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六百九十章 深夜调戏
    她微微呼出口气。[棉花糖小说网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wщw.更新好快。

    墨沉嵩紧了紧她,凑到她耳边,“怎么了?”

    温热的‘唇’擦在她耳廓,低沉的声音,竟就这么与她梦中听到的呢喃合二为一……

    夏连翘一愣。

    半晌,才反应过来。

    她不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吧?

    所以梦到临死前听到了他在喊她……

    只是,为什么那声音乍一听,却很陌生。而他那呢喃的语气,就像是一个陌生人在反复咀嚼她的名字……

    夏连翘有些想不通。

    再看眼前,她还是在月船上,此时月船正行驶的飞快,有禁制遮挡,倒是没有感受到风,雨也已经停了。

    只是,现在却正是晚上。因为天气不大晴朗,今夜的天没有星星,月亮也不知道躲到了哪朵云后。所以一睁眼,她才会看到这无尽的黑。

    她一觉居然睡到了夜里,夏连翘‘揉’了‘揉’眉心。

    “没事,做了个梦。”她呼出口气,心里那点因梦而来的不安已经被驱退。

    黑暗中,墨沉嵩微微蹙了眉,什么梦能让她惊慌?

    这边,二人说话,也引来了驱使月船的陈老的目光。但只是看了眼,便好笑的收了回去。

    他还没见过墨沉嵩那么紧张……

    而他皱眉,竟只为她做了个噩梦。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夏连翘目光梭巡了四周一圈,风邢林陌一人守夜,一人眯眼小憩,苏老端坐在另一头,盘膝打坐,陈老驱动月船。(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HuaTang.Cc 提供Txt免费下载)夏苏木与楚鹤则就睡在他们旁边。

    至于她,正窝在墨沉嵩怀里。

    想来她睡这一觉,就没挪过地。

    而他,也一直坐靠着。

    她捏捏他的手,低声问,“你不累啊?”

    “不累。”他反将她抓住,眸光微闪。

    不仅不累,他还想做些别的。

    可惜……这儿不能做,这话也不能说,只能憋着。

    有些话只适合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时说,若是让别人听到,他却是不愿意的。

    他手心灼热灼热的,夏连翘想起这段时间的晚上,很快就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了。不动声‘色’地掐了掐他的手心,可对他来说,这点力度就像挠痒痒,不疼也就罢了,还引得人心猿意马。

    白天睡的多了,晚上自然就睡不着。

    更何况,到了他们这个修为,几天不睡也不会怎么样。

    只是她这人,习惯五谷杂粮,也习惯到点睡觉。

    但怕吵醒了身边不远处的两个已经睡挨到了一起的小娃,她只能微微坐起身。可刚动,就又被墨沉嵩扯了回去。

    她一怔,随即微微笑了。

    她怕他累哎,他居然不领情。

    不领情那就继续拿他当靠枕吧。

    夏连翘索‘性’直接躺到了他‘腿’上,黑夜中,他的脸却异常清晰。一双漆黑深邃的眸仿佛能与夜空相融,正专注而灼热地盯着他。

    她被看到有点热。

    若是只有两个人还好。

    但旁边好多人呢。

    清醒着的陈老,看似闭着眼实际上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听到的苏老。以及不远处守夜的风邢。

    当然,旁边还有两个睡着了的包子。

    就算睡着了,那也不能就这么**。

    夏连翘发现,自从她被吃了之后,在这方面,远没有墨沉嵩那么……不要脸……咳,洒脱随‘性’。

    以前她还能大大方方地调戏这人。

    现在,只有被调戏的份了。

    果然她的尺度只在调戏上啊……真刀实枪的来了之后,反而怯场了。

    她索‘性’直接转头,把头埋下……好了,这一埋,她就知道自己做错了……

    她正躺在某人‘腿’上,往旁边一埋,当然不会埋到人家怀里,好一点,便埋到了他腹部,坏一点……那就是……

    然而,不管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其实都不是好事。

    对于男人来说,肚脐眼以下都是危险部位。

    夏连翘尴尬了,脸红了。

    而身下人的身躯,不由自主便紧了紧。

    夏连翘离他那么近,他的每个变化她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这下,她哪还躺的住。两个人单独也就罢了,但是这里有人啊,有人啊,有人啊……

    夏连翘想起来,又想看看陈老那边。可又怕反应太大引起陈老苏老的注意,更怕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虚。

    她身子绷紧,脸上发热发烫,不仅是自己的热,还有墨沉嵩身上传来的……

    她正在纠结僵硬时,墨沉嵩微微俯身,手臂一圈,便将她抱了回去。

    靠到他‘胸’膛,夏连翘重重松了口气,下一秒,又僵了……

    因为,她背靠着他,正坐在他‘腿’间。

    揽着自己腰的手紧了紧,身后人似乎没有什么不对,除了她近距离感觉到的绷紧的身子外,连呼吸,都没‘乱’。

    夏连翘望天。

    现在这个情况,啥都不敢望,只能望天了。

    夏连翘就这么盯着夜空,连动都不敢动,她索‘性’一闭眼,直接入睡。

    再醒来时,天已亮起。

    夏苏木到点准时睁眼,楚鹤紧随着醒了。

    夏连翘终于能够站起身,离开某人怀抱,便故作淡定地顺了顺衣裙,理了理头发,趁人不注意,凉凉瞥了眼墨沉嵩。

    墨沉嵩却一脸平静,一对眼眸玄黑深邃,看着她,无辜的很。

    身为一个有妻子的人,接下来的几日,墨沉嵩都只是白天‘抽’个时间与陈老苏老换班驱使月船,晚上则抱着她睡觉。

    这月船乃天月派灵宝,一般人自然驱使不动。

    在场的,除了陈苏二老和墨沉嵩外,还有夏连翘可以。

    可墨沉嵩哪会让她累着,基本上,这一路,她都是闲着的。

    闲了几天,终于有些无聊,便开始打坐修炼。

    而这一路上,陈苏二老都没有放弃讨好夏苏木和她。然而,二人想尽办法‘欲’与夏苏木拉近关系,夏苏木对二人却依旧是那尊敬、敬爱的态度。虽然关系确有接近,但远没到被收买的地步。

    因为有天月派等人在,楚鹤这些天也没有学到什么,只是跟着一起自顾自修炼。

    有着这飞行月船极快的速度,在第七天,一行人终于进入了赤霄山地界。

    ...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