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东陵,珅儿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东陵,珅儿

    连城蔫蔫地走到拓翼兽旁边,小手抚摸这拓翼兽的脑袋和脑袋上的角,“小拓拓,记住了,要好好保护娘亲,听娘亲的话。”

    连城一走近便止不住颤栗的拓翼兽点头如捣蒜,听话的不得了,“好、好……”

    到现在,拓翼兽还打从内心畏惧连城。

    不过比一开始好多了,至少现在连城接近,它也只是打打哆嗦,而不会像最初那样直接趴到地上去。

    夏连翘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山风吹拂,缭绕了她的发丝。

    她转身对众人道,“好了,你们回去吧。不必送我。”

    夏苏木楚鹤不舍地看着她。

    她对拓翼兽招了招手,拓翼兽立即了然,嗷呜一声,飞上了半空!

    她脚尖一点,飞身到拓翼兽的背上,对着下方众人挥了挥手。而后拍拍拓翼兽的脑袋,正要让它出发。

    忽然,眼前人影一闪。

    背后便是一重,热气的熟悉的怀抱笼上,她一怔,回头,对上墨沉嵩的眼,“你……你要干嘛?”

    墨沉嵩的手环上她的腰,“自然是与你一起去。”

    “……?”夏连翘懵了一下。

    xcuseme?

    “不对啊,我们昨夜不是说好了么?”

    “说好什么?”他静静看她,神色不变。

    “不是说好只要我、我努力……你在这里等我的么?”怎么变成他和她一起去了?夏连翘面色微红,不知是因为昨天的努力而羞的,还是气的。

    他眉梢微微一挑,一脸淡然,“只说了你努力让我消气,并未说别的。”

    ??

    夏连翘感觉自己遭受到了欺骗。

    敢情她丢掉羞耻心努力了一晚上都是白搭?

    他根本早就做好了决定,还故意套她入坑!让她白白……白白伺候了他一晚上!

    夏连翘脸一黑,平日的淡然镇定这会都没用了,毫不客气便拧上了他的后腰!

    他眸光一个闪动,面色如常。

    她磨了磨牙,凉凉一笑,“墨墨,你可越来越聪明了……”

    他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俯身在她嘴角轻轻一啄,“夫人过奖。”

    “……”夏连翘手上更用力了一分。

    下方,众人看着半空略带火药味的两人,面面相觑,有些石化。

    风邢更是冷汗潺潺。

    他们主子还真能面不改色……毕竟夫人的力气……好像不太小啊……

    ……

    夏连翘觉得自己前一夜简直被坑惨了,想想自己辛辛苦苦劳累一晚,她就有点欲哭无泪。

    所以接下来一路,都没怎么搭理墨沉嵩。

    二人座下的拓翼兽被这冷空气给弄的,颇有些毛骨悚然。不敢说别的,只得加速振翅,想着若能早点到东陵皇城,总能暂时解决这渗人的凉意。

    他们此次虽是要去南玄,但要途径东陵皇城。夏连翘已好几年没见过夏父夏母,自然不会放过这次回去的机会。

    搂着腰的手一直挺安分。

    但这是夏连翘在掰开他三次后却无果的结果。

    知道她现在正气头上,墨沉嵩也不敢有什么动作。谁叫他昨晚一时没把持住……

    这么想来,昨天,他确实有些过分了。

    墨沉嵩轻声一叹。

    夏连翘无视了身后的叹息,阖眼假寐。

    拓翼兽经过五年的修炼,修为更上一层。速度自然也更快。之前从赤霄到皇城,需要五日时间。如今,却只需四天!

    拓翼兽经历了四天的冷空气。

    当然,实际情况也没那么严重,并未到四天冷暴力的程度。就是夏连翘一直禁止墨沉嵩过度的接触。

    什么叫过度接触?

    就是他最多只能扶扶她,搂搂她,再多的……她都凉凉禁止了。

    用夏连翘的话来说。

    那天晚上她元气大伤,做了从未做过的事,得了一种某人一靠近就晕乎乎的病!所以,某人不能太靠近她!

    她说这话时,墨沉嵩用漆黑深邃的眸望了她半晌,最终幽幽垂下,点头同意的模样竟略显委屈,像个听话的小媳妇儿。

    所以整整四天,气氛古怪。

    到达东陵皇城已是深夜,趁着夜深,拓翼兽寻到了夏苏府,在上空盘旋了一会儿后,在夏连翘的帮助下越过府中的禁制阵法,飞到了后院,将两人放下后,便扔下一句,“我去逛逛……”而后逃似得窜上了天,隐没黑暗。

    明显是被两人古怪的氛围给吓着了。

    皇城内,一家尚还通明的府邸里,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趴在窗口望着远处高空,忽的似看到了什么奇景,亮着眼睛奶声奶气叫道,“大鸟!爹爹娘亲,天上有大鸟!”

    被小娃娃惊喜的声音吸引而来的夫妻往窗口眺了一眼,看到的除了如浓墨般的黑暗外,什么都没有。

    年轻妇人苦涩一笑,却摸着小娃的头,依顺道,“好,大鸟。珅儿,该睡觉了。和娘亲睡觉去好么?”

    小娃不听,摇着脑袋,望着远处夜空,清澈的眼眸是不明的执着,“珅儿要大鸟!珅儿也要坐在大鸟让大鸟带珅儿飞!”

    年轻妇人面上笑容一僵,咬了咬唇,看向身侧的男人,“相公,珅儿又犯迷糊了。这外头哪有什么大鸟……”

    东陵皇城自有龙气庇护,普通飞禽走兽根本进不得城。

    而这几年东陵越发繁荣昌盛,高阶的飞行魔兽就更不用说了,若是进来了,必定会被第一时间发现。且高阶飞行魔兽怎么会这么悄无声息。

    男人一席长衫,面上一道疤痕,却不掩他身上那贵气。

    他伸手去抱小男娃,见小男娃恋恋不舍目不转睛的傻乎乎模样,不禁也跟着又往外看了一眼。这一看,他却微微怔了下。

    珅儿所看的方向,竟是……

    他摇了摇头,将孩子抱了回去。

    “珅儿乖,爹爹给你讲故事。”

    小男娃本还执着地看着外头,一听讲故事,立刻转过了脑袋,眼睛亮亮的,“爹爹,讲故事……”

    “嗯,就讲……十八年前,那个和你一样迷糊的姑姑的故事……”

    “姑姑?傻姑姑!”小男娃歪着脑袋在男人怀里。

    男人失笑道,“不是傻姑姑,是七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