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夏正国会来找你的
    夏苏木在竹林里练习炼药术,墨沉嵩则在陪着。&lt;&gt;最新章节全文www.yuehuatai.com&lt;/&gt;

    此时的院子里,只有夏连翘和风邢林陌。

    风邢林陌都紧紧盯着夏佩佩,随时防备她作怪。

    夏连翘却一点也不紧张。

    甚至态度很平淡。

    夏佩佩看了林陌风邢一眼,反而笑了下,“妹妹,你这两个侍卫倒是很衷心,让人很是羡慕呢。”

    虽然她面带笑容,看上去挺和顺,可风邢林陌听着,却想起夏佩佩当初抢夏连翘婚事的事,心里有些恶心。

    羡慕?

    羡慕自己去找两个啊。

    这姑娘估计是天生有红眼病,就喜欢别人的东西。

    二人的嫌恶都表现在脸上,毫不留情。

    夏佩佩看着,眸中光芒一寒,转瞬即逝。

    夏连翘也淡淡勾了下唇,顺手将手中的丹鼎放到了旁边的案几上,“夏五小姐喜欢,也可以自己训练几个。”

    “姐姐哪有妹妹你的本事。”夏佩佩摇头,轻叹一口气,看着夏连翘,“连翘啊,姐姐知道,你肯定还在怨我,以前的事,都是因为我们太小,不懂事……其实,血缘是难以割舍的,姐妹之间,哪有真正的仇恨?”

    夏连翘微扬眉,“不懂事?”

    原来那样的欺辱,可以用不懂事三个字概括形容。

    再不懂事,应该也知道人命的重要****。

    可当初,夏佩佩是存了心要她的命。否则,现在她又哪会坐在这里?

    夏连翘忘不了,当她心脏病发,坠入黑暗,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却被疼醒。

    喜悦于自己还能活下去的同时,却感受到了脸上几道深可见白骨的伤痕道道的钻心的痛。还有身上,没有一处完好……

    更忘不了当初夏苏木惊恐害怕的嚎哭,苏雨柔凄厉痛苦的呼唤,夏云松绝望颤抖的低泣和恨不得同归于尽的愤怒。

    她所谓的“不懂事”,差点毁掉一个家庭。

    夏连翘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讥讽笑意,“原来如此,夏五小姐,不然我也‘不懂事’一回?你如此大度,想来也不会介意吧。”

    夏佩佩脸色一僵,咬了咬唇,“连翘,我是真的后悔了。不瞒你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这几个月,我也尝到了你当初的感受。&lt;&gt;最新章节全文www.yuehuatai.com&lt;/&gt;我不认识自己的爹娘,甚至看到爹娘都当仇人。我终于知道,原来这个时候的自己是很无助的。可是我当初不懂,别人拿你当笑话,我也以为你……是笑话。连翘,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当初要那么对你……明明、明明我们是姐妹……”她说着,竟哽咽起来。

    夏连翘却看着她哽咽伤心掉眼泪,异常平静,嘴角的讽笑似在嘲弄对面的人。

    “后悔,然后呢?”她淡淡问。

    夏佩佩抹了抹眼泪,“连翘,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和你没有那些误会,如果我当初懂事一些,咱们肯定是最幸福的一家人……”

    “一家人?”夏连翘唇角勾的更深,似笑非笑,“可是,我杀了你爷爷,我们还是一家人么?”

    “……”夏佩佩一噎,默了半晌,才道,“爷爷的死,我知道你也不想的。爷爷确实有些偏心自私,但是连翘,我希望你不要再怪他……若你是当初……”

    “你是想说,若是我当初能早点坦白实力,若是木木的天灵根能早点显露,我们也不会闹成现在这样?”夏连翘突然将她打断,与夏佩佩含泪的双眼对视,笑了,“夏五小姐,如果让夏正国在地下知道他疼爱了十多年的孙女在他死后帮着仇人说自己偏心自私,你说他会不会气地晚上跳出来找你?”

    这话一出,夏佩佩脸色一变,被吓了好大一跳。

    夏连翘心里轻叹。

    这就是她口中的一家人。

    夏正国宠了她那么多年,到头来却换来这么两个词。

    她如今确实不恨夏正国了。

    人都死了,他们的恩怨也算彻底了结,还有什么可恨的?

