着自家人的,墨家人的事迹昨天他们便从楚鹤小师叔嘴里听过,对这家人哪会有好感。

    再听墨骏嘴里叫唤的,几个弟子对墨家人以及墨骏更是厌恶,揪着墨骏的领子将他制住。

    若不是眼前抓着他们耍泼的是个五岁的小孩子,他们不屑对小孩动手,不然,早把人打残扔出去了。

    这时,墨长明等人也从竹屋里追了出来,见状脸色大变,“放下骏儿!你们太放肆了!知道我们是谁吗!”

    几个弟子简直无语,互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奇葩”两个字。

    为首那揪着墨骏衣领的弟子冷笑道,“我们自然知道你们是谁,不过,这里是赤霄派,不是你们耍泼打滚的地方!若要闹,可别怪我们把你们扔出去!”

    “你!”墨文豪气急,“你敢!我是墨沉嵩的兄长,你敢对我们不敬!”

    众弟子差点被这家人的不要脸给吓到。

    为首弟子脸色一唬,“你们再闹,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们!待我们禀明掌门,你看你们是什么后果!”

    果然,这话一出,墨家人都滞了一滞。

    他们虽猜到墨沉嵩在赤霄地位不一般,但却不清楚墨沉嵩到底处于一个什么高度,是什么样的存在。自然也不知道,这几个弟子是在吓唬他们,事实上是,墨沉嵩要保的人,就从未失手过

    虽然墨沉嵩也不可能保他们

    被揪住的墨骏似也知道好歹了,只在那挣扎,却不敢口出狂言。

    弟子们冷冷瞥了他们一眼,将墨骏放开,拍了拍手上灰尘。

    “顺便告诉你们,这月饼是我赤霄特意在中秋节分给赤霄弟子的,就算是我们也就一人一块。你们既不是赤霄弟子,又非什么贵宾,能有这五个月饼也是墨师叔和夏丹师大方,再多的,你们亲自求到出云峰也没用。好自为之吧墨家主!”

    似讽非讽的警告落下,几个弟子便冷冷离开了。

    墨家众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而后都是匆匆往屋里走!

    既然没法得到更多的月饼,那他们面临的,就是如何分月饼的难题了!

    整整一个上午,八口人,两个家,霞远峰侧山的争执便未停过

    守卫在此处的弟子忙回去禀报自家小师叔。

    楚鹤又回头,将得到的消息转告给夏连翘。

    当夏连翘等人得知墨家人因为一盒月饼差点没打起来时,夏连翘却是轻轻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