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六百六十九章 交代
    。(

    她心中有一股说不清楚的冲动,而她果然没有制止,顺着心意,伸手将他抱住。

    他身子一僵,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条件反‘射’地反手拥住了她。

    她纤细柔软的身子到他怀中,就像找到了避风港口,脑袋贴在他‘胸’膛,她低低道,“嗯,我知道。”

    知道他对她的纵容,知道他对她的保护,更知道他对她的感情。

    她紧紧揽着他的腰身,心中五味杂陈,声音也有些沙,“墨沉嵩,你怎么从没有告诉我你和你师父的约定。”

    他只说约定不作数,这就说明,约定是存在的。赤霄派掌‘门’以这个条件来束缚他,本来不出意外,他是不需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实力的,即便是五层修为,他也还在别人难以抵达的高度。

    可为了她,他却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原来的选择。

    夏连翘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拥着她的手在她的后背轻轻抚‘摸’,怀中的身子让他不由自主想要永远护在心中。

    “没关系,那不重要。”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仿佛带着蛊‘惑’的力量,要她安心。

    她抿抿‘唇’,轻哼了声,“我觉得很重要。”

    “唔……”他沉‘吟’了下,“那就重要。”

    简直毫无原则!

    夏连翘被逗乐了,那点复杂情绪随之一扫而光。

    她嘴角微扬,抬头看他,“那你瞒了我这么重要的事情,该当何罪?”

    他拧眉,“我错了。”

    “所以,该当何罪?”

    “你罚。”

    “罚啊……”她眨了眨眼,眸光一闪,“暂时没想到该罚什么,你先欠着?”

    “好。”他答应的非常果断。

    夏连翘有些怀疑,是不是她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去做。

    既然如此……

    她眸光微微一闪,有了念头。

    墨沉嵩当然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反而注意到她身上的变化。

    事实上,早在看到她时,他就发现了。她身上那股淡然恬静的气息更浓郁,静静站着就能让人一眼瞧到,而她的修为也更为收敛。

    这种变化微乎其微,若不是他对她了若指掌,若不是他曾亲眼见过她的突破,他也发现不了。

    “你闭关一日,有收获?”

    夏连翘心里的小念头收好,笑着点头,指了指脑袋,“‘精’神力突破了。”

    “‘精’神力?”他眸光微微一闪,也是第一次这么具体地听到她形容那无形力量的词。“和神识一样?”

    夏连翘没想到他会理解的那么快,笑望着他,“差不多的意思吧。但是,‘精’神力的作用比神识要大。凝聚‘精’神,它能够发现一定范围内的东西,当然,也可以作为攻击使用。”她想了想,又连带着之前的一起解释了,“之前因为在长生‘洞’太过透支,所以有了一些损害。不过现在已经恢复了,也算因祸得福吧。”

    “破后而立。”他沉‘吟’了片刻,缓缓吐出四个字。

    夏连翘一愣,“你说得对。”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

    当一个事物达到圆满,便注定无法再往前,反而会衰败。

    可先破后立却不一样了。

    就像是打碎了这个水桶再重新拼凑出一个容量更大的桶……

    夏连翘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原来,她受伤的并不是‘精’神力,而是……‘精’神海!而她利用原石修复的也不是‘精’神力,而是装‘精’神力的“容器”。

    这么看来,原石并非只有她‘精’神力受损才有用……

    随着‘精’神力的增强,她的‘精’神海必定会像之前那样难以承受,那么,原石里的特殊物质便能够随时扩充她的‘精’神海……

    夏连翘顿悟了,有些‘激’动。

    这些都是以前的她从未想过的。

    她一直以为,‘精’神力和灵力内力一样,修炼就好……

    见她沉思,墨沉嵩的手轻轻‘揉’着她的脑袋,轻叹了口气,“日后要好好保护它。”

    “诶?”她不解抬眸,却对上他专注深邃的眸。

    “你头疼。”

    她心中一软,他这是怕她受伤头疼啊……

    只能听话地点点头,“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用它攻击人的。”非一般情况下,她若不用,丢了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微蹙了眉,想到长生‘洞’时的情况。

    夏连翘却看了看头顶阳光,深深吸了口气,“十天,十天应该能解决不少事吧……”

    “嗯,你想如何做?”他收回心神,看着她眸底闪烁的幽光,语气宠溺而纵容。

    她眸光一冷,“一个个清算。”

    落井下石的,针锋相对的,从未停止过对她的恶意的……她已经给过他们机会,只能怪他们不知珍惜,还想毁她婚礼……

    夏连翘想想都还有点不开心。

    本该完美‘浪’漫充满喜气的婚礼,最后却变成了另一个模样。虽然她是成功成亲了,但她还是少了一个大众‘女’生心目中的记忆啊。

    只能怪她不够谨慎吧。

    她就应该在婚礼前把秦雨萱解决了。

    不过,就昨天那个情况,即便没有秦雨萱,她的婚礼也注定要被捣‘乱’。

    心底轻叹,夏连翘知道现在后悔也没用,事情都过去了。可心里的怒气怨气,总该有发泄的地方……

    趁着时间还早,二人先去了趟正院。

    他们到时,夏云松与苏雨柔也起了。

    看到他们,二人同时一愣。然后又呆了。

    昨天的事,历历在目。没有经过一夜安眠而忘记半点,甚至,他们做梦都梦到那浩瀚的场面……

    总之,昨日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震撼。

    也就导致,他们少了点惊吓。

    即便惊吓,也是为两人的实力和墨沉嵩的身份。

    直到昨天结束,他们都是呆呆的,而就是因为看出二人需要自己冷静,夏连翘才会在发现‘精’神力有异动后便回屋闭关去了。

    夏云松苏雨柔呆了一天,若不是晚上墨沉嵩特意给二人下了安神的‘药’,估计他们得呆一天一夜。

    对于老实的他们来说,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一直以为的只有一点专情和真心的可怜‘女’婿,其实是个狂炫酷拽吊炸天的霸道总裁。

    哦不,事实上,即便亲眼看到,一觉睡醒,他们还是有种一切都是一场梦的错觉。

    直到夏连翘大致地将之前在长生‘洞’的事,和墨沉嵩的真实身份解释给两人听,两人才彻底反应过来。

    然后,夏连翘就挨骂了。

    “你说说你,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连爹娘都瞒着!若不是出了事,你怕是根本没打算告诉爹娘你那两个月其实不是闭关而是离家了吧!”苏雨柔第一次发了火,看着夏连翘是又惊又急又气。

    夏连翘‘摸’‘摸’鼻子,识相的没有说话。

    她在苏雨柔心里估计一直是个听话乖巧的小棉袄,结果今天告诉她,自己欺骗了她,这小棉袄捂着的不就成冰块了。对视‘女’如命的苏雨柔来说,这绝对是一件不能忍受的大事。

    “还有你,沉嵩,连翘不懂事,你也跟着胡闹么?若是真的出了事怎么办?上古遗迹……上古遗迹哪是那么好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