    但她却觉得可笑,也觉得悲哀。倒不是为夏正国而悲哀,她没那么好心。更何况,夏正国虽然宠溺夏佩佩,但这宠,又何尝不是含着利益的?若夏佩佩也是个废材,若夏佩佩没那么会来事,夏正国又岂会那么看重她?说到底,那样的家族里,都难以有纯粹的亲情。

    可夏佩佩如今再来对她说这些,她却有些恶心。

    她的不要脸程度,也算遗传了当初的夏正国。

    夏佩佩被她这么一说,心里毛毛的,但很快又被她压了下去。

    夏正国生前对她好是好,可她也没少让夏正国利用,若非因为夏家,她又哪会与上官晨枫订婚。

    想到上官晨枫,夏佩佩眸光就是一寒。

    如今的她对上官晨枫那是半点爱意都没了。

    甚至,恨他恨的不比夏连翘少。

    她前些日子会过的那么惨,夏连翘是罪魁祸首没错,可上官晨枫却不仅没帮她,反而落井下石,在她接近崩溃时狠狠踩了她一脚!

    当然,这时候的夏佩佩已经忘了。

    当初是她因嫉妒而主动贴上上官晨枫的……

    一切,不过是自己造了孽,才服了果。

    她咬了咬唇,“连翘,以前的事,我们不说了好么。我知道你很难忘怀,你不原谅我,也是应该的。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还有家里长辈们的心意……”

    “长辈?”夏连翘挑了挑眉。

    夏家的长辈,是那些长老?还是……那一直虎视眈眈的夏家老祖?

    比起心意,她更愿意相信他们对她的恨意。

    在众目睽睽下杀了他们的家主,不仅让夏家损失了一个可能进阶高阶的人,还狠狠地打了夏家的脸。

    家主的威严是不容挑衅的。

    可她不仅挑衅了,还是把那个位置狠狠踩在了脚下。

    夏家老祖能这么轻易放过她这个小辈?

    傻子都不信。

    夏佩佩却点了头,而后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锦盒,微微一笑,“连翘妹妹,长辈们到底还是挂念你的。他们得知明日便是你的成亲之日,特意让我带上贺礼来给你道喜。”

    夏连翘看了那锦盒一眼。

    锦盒上,火红的缎带扎了个喜庆的结,似真的是贺礼。

    但是……

    哪有贺礼会提前送的?

    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夏佩佩却温声解释道,“连翘,其实这是长辈们提前给你的第一份贺礼,算是当初忽略你和叔叔婶婶的补偿。只是,他们怕你明日不收,所以才提前让我将贺礼带过来,禀明心意。真正的贺礼,明日长辈们会亲自送上门,我也有自己的礼物想要送给你……”她语音柔和,亲昵,就像是真正的姐妹在谈心。

    夏连翘目光在那锦盒上扫了一圈,似在犹豫、探索。

    实则,她已调动精神力,将精神力灌入双眼,透视瞳开启,直接穿过锦盒,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

    一只精致的香炉?

    而且,香炉上还浮着灵气。

    很明显,这香炉是个灵器!且等级还不低。

    在肆灵大陆,送礼自然不会送些凡物。

    越珍贵的礼物,越显出送礼者的诚意。

    送灵器,倒不算低廉,但也没到特别宝贵,只能说,这个礼物恰到好处。

    见她没有回应,夏佩佩也不恼不急,只是将锦盒放到了她旁边的案几上。

    目光若有似无地掠过旁边的丹鼎,她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却被微垂的头给掩下。

    见她动作,林陌脸色一沉,就要上前,却被风邢不动声色地拉住,顺着他示意的目光看向夏连翘,果然见她神色淡淡没有阻止的想法,只能作罢。

    “贺礼也送了,你可以走了。”夏佩佩刚把东西放下,就听她的声音响起,脸色微微一变,叹了口气,“连翘……”

    一句话尚未说完。

    “砰!”

    一声惊雷般的炸响,是后院竹林里传来的声音。

    “呜……姐夫……”

    夏连翘脸色一变,倏地站起身,匆匆朝后院而去。

    林陌风邢也吓了一跳,急忙追上。

    这突如其来的异变,谁都没料到。

    夏佩佩站在原地,有些愕然。

    脚步一迈,想跟上,可再一想,又顿住了。

    刚才听那声音可不小,还有夏苏木的哭声,别是有什么危险。她若凑上去,遇到什么事,夏连翘哪会帮她……而且,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免得坏了大事。

    她目光一闪,突然就看向了案几上的鼎炉,心中悸动翻涌,滚烫燥热,激动的脸都红了……

    夏连翘他们走的急,根本就忘了这东西。

    鼎炉虽然神秘,但是,她又不是瞎子,哪会看不出这是个灵宝……

    夏佩佩不是炼药师,却也知道鼎炉的珍稀。

    而且还是灵宝级别的鼎炉……

    刚才她就看到了这鼎炉,很眼热,又不敢表现出来,现在……

    鼎炉就在眼前,别说是夏佩佩,就是换了任何一个人,都克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悸动!

    夏连翘夺过她的灵宝,现在,她拿她炉鼎,也是应该的。

    这是夏连翘欠她的!

    双拳一紧,夏佩佩下意识看了看四周。

    整个院子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