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来战
    狂风怒吼,墨府仿佛是山崩地裂的中心,连空间都发出阵阵震动撕裂声。&lt;&gt;最新章节全文www.yuehuatai.com&lt;/&gt;。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79小说,.↓.o≥

    夏连翘看着那突然电‘射’而来的身影,脸‘色’顿变。

    一切说时迟实则快。

    九阶灵师的速度何止是快!

    惊呼声顿起,众人看着那中心处,似已经看到了血溅四方的一幕!

    然而,电光火石间。

    那长裙曳地清傲如霜的身影却突然动了!

    手腕一转,墨黑之光如画笔弧度,浓郁圆润!一笔挥出!四周空间猛地一颤,几道漆黑的空间裂缝赫然出现!那是空间撕裂!

    轰!

    一股庞大而古朴的力量咆哮而过!直朝那扑来的黑袍老者席卷!

    泼墨而出的一瞬,幽光浓郁。

    四周那随处可见的空间裂缝明明只开了一个口子,却仿佛能看到裂缝中那狂暴的足以将高阶撕碎的虚空之力。

    本该无形的力量,却撼动了空间,现出一个扭曲的轮廓,似是吃人怪兽张开的血盆大嘴。

    而这扭曲之间,黑袍老者衣袂猎猎,风中鼓动,势如破竹的气势却在这一瞬有了滞留。最为清晰的,却是他那苍老的脸上赫然出现的惊骇与慌‘乱’!

    封灵笔再现。

    一笔扬出,撕裂天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凝固。

    打破这凝固的,却是上空的炸响轰鸣!

    砰!

    寒光如尖刀四‘射’,无数朝墨沉嵩扑去‘欲’将他包围阻拦的天月派弟子,竟被齐齐震飞!

    同一时刻的下方,黑袍老者眼看着那墨黑之光朝自己劈来,脸‘色’一变,前扑的身子一滞,豁然闪开!

    就是趁着他滞留闪躲的瞬间,夏连翘脚下一转,人已飘飘落到了另一边!

    可她却没再继续后退,白裙飞扬,盯着黑袍老者背影的目光骤凛,寒光一闪。&lt;&gt;最新章节全文www.yuehuatai.com&lt;/&gt;

    杀意将她的淡然温和覆盖,这一刻的她,再次与长生‘洞’内面对霍坤的她重叠。

    握笔的手翻转,她正‘欲’不退反进,腰间突地一紧。一具身躯覆上,温热而熟悉的怀抱将她包裹,只是刹那,她绷紧的身子便已松下!

    蓦然回首,对上的,是那双深邃玄黑关怀紧张的眸。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见墨沉嵩神‘色’陡然沉下,森冷目光倏地‘射’向那黑袍老者,一掌却拍向那高空悬浮的月船。

    轰地一声!

    力量,强大的让人站在其中便心胆俱震的力量如‘潮’水袭来!

    几声炸响,墨府内树木炸毁,石桌粉碎!

    高空狂风怒卷而成的巨兽一声咆哮,直吞向月船!

    那是飞行灵宝,是天月派的象征。整个天月派,也不过只有三艘!

    而这一刻,这天月派的象征,却被墨沉嵩一掌撼动!

    它悬在高空,在风中嗡鸣颤抖,摇摇‘欲’坠!

    就像无垠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是翻是覆,只是一瞬。

    黑袍老者似察觉到他要做什么,惊怒‘交’加,“你敢!”身子一动就要拦他。

    墨沉嵩搂着夏连翘身形一飘,腾空而立,衣袂一翻,那力量轰然加剧!登时切断了月船与黑袍老者的心脉联系!

    黑袍老者‘胸’腹一个翻滚,气血上涌,几乎是忍也忍不住的,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而上空,月船已成了无主之物,墨沉嵩动作未停,手中掐诀,一个烙印覆上月船,手一招,天月派的象征灵宝,竟就这么成了他的所有物!月船飞到他脚下,呼呼几下便缩小到了可容纳两人的大小。

    夏连翘已经猜到他要做什么,转头,对上他专注温柔的眸。

    白衣‘交’织,墨发缠绕,风中二人的衣袍猎猎作响,他倾绝的脸上,对待别人只有冷漠,唯独对她,却是独有的柔情纵容。

    下方,众人早就看呆了。

    为他的雷霆手段而呆,为他的浩瀚力量而呆,也为他对她的特殊而呆。

    二人在月船上的对视,似乎与他们不在同一个界面。他们遗世独立,仿佛身处在一个世外桃源,而不是这般随时能够山崩地裂的战火之中。

    他轻轻在她额上一‘吻’,冰凉薄‘唇’,却在燃烧她的心,他低低开口,“等我。”

    她一愣,忽的一笑,“好。”弧度扬起的一瞬,好似‘春’暖‘花’开。

    他眸光一深,回头。

    而同一时间。

    黑袍老者不敢置信地看着上方的柔情蜜意,根本没想过自己驭来的天月灵宝会被人轻而易举夺走,他满面苍白,耻辱,愤怒,‘交’杂扑来,他一声嘶吼,“你竟敢抢我天月灵宝!我要杀了你!你该死!”眸中满是疯狂之‘色’,豁然展臂!

    九阶后期的力量如那决堤的‘潮’水,毫无保留地汹涌灌出!

    整个墨府就像是火山喷发的最中心,撕裂、爆发、毁灭……

    九阶的力量,似能与天争辉,此时在墨府中的众人又有谁能抵挡?

    那被流云狮踩在脚下的柳家老祖、倒在地上的上官老祖,退到角落却不能再退的皇室、夏家、莽苍众人,以及所有这场婚礼的宾客,惊?惧?悔?什么都没了,剩下的,是那不愿就这么沦为炮灰的不甘!

    乍现的灵光照亮了他们的脸,刺痛了他们的眸。

    一张张骇然死白的脸庞映出!

    这一刻,所有人都好像看到了地府大‘门’向他们敞开的死亡瞬间……

    突然!

    仿佛虚空传来的一声冷哼,所有人身子一震,刹那之间,耳边嗡鸣剧响。

    另一股气势,磅礴扑下,仿佛苍穹威压,猛地!将黑袍老者全力调动的灵力镇压!

    轰!

    刺目白光中,一道身影闪掠而过,将那恍如凝固的空间劈开。

    “啊!”

    一声惨叫,似惊似怒似痛!

    众人自刚才的死亡瞬间回过神,猛然回头一看。

    看到的,却是让所有人都窒息震撼的一幕。

    那前不久还睥睨众生连东陵的高阶老祖都能不放在眼里的黑袍老者,此刻竟被人一脚踩在地上!

    绣着天月派标志的黑袍已沾染上了地上的鲜血灰尘,再不复狂傲清高。苍老的面容一片惨白,曾看他们如看蝼蚁般轻蔑的眼眸此刻通红充血,像是随时要爆掉,他的嘴角血迹斑斑,整个人被踩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有无用的挣扎颤抖!

    ...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