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少年,你吃醋了么
    秦雨萱并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已经暴露了大半。&lt;&gt;最新章节全文www.yuehuatai.com&lt;/&gt;

    又有谁能想到,这世上会有这么一种异能,或者说,力量……能够凭心而动,不惧阻隔与距离,看到远处之事。

    她一开始只是猜测最近的动静都是秦雨萱弄出来的。

    这一看,还真是如此。

    夜里,她将自己今天看到的都转述给了墨沉嵩,微微沉吟,“夏佩佩是由秦雨萱的丹药救起来的,墨长明与刘佳沁,则都中了她的灵技迷魂术,但是,她这些东西,是哪来的呢?”

    她不知道秦雨萱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么诡异的灵技,可至少她能确定,在长生洞之前,她都是不会这些的。

    不然当初她也不用当着大家的面害她。

    可是……

    夏连翘有一些事想不太通。

    从她在长生洞与漠楚的其他天骄走散,到长生洞出口开启,众人得以离开,不过两三天的事。再到她出现在这里,也只有三四天。加起来,一个周的时间,她到底是怎么得到灵丹,学会迷魂术,然后出现在这里的?

    迷魂术是那么好学的么?

    灵丹……即便是在真正的长生洞里,她也没看到一颗灵丹。

    可若说秦雨萱只是得到机遇,她又为何会突然把目标转移到她的夏苏家?

    夏苏家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么?

    当然是有的。

    但若要细数,也不过是那几样。

    灵宝、功法、夏苏木。

    她很早之前便思考过这个问题,她家里有什么东西能够让秦雨萱大费周章来算计他们,得出的结论也就那几个。[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

    而这些东西,不止秦雨萱想要。

    曾经在明王广场上见证过一切的人都想要。

    但其他三国碍于东陵,不敢明目张胆的抢夺,最开始只是莽苍与天照联手向东陵开战,就是为了给东陵施以压力。只是最后被她破坏,加上漠楚那边的不明态度,二国不得不退兵……

    “如果她背后有人,一切就说得通了。”墨沉嵩在她耳边轻声开口。

    夏连翘的念头,也刚好默契的转到这里。

    她点头,叹了口气,“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一直放任她……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秦雨萱身上实在有太多谜团了。

    夏连翘不喜欢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特别是被一个身在暗处的人盯着。

    向来运筹帷幄的她喜欢敌明我暗。

    所以,她一直没有对秦雨萱动手。哪怕她曾经差点害死她,哪怕她对她的杀意从来没消失过。

    要知道,解决秦雨萱是一了百了,可说不定还有更厉害的后招在后头呢。

    放长线才能钓大鱼,这不,半个月时间,秦雨萱的马脚就露出来了。

    但,还有个疑惑。

    她看向墨沉嵩,微微一笑,“那未婚夫你猜猜,是谁在帮她?”

    “是指使她。”墨沉嵩更正她。

    她笑着点头,表示同意。

    他却微眯了眯眸子。

    谁在指使秦雨萱么……

    那就看看谁想要她的东西了……

    他沉吟了下,“莽苍暂时排除。”

    夏连翘眨眼,想了下,再点头。

    当初两国联合起来对东陵开战,结果在势头正好时军营粮草被烧,莽苍与天照只能退兵。

    莽苍在退兵后,因为有她的加入,搞的鸡飞狗跳。柳家失了一整条灵脉,莽苍追回灵脉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弄这些有的没的?其他家族在这般的动荡下,谁又有心思去独自操控这么一条暗线过来?

    而漠楚……

    因为步容初,从一开始,漠楚的态度便不大明朗。

    至少漠楚并未明确的表示出对她夏苏家的东西的觊觎。

    步容初是南玄派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他当初就表达出了善意,若漠楚的态度是步容初所致,也是说的通的。

    当然,不能排除他是个表里不一的人。面上是善意,背地却使诈。

    她正想着,却听墨沉嵩开口,“漠楚皇室,也暂时排除。”

    她愣了下,“皇室?为何?”

    他见她好奇,眸光微微一深,大手在她背后有意无意地游弋,缓缓解释道,“步容初既是南玄派之人,又是漠楚太子。他的意思,便是皇室的意思。”

    夏连翘被这消息给震的惊讶了下,“太子?没想到步容初还有这层身份,难怪当初漠楚之人都以他为主……”

    她本来还以为只是因为步容初地位超然。

    谁知步容初不仅地位超然,在身份上,也是正儿八经的领袖。

    见她眸中波光流转,清澈明亮,他眸光更深,轻轻吻了上来,“连翘……”

    “……嗯?”她被他突如其来的亲昵给弄的迷蒙了下,隐约听出他语气里的一丝幽怨和……酸意?

    “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他轻咬她的唇。

    夏连翘:“……”

    少年,你是吃醋了么?

    夏连翘愕然的同时,又想失笑,偏偏他的亲吻连绵,手还在不安分的到处点火,她身子微有些发软,使不上力气,喘息也变得粗重,“……我只是对谁想害我们的人感兴趣。”

    他的吻如蜻蜓点水,轻而温柔,时不时的轻咬仿佛触电般酥酥麻麻的传递到她的四肢。

    她思绪渐渐发飘,意乱情迷间听到他问。

    “那其他人呢?”

    “什么其他人……”她有些意识不清,只觉得呼吸缠绕鼻尖,只属于他的气味铺天盖地的将她网罗,然后又听到他的声音似蛊惑,似引诱。

    “男人,所有的。感兴趣?”

    这个时候夏连翘哪还想的到更多,迷迷糊糊就回应道,“不感兴趣……”

    这下,墨沉嵩满意了。

    虽然撩拨她却把自己给撩拨到了,身上似有弦紧绷,可他的心理上,却很是舒畅。

    楚辞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殊不知,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他不喜欢别的男人心里日夜都是她,他只希望她能永远只在他眼里,就像是最珍贵的宝贝,不愿被任何人发现,甚至觊觎。

    可他也不愿逼迫她,不愿让她为难,不愿她成为被人隐藏的陶瓷娃娃。

    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

    从今以后,日夜提醒她,她的心里只有他一个。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625章少年,你吃醋了么)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