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回到夏家
    。(

    而夏连翘则与墨沉嵩向夏府的方向而去。

    二人亦是正大光明,从夏家大‘门’走进的,然而,明明该是死敌的关系,夏家人,却没有一个敢拦他们。

    夏连翘踏入夏府大‘门’的那一刻,看着这似熟悉似陌生的府邸,恍然如梦。

    一年了。

    一年前,她带着家人从这里离开,那时她并未想过会这么快以这样的姿态与心态回来。

    而谁又能想到,这个‘女’子曾不顾一切高傲地脱离家族,最后不仅没有活到尘埃里,反而越发耀眼、夺目!最后,彻彻底底超过这传承千年的家族,彻彻底底地,踩在了他们家族之上!

    没有人会忘记,她在夏家生活了十五年,那十五年,浑浑噩噩,他们所有人都嘲笑过,大半的人都欺负过。

    现在,她回来了。

    却并非回归家族,而是……回来报仇了……

    一时间,整个夏府都被恐慌淹没。

    与墨沉嵩走在这偌大的府邸中,二人都能够感觉到四周那一道道惊慌躲避的目光。

    府内的气氛更是压抑到极点。

    夏连翘没有去看他们,也没有刻意去找那些曾欺负过原身和家人的人。

    其实,她不是没有愤怒过,也不是没有想过报仇。可走到这一步,这个高度,而她的家人依旧活的好好的,那些欺辱、仇恨,似乎都已经不值一提了。

    她神‘色’平静,如风轻云淡。

    心中思绪转动,却引不起半点情绪‘波’动。

    二人正朝目的地而去。

    突然,前方小路闯出一个疯疯癫癫的‘妇’人。

    “佩佩,佩佩……乖‘女’儿,呵呵,别躲了,快出来呀佩佩……娘亲来找你了,你躲哪了啊,呜呜,娘亲想你,佩佩快出来……”

    时笑时哭的声音一会儿大一会儿笑。

    笑起来时愉悦兴奋,仿佛真的碰到了开心事,哭起来时却悲戚呜鸣,听的人心头一紧。

    那‘妇’人身上衣裙破烂,头发脏‘乱’地披散着,一张脸惨白如纸,没有平日的‘精’明高傲,甚至比一年前老了不止一岁。

    她跌跌撞撞跑出,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乞丐,可再一听,夏连翘就皱了眉。

    竟是夏佩佩的母亲李氏!

    她脚步一顿,与此同时,那李氏也看到了她。

    ‘乱’发下浑浊的双眼突地一亮,“哈!佩佩你在这,娘找到你了!”她一笑,就直朝夏连翘扑了过来。

    墨沉嵩眉头一蹙,揽着她往旁边一闪。

    李氏瞬间扑空!脚下再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夏连翘眉梢一挑,看着她摔倒无动于衷。

    但这李氏明显被夏佩佩的死打击的惨了,已经疯了,摔倒了不仅不知道疼,还很快地爬了起来。甚至,她不认人也就算了,还将敌人认成了‘女’儿。

    她摇摇晃晃地爬起身,哭道,“呜呜,佩佩你不爱娘了,你不要娘了么……”

    墨沉嵩气息微沉。

    夏佩佩欺辱过她,李氏也是一样。

    而且,李氏欺负的最惨的,是苏雨柔。

    还有当初在夏家练武场,李氏为了给夏佩佩出头,也是骂骂咧咧,甚至还不顾辈分出手,想置她于死地。

    看到李氏,他便忍不住要动杀心。

    不过,夏连翘却明显不想与已经疯了的人计较。

    李氏再次朝她走了过来,边走边嘤嘤哭泣。她微‘揉’了‘揉’眉心,还未来得及动作。

    “夫人!”一声惊叫,却是那赶来的夏涛看到这一幕,倒‘抽’了口凉气。

    但神志不清的李氏世界里像是只有一个夏佩佩,根本听不到夏涛的声音,恍若未闻地继续朝夏连翘走去。

    夏涛大骇,一咬牙,扑了过去把李氏拦住了,“你疯了,那不是佩佩!”

    “不,她就是佩佩,是我们的佩佩啊……”李氏摇头,挣扎着就要推开夏涛。

    夏涛脸‘色’已是煞白,“她不是佩佩,佩佩已经死了啊!”

    李氏一声尖叫,“你撒谎!你才死了!佩佩怎么可能死了!”

    夏涛没办法,怕得要死,却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为了死去的‘女’儿疯了的妻子送死。他死死抱住李氏,一回头就对上墨沉嵩冷若寒潭的眸,他心头咯噔一声,再看皱眉的夏连翘,浑身都软了。

    一幕幕往事回‘荡’脑海。

    全是他们家狠狠欺压夏连翘一家的场面。

    这下……他们真的完了……

    就在夏涛已抱着必死的心闭眼之时,却见夏连翘面无表情,拉着墨沉嵩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李氏还在尖叫挣扎。

    夏涛却愣了。

    暗地里的那些恐惧目光,也愣了。

    眼看着那两道身影越走越远,夏涛心中,却比濒死的感觉还要绝望……

    他当然不可能以为夏连翘是原谅了他们。

    他们没死。

    可是……又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夏连翘,这个曾经被他们欺压羞辱的‘女’子,这个在血缘关系上是他侄‘女’的‘女’子,已强大到连动手杀他们都不屑了。

    这,才是最大的羞辱吧……

    夏涛呆在原地,浑身力量都像被‘抽’空了,连再拦李氏的力气都没有。

    李氏跌跌撞撞站起身,又嘿嘿笑起来,“佩佩……别玩躲猫猫了……娘亲又来找你了……”

    这时哭时笑的声音自后方远远传来,直至再也听不见。

    夏连翘却握着墨沉嵩温热的手,似讽非讽地笑了下,“夏佩佩死了,也算赔了我一条命吧。”

    即便不是她动的手。

    可夏佩佩死的比她动手还要凄惨。

    这就是报应吧。

    若夏佩佩早点醒悟,结局或许会不一样。

    可惜,人最怕的,就是执‘迷’不悟。

    夏连翘叹息摇头。

    墨沉嵩却捏了捏她的手,嗓音磁‘性’淡淡,“他们罪该万死,但也算将功补过。”

    “咦?”夏连翘不解侧头,看向他,可下一秒,又反应过来,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了,若不是夏家对原身太过苛待,若不是夏佩佩够狠毒,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她释怀一笑。

    除了夏涛与李氏的意外,一路无阻。

    当二人推开沉闷厚重的家主书房时,一股‘阴’凉寒气便扑了出来。

    阳光‘射’入昏暗的屋子,将书桌前那一抹苍老身影现出。

    “你们终于来了……”

    嘶哑的声音,仿佛许久没有开口般的疲惫。

    二人走进,屋‘门’自动关上。

    “坐吧。”没了阳光,夏家老祖闭着眼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像被这‘阴’霾昏暗吞噬。

    夏连翘没动,“不必。”

    夏家老祖干枯的‘唇’动了动,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缓缓睁开了双眼。

    比起昨日的高傲、‘精’明。

    此刻的他,那双充满算计的眼睛,竟是一片浑浊与凄然。

    “你是已经在等死了么?”夏连翘突然勾了一侧‘唇’角,讽刺、邪佞、冷漠。

    夏家老祖身子一震,对上夏连翘漆黑清亮的眸子,他心中更是被悲哀覆盖,“你还会放过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