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何时要孩子
    因着夏连翘出关的消息传遍赤霄。

    自那日起,赤霄所有人都在猜测。

    猜测夏连翘的修为,猜测夏连翘的炼丹术。

    不少人认为,夏连翘其实说到底还是很担心与霍荣的六年之约的。本身她实力就不足,怎么比得过霍荣那般丹药世家的天才,而且霍荣不管从经验还是年龄上来说,都超出她太多。所以,她才会在五年前,立下六年之约后,便闭关至今日。

    这么多年了,众人也明白过来了,当年她会立下赌约,怕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尚未到六年,她却出关了。

    众说纷纭。

    一小半人认为,夏连翘有些把握了。

    另一大半却觉得,这五年出云峰一点动静都没有,若她当真有所进展和突破,也不可能这么平静!更何况,五年时间那么短,怎么可能说进阶就进阶。她提前出关,怕是这五年,她都白闭关了。

    这无限的猜测,令的众人只要逮着一点机会,看到任何与出云峰有关的人都会上前去打探虚实。

    事实上,出云峰并非没有动静。

    但夏连翘闭关的地方,既有阵法环绕,又有墨沉嵩禁制保护,她突破和成功炼丹之时,所有波动,都被掩盖了下来。

    ——三年前突破九阶灵师,以及……几日前,她不借任何外物,成功炼制出来六品灵丹!

    是的。

    五年闭关,她便成就了霍荣大半生的成就!

    而她的修为,三年前她便已突破至九阶,后来这两年她虽专心炼丹,灵力却在日积月累中增长,如今,已是九阶后期!

    当云离子问起来时,她只是淡淡一笑,回答,“虽离六年之约只剩一年,但这炼丹术,我却是不虚霍荣的。”

    云离子听完这霸气的一句话,也是顿了顿。

    夏连翘手里转动茶杯,然后又补充了句,“不过,这六年我的炼丹术在增长,霍荣,估计也不会停滞不前……”

    那时墨沉嵩在一侧静静看着,只觉六年不见,她,又变了些。

    确实变了。

    但并不是容貌,也不是外表。

    而是她那由内而外,散发的气度。

    当她说不虚霍荣时,那双眼眸里没有傲气没有自负,反而如潭水般沉而静。仿佛自己的不虚,只是一件小事!

    可这样的她,看在他眼里,却更迷人……

    所以当天夜里,夏连翘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又被吃干抹净了。

    昏昏沉沉在他带给她的潮水里起伏时,她才忽的想到了什么。

    要去南玄派的事,是夏连翘早早便打算好的。

    六年前天月内外,洛枫的忍痛相让她不会忘。五年前凌霄广场上,南玄的帮助她也不会忘。

    这五年闭关,她特意将小花扔进了重界卷。

    重界卷内灵气浓郁精粹。

    五年的时间,那株慈航仙蕊,终于种出来了!

    当年她远远见过洛老一面,知道洛老身体已要油尽灯枯。五年过去,如今慈航仙蕊种出来,她自然要尽快将它送过去。怕是再晚一些,再多的慈航仙蕊也没用了……

    她迷迷糊糊,将自己要去南玄的事告诉墨沉嵩。

    谁知,这话一出,墨沉嵩一顿后,折腾她折腾的更狠了!

    一整夜,红烛摇曳。

    直到第二天,夏连翘醒来,只觉得浑身像被大卡车碾过似得酸痛不已……

    而墨沉嵩的大掌,正在她腰后轻轻揉捏,一丝丝温和醇厚的灵力渡入,正在有效地帮她缓解酸痛。

    她抿抿唇,伸出食指戳了戳他胸膛,幽幽道,“喂,知道什么叫节制么。”

    哪有这么折腾人的?啊?

    他也慢吞吞开口,“不知。”

    “……”夏连翘。

    他手在她腰后揉捏,继续慢吞吞道,“除夕之时,我带木木回府。”

    她一愣,脑子还没转过来,“然后呢?”

    他微微垂眸,定定看着她,眸光专注而幽深,“爹娘问我们何时要孩子。”

    “……”夏连翘呛了下,脸上微微发热。

    所以他昨天晚上是在辛苦耕耘了?

    ……

    虽一夜没怎么睡,但两辈子养成的习惯还是让她早早起来。

    刚准备爬上假山打个坐,她与墨沉嵩的传音玉简,便亮了起来。

    “沉嵩,连翘,过来一趟。”

    玉简内传出云离子的磁性声音,带着一丝凝重与沉意。

    昨日才去过凌霄阁,有什么昨日也说过了。今日忽然要见他们,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急事。而且,以云离子的性子,这般语气,定不是小事。

    二人互视一眼,二话不说,朝凌霄阁而去。

    等到了凌霄阁,见到了重伤的葛老,两人才知道,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在凌霄阁的,除了云离子和昏迷的葛老外,还有正在为葛老炼药止血的东阳真人。

    “葛老的伤势太重,手臂被饕食鸟咬伤,血流不止,毒性极深,必须先炼药将伤口清理止血了。”云离子负手站在一旁,沉声开口。

    夏连翘看了眼正在炼药的东阳真人,又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葛老。

    “发生何事了。”墨沉嵩问道。

    云离子微微蹙眉,走出了外间。

    二人跟上,房内只余炼药的东阳真人和昏迷的葛老。

    凌霄阁云雾缭绕,是整个赤霄山,最神秘高贵,亦是最聚仙气的地方。

    凌霄殿外,长廊蜿蜒,眺目,却能看得见外头那广袤的山河。

    云离子负手而立,目光沉沉望着远处天空。

    “这几年,为师一直在派人查探天照边界的树洞之事……”

    原来,当初夏连翘将自己那神秘树洞的发现告知了云离子,云离子便没有停止过探寻。

    这些年他秘密派了不少人出去,有的连那禁地都进不去,有的进去后什么都没发现而安全离开,有的,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直到前些日子,他深思熟虑后,派出了葛老。

    葛老的修为自然不用多说。

    九阶巅峰灵师,只差一步,灵力便能突破至地灵级!

    他一去,果然与旁人不大一样。

    他见着了那树洞,也进了树洞内。

    与夏连翘当初的遭遇很像,树洞里有力量压制,克制着他的灵力,他记着云离子的吩咐,并不敢太过冒险,只试探性的沿着那树藤往上爬了一段,结果便碰上了飞扑而下的古怪大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